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十年,世界改变了多少?“现实已经让人麻木”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房地产泡沫是这场危机的主要催化剂。”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网站刊文这样回顾金融危机发生的根源。这场危机影响了很多美国人的生活,特别是中产阶级,有的失去房子,滑落到底层:有些人后来挺过难关,开始新生活,有些人则成为危机的“牺牲品”。

前雷曼员工、抵押贷款分析师帕特尔在过去几年成了美国媒体关注的“网红”,每到雷曼破产纪念日,就会跟踪报道他的最新进展。离开雷曼后,帕特尔上了医学院,在一家县级医院妇产科实习的经历让他觉得当医生比从事金融业更有满足感。帕特尔说:“我晚上睡得很好,因为我为别人的生活带来好的变化。”在金融危机爆发10年后的今天,帕特尔是里士满大学医疗中心的首席住院医师。

《环球时报》记者接触过一些金融危机后为生计参加美国陆军的美国人。卫斯里克原本是个画家,他的油画常被一些咖啡馆拿去展览出售,危机后因生意难做,他到陆军服役,后被派往伊拉克和阿富汗。这期间,老婆和他离婚。卫斯里克多处受伤,成为退伍伤残军人,目前每月可拿到政府给他的近6000美元的生活补助。单身生活的卫斯里克现在不用为生活发愁,又开始搞起艺术创作。生活在美国中西部的路易斯却没那么幸运,金融危机失业后他参了军,战场上的经历导致他精神上的创伤,退伍后吸毒酗酒。去年初的一天,路易斯从酒吧出来时被车撞死。

一些美国朋友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金融危机给美国社会上了一课。房地产泡沫和失业让很多美国人从中产跌到无产阶层。一些美国人将原因归结为美国政客一贯的好战政策,为华尔街金融大佬们的利益而满世界开战,使美国负债累累,人民背负沉重负担。”来自美国中产家庭的加里,10年前被芝加哥大学视觉艺术系录取,不断攀升的学生贷款利率、艺术市场的低迷让他情绪失落。好在,他后来自学概率统计等数学知识,还仔细研究了赌场的规则。现在的加里已经是克利夫兰赌场的高级会员,每周去赌场好几次,“一个星期能赢1000多美元”。

金融危机后,美国商业银行和按揭贷款机构都大幅度提高对按揭贷款申请人资质的门槛,严查贷款申请人的工作状况和薪酬状况,发放按揭贷款异常审慎。《环球时报》一位特约记者2015年在美国购买第二套房子时,曾尝试用已有的第一套房产向银行申请办理房产抵押贷款,这类抵押贷款在危机前被认为是风险很小的,通过审批本来是比较容易的。但让他没想到的是,银行对这类贷款的审批增加了不少环节,他的申请最后被拒。该记者定居在硅谷附近一个人口不到10万的小城,那里因有很好的公立学校和良好的社会治安而吸引了大批在硅谷工作的白领。危机以前,小城几乎看不到无家可归者,但最近几年,流浪者人数和入室盗窃案数量明显增多。

对美国而言,金融危机带来的最深刻变化是贫富之间收入差距的持续扩大和财富分配的新一轮洗牌。这也是2011年“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参加者喊出“我们是99%”这一口号的原因。此外,按揭贷款门槛提高对刚从学校毕业的美国年轻人冲击最大。最新统计显示,美国25岁到30岁的年轻人和父母合住的比例2016年达到33%,是1970年的3倍,创下75年的新高。最近几年,尽管美国股市的增幅超过经济增速,但是和危机前比较,美国家庭的投资却变得更为保守和审慎,相对于积极主动管理资产组合的传统基金而言,更多的美国家庭正在把更多的财富转向保守和被动追踪大盘的指数基金。

2008年11月4日当选美国总统的奥巴马上任后开始和华尔街大佬们博弈,但不少美国人认为,他最后还是成了华尔街大佬的傀儡。因此,一些失房、失业的蓝领和中产白人相信并支持特朗普重振美国经济的政策,他们希望美国恢复到“人人劳动就可养活自己的时代”,而不是吃福利的人比拿最低工资的人赚得还多。

在美国人看来,这场危机也改变着美国的全球影响力。《中国的全球战略:走向一个多极世界》一书作者、中国与亚太事务问题专家珍妮·克莱格近日撰文谈“崛起的中国十年:金融危机后的10年”。文章肯定了金融危机后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克莱格写道:自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在30%以上,远远超过美国,中国在缓解世界经济衰退的趋势,成为发展中国家增长的主要推动力。

本文来源:中国金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