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克文:十问美国对华新战略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中美战略竞争关系十问

随着华盛顿方面开启根本性转变,将战略宣告变为可执行的政策,美国及其合作伙伴和盟国必须要考虑一系列重大问题。

首先,美国最终期望获得什么?如果中国非但不顺从彭斯在演讲中提出的要求——包括“公平且对等”的贸易协议,结束“对美国知识产权的盗窃行为”和“强制技术转移的掠夺性做法”——而且还提出明确的反驳,美国应该怎么做?如果美国的新战略不仅没有达成预期目标,反而使中国更偏向重商主义、民族主义,使其斗志更加昂扬,又应该怎么办?这里有两个宽泛的可能性:中国要么顺应美国的意愿做出让步,要么加倍力推现行政策。

其次,如果说我们当前处于战略竞争时期,那么新的游戏规则究竟是什么?中美两国要如何就这些新规则取得共识?还是说,除了在战略竞争你来我往之间逐渐形成的规则之外,已经毫无其他规则可言了?今后美国要如何处理海上(例如不久前中国军舰迫近美军迪凯特舰事件)、空中、网络上的危险事件?以及如何应对核扩撒、第三国境内的战略竞争、美国国库券购买和销售、汇率变化等主要政策领域的变化?

第三个问题与前两点密切相关:今天的中美两国之间是否还可能拥有共同的战略叙事,并以之作为两国未来双边关系的理论参量?既然当前还没有新规则能界定两国关系的参量,两国对双边关系的根本点又缺乏共同的概念框架,中美两大强国要如何避免在有意或无意间滑向新的冷战,进而爆发热战?

第四,鉴于美国某些战略规划者可能正在考虑进一步调整对华政策,从战略竞争升级为全方位遏制和全面经济脱钩,乔治•凯南1946年发给国会的“长电报”和他次年以“X”为笔名在《外交事务》上发表的文章《苏联行为的根源》都值得仔细阅读。凯南认为,如果美国的遏制战略正确实施,苏联很可能在内部压力的作用下分裂。然而把这个假设应用到今天的中国身上则有过分夸大之嫌,如果美国推行类似的冷战政策,内部矛盾会压垮中国的体制吗?中国经济规模之庞大,它与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经济接触程度之深,新技术赋予国家的管控能力之强,应该让那些认为中国会成为下一个苏联的人停下来仔细想一想。

第五,难道美国真的认为中国威权资本主义跟苏联共产主义一样,对民主资本主义构成了严峻的意识形态挑战吗?苏联在世界各地扶植了大批与其意识形态相近的附庸国。有什么证据表明中国也在这样做?如果有,那么中国这样做到底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还是说,中国的做法其实与苏联存在本质上的差异?中国对其他国家的政治体制基本持一种近于不可知论的态度,它只是借着经济占全球份额不断扩大的势头,建立了一支各国自愿加入联盟,而中国只有在对外利益受到威胁时才会动用这部分政治资源。

本文来源: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