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卡普兰:中国在南海的不战而屈人之兵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美国必须正视一个重要的事实: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笼罩在美国海军势力范围之内的西太平洋仿佛成为了美国的内湖,但这种单极格局今天已经终结。随着中国回归大国地位,世界必然进入更加复杂的多极化格局。美国至少必须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为中国空军和海军力量腾出一些空间。问题的关键在于这样的空间应该留多大。

必须记住的是,美国在该地区的主要盟友——越南和菲律宾——必然要与体量庞大、经济优势明显、并且同处一个地区的中国打交道,它们别无选择。这些国家需要美国发挥制衡中国的作用,但不希望美国与中国彻底翻脸。它们十分清楚,在亚洲维持强大的军事存在取决于美国的意愿——这意味着美国的政策具有不确定性——而中国才是该地区的核心组织者。

相比现代史上任何一位美国领导人,特朗普总统对亚洲盟国传递的不确定性要高得多。这些国家可能不得不选择分别与中国达成谅解。这个过程不会被放到台面上,当事国可能不会公开承认,更不会广而告之。然而有一天,美国人一觉醒来会发现,亚洲已经发生了不可逆转的改变。

事实上,特朗普的贸易政策正在破坏美国防长马蒂斯的南海安全战略。千万不要以为美国可以利用贸易作为杠杆在南海对抗中国,因为北京方面在南海事务上已经形成坚实的长期战略,这与特朗普朝令夕改的古怪念头存在本质性区别。

在中国步步为营的南海政策面前,除非美国愿意在南海发动真枪实弹的战争,否则它唯一的抵制手段就是构建美国主导的自由贸易体系和民主国家联盟,以此巩固美国的军事部署,对抗中国。权力不仅局限于军事和经济范畴,它也属于道德范畴。我所说的道德不是指人道主义或道学说教。我所说的道德建立起来更难:言贵有恒,只有这样盟友才觉得你可以依靠。也只有这样,越南和菲律宾等南海沿岸国家才会基于本国利益的考虑,选择与中国保持安全距离。

本文来源: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