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大选或现悬浮议会 极右翼“退欧”提上日程?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各党派之间若要组成联合政府,或将花费几周甚至数月。

9月9日,瑞典斯德哥尔摩,民主党党内选举中心,领袖阿克森向支持者发表讲话。来源:视觉中国
瑞典于本周日举行了新一届大选投票。在这次选举中,极右反移民政党瑞典民主党(Sweden Democrats),有可能颠覆这个欧洲国家的政治秩序。
瑞典大选难解难分,无一阵营获多数席位
根据目前已开出的99%的选票,没有单一政党在瑞典过会取得多数席位,瑞典在大选后,可能将进入政治僵局,形成悬浮议会。各党派之间若要组成联合政府,或将花费几周甚至数月。
瑞典选举委员会公布的初步计票结果显示,由社会民主党、环境党和左翼党组成的中左翼阵营获得40.6%的选票,赢得议会349个议席中的144个,但与2014年大选时的159个席位相比,得票率大幅下降。
由温和联合党、中央党、自由党和基督教民主党组成的反对联盟中右翼阵营获得40.3%的选票,赢得143个议席。
也就是说,中左翼阵营仅以0.3个百分点的微弱优势领先中右翼阵营,两大阵营所获议席均未过半数。
而对外来移民持敌视态度的极右翼政党瑞典民主党获得17.6%选票,赢得62个议席。
社会民主党(中左翼)、温和联合党(中右翼)和瑞典民主党分别以101席、70席、62席,成为议会的三大政党。
选举最终结果将于本月12日公布。如果执政的中左阵营和反对党中右翼联盟之间没有就组阁达成重大突破,那么瑞典可能将于今年12月24日提前举行另一次大选。
极右派成瑞典政治力量的重要一极
选前颇受关注的瑞典极右翼政党“瑞典民主党”,在选前民调中的支持率一度达到25%左右,但开票结果显示该政党获得17.6%的选票,不及预期。但本次支持率创该党历史最好成绩,高于2014年的12.9%。
据新华社报道,瑞典社会民主党党魁、现任首相Stefan Lofven在初步统计结果公布后表示希望连任首相,并会继续坚持“跨阵营”寻求更多党派的支持以组建政府。但他强调,绝不会与瑞典民主党合作。
而极右翼瑞典民主党党魁Jimmie Åkesson表示,对于和所有政党合作持开放态度,并希望将选票化成切实的影响力。他还称,此次结果对该党而言已是胜利。
目前,瑞典中左和中右两大政党联盟的议席均未过半,双方均表示不愿向瑞典民主党寻求合作,瑞典民主党也成为瑞典第三大的政治力量。
在政府组阁过程中,无论出现什么样的少数派政府,都需要反对派或极右翼民主党的支持才能执政。
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爆发后,总人口数才1000万人口得瑞典接收了约16.5万难民,接收比例甚至超过了德国。难民的大量涌入也造成了巨大的社会问题,在移民聚居的地方,枪击、强奸案件不断增加,社会治安情况急转直下。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极右翼瑞典民主党开始崛起,他们“反移民、反欧盟和种族主义”的主张,受到越来越多选民的支持。
追随英国“退欧”?瑞典或出现“Swexit”
与欧洲许多反移民政党一样,瑞典民主党也是典型的“疑欧主义者”,党魁Akesson就多次公开主张,瑞典应该就是否应该留在欧盟举行公投。虽然距离“退欧公投”还有距离,但这并非不可能。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在本周发布的一份报告中称,尽管退出欧盟的选择在瑞典民众中并不占多数支持,但自从瑞典民主党提出“大选后就欧盟成员国身份举行公投”以来,这个话题愈加受到关注。
瑞典是欧盟第七大经济体,但与英国类似,瑞典在欧盟中处于“边缘”地位,它与欧洲大陆隔着海,也不是欧元区的一部分。
牛津经济研究院报告称,在Swexit的情况下,瑞典的实际GDP或下降4%。退欧还会导致失业人数上升,目前瑞典就业人数每年以0.16%的速度增长,而在Swexit的情况下,这一增长率将几乎为零。
报告预估,瑞典在2031年将减少了7.3万个就业岗位,比目前情况要低1.4个百分点。
此外,对于家庭财务状况也会带来一定影响。如果瑞典选择退欧,在退欧的10年里,每户家庭平均将损失3.03万瑞典克朗(约合3300美元)。
不过,牛津经济研究院认为,如果瑞典真选择“退欧”,也会带来一些“积极”影响,瑞典将不再需要为欧盟预算做出财政贡献,可节约本国财政资源,为公共服务或减税提供资金。
本文转载自华尔街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