平安好医生发布上市后首份中报,未来想用AI问诊减轻医生负担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加大AI的力度和扩大B2B业务,拓展海外渠道,是平安好医生接下来的布局重心。

图片来源:平安好医生中报会议现场。
“互联网医疗第一股”平安好医生刚刚发布了上市后的首份中报。
财报显示,平安好医生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11.23亿元,同比增长150.3%,其中核心业务——家庭医生业务收入1.86亿元,同比增长91.4%。上半年净亏损人民币4.44亿元人民币,同比亏损缩小2.6%。虽然仍然处于亏损状态,但可以看到,作为平安集团旗下的互医产品,平安好医生的规模在持续稳定地增长。
中报发布后,平安好医生首席产品官吴宗逊接受了界面新闻记者采访,详细阐述了下一步平安好医生的运营逻辑:一方面,加大AI人工智能的力度,让AI和医生互相协助,完成诊疗闭环;另一方面,扩大B2B业务,甚至走向东南亚市场,拓展海外渠道。
互联网医疗产品常被人质疑盈利模式不清晰,也鲜有成功盈利的产品,最大的冲突在于医疗资源的稀缺。三甲医院医生本身的门诊手术都忙不过来,根本没有闲暇时间顾及线上的问诊,一部分打着利用医生空余时间、拓宽医疗服务空间时间的产品基本都是伪命题。
所以从一开始,平安好医生就选择了自建医疗团队,一种非常“重”的互联网创业模式。好医生以自建医疗团队为基础,再辅以AI系统的帮助,完成医院门诊的初级诊疗后,帮助病人转移到三甲医院专科去,等于帮助医院分摊了一部分线下病源。
吴宗逊认为,平安好医生商业模式的特点在服务的基础,包括AI问诊的效率、准确性、自建医疗团队人员规模等,以此构成互联网医疗的壁垒。
根据财报数据,截至2018年6月底,平安好医生拥有自有医疗团队1037人、签约合作外部名医4650名(均为三甲医院副主任医师及以上职称),合作医院超过3100家(包括1200多家三甲医院),合作药店超过12000家。
平安好医生之所以能吸引医生加入主要有三点原因:一是互联网医疗逐渐获得了传统医院和医生的认同,他们对互联网医疗的接受度越来越高;第二,给了医生比较有吸引力的薪酬体系;第三,在线咨询、在线问诊、医学处方等整套服务越来越严谨、规范,以此获得医生认可。
在规模效应的基础上,平安好医生推出了AI问诊系统,比如“智能预诊”就像传统医院的分诊台一样,先通过一个指数把病人匹配到最合适的科室和医生,然后进行智能诊断。对于很多百科类的问题,“智能问诊”系统能给病人很清晰的解答。目前为止,平安好医生公布的数字是,智能问诊和用户满意度是在97%。
另外一块比较有前景的系统是AI影像的识别,例如通过AI系统识别片子。不过该项技术应用在特定领域的特定疾病上,尚还不够完善。
未来,平台招全职医生肯定会遇到门槛。全国的执业医师维持在260万左右,线上医生稳定增长可能将产生瓶颈和天花板,需要靠AI系统提升效率。
截至2018年6月末,平安好医生的AI研发已提交了26项专利申请。AI问诊降低了线上咨询的单位成本,平安好医生日均咨询量达53.1万,同比增长58%。目前,平安好医生已累计积累了超过3亿条线上咨询记录。
B2B业务也是平安好医生的发展重点之一。在本次披露的财报中,平安好医生开始向200多家企业提供服务。对于用药的部分,今年早些时候,平安好医生全资收购了江苏众益康医药有限公司,获得了《药品经营许可证》(批发),具备了在线上和线下开展B2B业务和药品批发业务的能力。这是平安健康商城的基础。
通过财报数据可以看到,健康商城业务营收已经达到6.28亿元,同比增长302.7%。
根据吴宗逊的表述,健康商城业务的拓展虽然带来了毛利率的降低,但实际上商品品类和药品数量都在稳步上升。与淘宝模式不同,平安好医生对于核心商家的准入管理非常严格,采用邀请制的方式,并不像所有商家开放。整个电商平台仍然以药品和健康管理为主,严格按照国家法律监管审查商家资质。
平安集团董事长马明哲之前曾表示过,平安集团将聚焦“大金融资产”和“大医疗健康”两大产业,健康管理被平安集团放到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平安好医生就是平安集团为“大健康”战略量身打造的医疗服务入口。
在B2B业务中,平安好医生很大一部分业务增量,来自于向平安集团的专业公司成员提供to B的健康管理服务批发。
在2017年11月20日,中国平安首席财务执行官兼总精算师姚波曾表示,未来条件成熟的情况下,平安集团会考虑将科技业务和互联网金融业务在分拆上市:“总体会看客户量及其带来的利润、增长趋势,算出每个客户个人金融生活的价值,然后再把陆金所、好医生、医保等公司的价值累加上去,就是理论的价值。”
平安好医生全资收购万家之后,开始重视线上线下流量的闭环。”无论是to B还是to C,好医生现在已经成为集团医疗健康服务的载体、入口和服务的提供商。集团内部,无论保险企业还是金融领域的客户,会为他们提供全方位的医疗健康服务。对我们来讲,这是一个重大的利好消息。“吴宗逊说。不过,由于是完全独立的公司,好医生并不会把数据分享给平安集团。一切的操作都要符合卫计委关于病人隐私、数据保护的监管。
自出生之日起便带着平安集团光环的平安好医生,A轮融资超过5亿美元,创下A融资最高纪录。进入2018年,平安好医生有两项大的资本运作,一个是收购万家,扩展线下渠道外;另一个则是宣布与东南亚打车公司Grab成立合资公司进军海外市场,该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美元,由平安好医生占股70%。
Grab和平安好医生背后都有软银的身影,软银希望迅速将平安好医生的模式复制过去,抢占先机。Grab提供资源、入口和本地化的服务;平安好医生则负责在线诊疗的服务。双方经过上半年的谈判准备,于8月中旬公布合作细节,谈判耗时最长的是份额占比。由于盈利问题,国内基本没有互联网医疗公司主动布局东南亚市场。但软银对东南亚市场非常熟悉,2017年3月,软银曾对Grab战略投资15亿美元,抢夺东南亚打车市场。
分享投资管理合伙人管涛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互联网医疗公司,如平安好医生、微医等上市后,除了自身的业务之外,他们的并购速度一定会加快,通过购买线上线下的各种细分或垂直公司来扩大他们的版图。平安好医生的投资动作印证了他的判断。
资本对市场和互联网医疗的推动,确实让用户体验到了它的便利,但也有一些负面影响,例如企业融资后容易盲目扩张;为了占领市场各种搞医疗相关的计划,炒概念落实不到实处,导致出现了很多泡沫计划。互联网医疗还需要解决一个重要的问题,即用户的信任。
带着“互联网医疗第一股”的帽子,市场对平安好医生充满期待。2018年5月,腾讯系微医也宣布完成5亿美元Pre IPO融资,友邦保险为这轮融资的参与方。资本市场看到了互联网医疗和保险合作的可能性。
2018年4月,国内审议通过《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鼓励实体医疗机构建立互联网医院,支持第三方平台发展远程医疗。这相当于是给互联网医疗正名,同步开始颁发各地互联网医院牌照。
吴宗逊对互联网医疗的未来充满期待,而平安好医生最本质的突破还是放在互联网医疗和商业保险的结合上。他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在广东等少数地区,互联网医疗和国家医保的结合正在开始试点。未来,如果能将互联网医疗纳入到国家医保范围之内,无疑将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本文转载自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