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年“次贷危机”前购房 美国510万房主仍未“解套”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佩恩说,“我们当时觉得自己很富有。”如今,这幢房子的价格还不到泡沫巅峰时的一半。

这幢房子位于纽约市西北约80英里(130公里)的宾夕法尼亚州门罗县,是全国最糟糕地区之一。门罗县超过四分之一的房主“资不抵债”,意味着他们所欠贷款仍超过房屋价值。

美国东部都市近郊和远郊地区的房价跌幅很大,但受影响最严重的是中西部、大西洋地区中部和东南部的普通住宅社区,这些地区的收入和就业增长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在经济衰退中,边远地区往往受损更严重。分析人士表示,房价回升难度加大,因为当时房价泡沫太大,而现在这些落后地区的经济复苏落后于少数经济更具活力的地区。

穆迪(Moody’s Analytics)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Mark Zandi)表示,“卷土重来的是沿海市场。”土地限制供应,以及被吸引而来的国际买家提振了这些地区的需求。但在整个国家的中部地区,经济扁平化,土地没有供应限制,这些都给价格上涨带来压力。

路透社分析显示,除了远郊地区,军人社区也有大量“被套”住宅。十大严重“被套”县,其中有五个靠近军事基地,居住着大量现役军人和退伍军人。

房价涨幅最高的城市大多集中在西海岸,加州的圣何塞(San Jose)位居榜首。这个位于硅谷的地区的房价2012年以来涨了122%以上,而就业机会则增长14.5%。

拉斯维加斯的房屋增值也有显著增长,同期增长超过144%。从2012年到2018年,这座城市的人口激增了10%以上。

加州奥克兰的房价上涨了108%,而旧金山和佛罗里达州劳德代尔堡的房价上涨了101%。

Trulia公司数据显示,到2012年时,大多数大城市已经恢复经济危机期间的就业岗位,而农村和小城镇就业仍未恢复到围巾前水平,这导致2012年至2017年期间,农村人口流失,而城市人口增长了近5%。

新增城市人口使建筑也出现繁荣,目前许多建筑公司都面临“招工难”。

本文来源: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