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发四天之后的道歉,滴滴此时正被多地约谈:不整改就下线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从诞生之初就习惯游走在政策红线边缘的滴滴,这一次真的坐不住了。
8月28日晚间,也就是在乐清顺风车乘客遇害案件发生后第4天、以及全国多地有关部门约谈滴滴之后,滴滴出行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的程维和滴滴出行总裁的柳青终于联名发布了一封道歉信。
程维和柳青在道歉信中表示,仅仅三个多月,在平台进行安全整改的过程中,悲剧再一次发生,作为公司的创始人和总裁,两人非常悲痛和自责。
二人低头公开道歉的大背景是接连两起顺风车人命案让滴滴沦为舆论炮轰的焦点,以及多地相继对滴滴进行约谈。
此前,外界对滴滴最大的批评声音在于,滴滴太过于重利,失去了做产品的本性,才会“创造”出顺风车这样存在重大隐患的产品。
这一次,此前善于“鼓吹”滴滴产品是如何把用户需求放在第一位的程维,终于愿意承认在过去的六年时间里,滴滴走偏了。
迫于形势的道歉信?
“经历的悲剧让我们意识到自己是缺乏敬畏之心的。因为我们的无知自大,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程维和柳青二人在公开信中承认,归根结底是好胜心盖过了初心。在短短几年里,滴滴靠着激进的业务策略和资本的力量一路狂奔,来证明自己。但是今天,在逝去的生命面前,这一切虚名都失去了意义。
两人承诺,滴滴不再以规模和增长作为公司发展的衡量尺度,而是以安全作为核心的考核指标,组织和资源全力向安全和客服体系倾斜。此外,将重新评估顺风车业务模式,在安全保护措施没有获得用户认可之前,顺风车业务将无限期下线。
但是,对于程维和柳青的上述道歉,公众普遍并不买账。
来自滴滴顺风车的用户们最大的抱怨是,是什么让这封道歉信迟到了4天这么久?
程维、柳青公开道歉之前,滴滴已就乐清顺风车乘客遇害案件先后做出两次公开表态。
在第一次的声明中,滴滴在解释“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将车主信息提供给家属”的问题之前,还强调了平台协助警方实现了14小时快速破案。
第二次声明也只是宣布暂停顺风车业务,继续升级客服体系,同时宣布免去黄洁莉的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职务和黄金红的客服副总裁职务。
乐清顺风车乘客遇害案发生半个月前,程维还在公开表示滴滴内部有个“三棱镜”,其中最核心的是用户价值,而另外两个是商业价值和组织建设。
程维当时表示,滴滴总是在不断思考用户还有哪些需求没有被满足,不管是通过技术的进步,还是模式的探索,创造性地解决用户的问题,满足用户的需求。他认为,最终这个市场衡量所有企业价值的尺子就是企业能创造的用户价值,而滴滴的价值本质上是帮助大家出行节约了时间,提供了服务增值。
那个时间点,距离5月份发生的空姐顺风车遇害案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一条因为顺风车而丧生的人命似乎并不影响程维的滴滴用户至上理论。
最终,现实又给了滴滴沉重一击,以乐清顺风车乘客遇害案那条同样年轻的性命为代价。
多地约谈施压
乐清顺风车乘客遇害案件之后,简单的道歉和暂停全国顺风车业务已经不能平息这场风波。
而程维和柳青的这封道歉信也普遍被解读为滴滴迫于形势,不得不再次表态。
要知道,抛开千夫所指的声讨浪潮和迅速流失的用户,滴滴当下不得不应对的还有一场新的政府监管风暴。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经有重庆、广州、深圳、东莞、武汉、贵阳、海口、苏州等多个城市的交通运输、公安等监管部门约谈滴滴在当地的分公司。而约谈的内容主要涉及乘客安全保障,平台运营资质、管理责任,司机安全管理、背景核查等内容。
要知道,顶着共享经济光环的滴滴从一开始就因为给出行行业带来破坏性创新而一直身处舆论风口浪尖。
2016年7月28日,交通运输部联合公安部和国家质检总局等七部门公布了《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这意味着,在此之前长达三四年的时间里,滴滴所做的事情都在打政策的擦边球,因为将私家车纳入其商业运营平台,滴滴专车曾多次被各地交通执法部门认定存在非法营业行为。
那个时间点,各地都在严查专车,为了安抚司机,滴滴方面不得不给专车司机承诺,如果是因为专车问题被相关交管部门罚款,滴滴愿意承担大部分的罚款。
但如今的情况要比之前任何一次还要严重。这一次,生存还是毁灭,是留给滴滴的当下最大的考验。
8月25日,乐清顺风车乘客遇害案件被曝光当天,浙江省道路运输管理局紧急约谈滴滴平台浙江区负责人,鉴于滴滴平台顺风车业务存在重大安全隐患,浙江省道路运输管理局要求滴滴平台立即整改,整改期间暂停其在浙江区域的顺风车业务。
随后滴滴紧急叫停了全国的顺风车业务。
紧接着的8月26日,交通运输部联合公安部以及北京市、天津市交通运输、公安部门,对滴滴公司开展联合约谈,要求滴滴立即按照“应以合乘服务提供者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事先发布出行信息、由出行线路相同的人选择车辆、不以营利为目的分担部分出行成本或者免费互助、每车每日合乘次数应有一定限制”的原则,对顺风车业务进行全面整改,坚决杜绝以顺风车名义组织非法网约车的经营行为;即日起,不得再新接入未经许可的车辆和人员,并加快清退已接入的不合规车辆和人员。
值得一提的是,接连两名年轻姑娘因为滴滴顺风车丧命之后,相关监管部门对滴滴的关注点已经从单纯的顺风车业务覆盖到滴滴整个产品上。
8月27日,深圳网信办、公安局、交通运输委联合约谈滴滴出行相关负责人,约谈会通报了滴滴公司经营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截至2018年8月25日,深圳市共有合法取得许可的网约车3.1万余辆,获得从事网约车经营服务许可的驾驶员近7万名。然而,根据滴滴公司向深圳交通部门传输的数据显示,目前营运中的近5000名驾驶员、近2000辆车未取得相关营运证件。此外,滴滴公司未按规定向政府部门传输报备顺风车数据,也未配合公安机关做好驾驶员背景核查工作。
深圳相关部门责令滴滴公司于9月底前完成四项全面整改工作,如滴滴公司仍拒不整改或整改不到位,采取包括但不限于对平台的联合惩戒、撤销经营许可证、app下架、停止互联网服务、停止联网或停机整顿等措施。
整体上来看,“全面整改顺风车,不达标禁止顺风车业务再上线”是目前各地相关部门对滴滴要求的底线。
重庆市运管局副局长、交通行政执法直属支队支队长陈卫东要求滴滴“已下线的顺风车业务整改后必须符合该规定,否则重庆顺风车业务不准上线。”
此外,滴滴在多个地区没有获得行政许可的问题也是这次各地方部门约谈的重点。
其中,《上海劳动报》报道称,上海市城市交通运输管理处副处长马斐指出,滴滴顺风车的业务至今未在本市管理部门进行过备案,也未曾将相关数据上传给行业的管理部门。交通管理部门一直认为,它的行为涉嫌非法客运。市交通委还解释称,按照现有法律法规,交通主管部门主要是市场执法,对具体的违法客运行为涉及的驾驶员、平台实施经济处罚,而如果要让软件下架关停某些功能,则必须提请国家相关部委来实施。目前,上海正在制订相关的网约车平台及顺风车业务监管实施细则,并计划于近期发布。
8月27日,重庆市运管局约谈滴滴重庆分公司时称,滴滴从2014年进入重庆,在长达4年的经营时间内,因不符合国家及重庆市道路法律法规相关要求,一直未取得行政许可。
而据东莞市交通运输局透露,目前东莞市具备从事网约车从业资质的驾驶员19492名,取得网约车运输证的车辆5204辆。但滴滴平台在东莞提供网约车服务的驾驶员超过3万人,车辆超过2万辆,仍有大量驾驶员和车辆未取得合法营运资格。
海口市交通部门要求滴滴在一周内加强对平台内两证不全车辆进行清理,禁止平台向不合规车辆及人员派单;一周整改期后,凡是查处到有违规向两证不全车辆派单的,将责令其停业整顿。
而贵阳市运管局要求,对于车辆未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或者线上提供服务车辆与线下实际提供服务车辆不一致的,将由县级以上出租汽车行政主管部门和价格主管部门按照职责处以5000元以上10000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以10000元以上30000元以下罚款。
此外,网约车的安全保障问题也是这一次监管关注的重点。
8月27日,贵阳市运管局约谈该市滴滴、首汽、神州、神马等网约车平台公司,要求各网约车平台公司要加强安全监管工作,并积极落实车载“一键报警”装置工作。
本文转载自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