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消费之谜:升级还是降级?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沈建光:消费下滑是今年经济主要风险,究竟是消费升级还是降级?如何调整政策,才能达到鼓励消费、稳定经济的目的?

当前中国经济的讨论中,有关消费升级还是降级的辩论十分激烈。支持消费升级的提出,中国消费对GDP贡献持续加大,上半年接近八成;教育、医疗、旅游等服务类消费持续提升;高端消费品、海外购物十分旺盛等证据支持消费升级。持有消费降级的则表示,年初以来,社会消费品零售增速大幅回落;互联网二手转让平台,低价消费品销售平台火爆;大量P2P爆雷的同时居民收入增速下降等现象均说明消费行为出现明显的降级趋势。
究竟是消费升级还是降级?这个问题对经济决策者极其重要,在海内外经济形势复杂多变的当下,如何调整政策,才能达到鼓励消费、稳定经济的目的?
消费升级与降级并存
上述支持消费升级和降级的讨论,看似均能获得支持,但为何结论却明显背离?两种观点孰是孰非?在笔者看来,两种不同结论看似矛盾,原因在于二者并没有就消费主体进行充分细化讨论。其实,如果按照影响消费的不同变量以及不同群体来看,消费升级与消费降级确实是同时存在的。
首先,从财富效应来看,房价变化对于不同消费群体的影响截然不同。近几年,中国各城市房价先后出现大幅上涨,如在2015-2017年的涨价潮中,一线城市是领头羊,北上广深房价几乎翻倍;而在2017年317房地产调控之后,核心城市周边的房地产市场受一线城市的溢出效应,三、四线城市受到棚改政策的推动,房地产市场又非常活跃,带动房价上涨。
房价提升对于不同人群影响有别。根据西南财经大学的调查数据,全国三分之二的家庭拥有一套住房,接近20%的家庭拥有二套住房,3.4%的家庭拥有三套及以上住房。拥有两套或以上房产的家庭财富效应明显,这体现在更多的奢侈品消费、高端教育、医疗与服务业消费、海外旅游消费的需求增加;相反,对于租房者和计划购房者而言,一方面房价带动租金价格上涨挤压可用于消费的资金,另一方面,为购房积累首付需要的资金进一步增加,这些因素又会推迟这部分群体的消费行为,导致可选消费下降。
其次,从收入的角度来看,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速下滑导致收入增长明显放缓,这对于一些以工资收入为主要消费支出来源的家庭来讲是不利的,而对企业主和拥有大量财富的群体则影响较小。今年上半年,相对于GDP实际6.8%的增长,城镇居民的收入增长仅为5.8%,低于GDP增长,而在2012年,这一数值还要接近10%,高于GDP增速。与此同时,家庭支出的压力并未减少,对于收入增速缓慢的部分群体来讲,如果还要面临年龄的增长与家庭结构转变带来的消费支出增加,可能会出现当前消费欲望降低的情况。
再有,家庭金融资产的波动影响可支配收入。除个人收入以外,资本利得是不少人群重要的资金来源。根据中国社科院的居民资产负债表,居民部门金融资产占总资产约为四成。过去一年来,伴随着金融去杠杆的持续,各类金融产品的收益率显著下滑,股票市场震荡下行,债券违约事件频发,银行理财的资金投向面临资管新规的限制,相当一部分居民的金融资产收益下滑。同时,信贷可得性也是影响可支配收入的重要变量,P2P、现金贷、消费贷等产品曾一度助推了居民消费的火爆,今年关于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趋严,P2P跑路违约频发,也使得依赖此部分资金来源的群体消费受限。
本文转载自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