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苏仙岭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吃过早饭,采访团成员们三三俩俩在宾馆门口会齐了,开始了此次“向南开放看郴州ž改革开放40年海外华文媒体郴州行活动”的第一站:郴州苏仙岭。

苏仙岭就在郴州市区,西邻竹园宾馆,不大,相当于香山之于北京,白云山之于广州。山不大,却有仙气有灵气有福气,享有“天下第十八福地”的美誉。

从竹园出来走在山路上,安安静静,没有车辆行人。桂兰飘香的季节,空气温润,虽然没有下雨,也觉得水汽包裹着你,滋润着肌肤,清澈着眼光,跟北方的空气有很大的不同。满眼葱茏,树木、灌丛、叶草,挤挤挨挨地向坡上延展,一眼望不到头,目之所及看不到裸露的土地和岩石。静谧,没有风,没有一点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听到的是啾啾的鸟鸣,真是“鸟鸣山更幽”。

山道另一边的高地上,耸着幢幢高楼洋房,是一家知名央企的房地产项目,取名“苏仙林语”。我见过多个叫林语的住宅小区,这里真是名副其实了:有风的日子听簌簌林涛;没风的日子听婉转鸟鸣,都可以当得起是林语。

走了一段上坡,进入苏仙岭公园大门。乘上景区的电瓶观光车,沿盘山道向上开。越往上走,雾气湿气越重,树叶草茎表面都是湿漉漉的,像刚下过雨。沿途时不时交错上山下山晨练的人,更像北京香山那样每天都有固定登山的人群。

车行十分钟到了山顶。山顶面积不大,起码是我们游览的庙宇占地不大,不到半小时就走完看完了。名山有庙很正常,这里的叫做“南禅寺”,好记。不一般的地方在于,这里的庙宇是道佛一体的。佛寺看到一个大殿堂,供奉前世佛、今生佛和来世佛。殿堂前方正面的大堂,显然是更重要的位置,供奉的是道家的一位仙人,也是给这个山岭冠名的人:苏耽,后人尊称苏仙。

大概地说,苏耽是汉文帝时期人,身处天下太平休养生息文景之治的好时候。传说他13岁就受天命为天仙,天上的仪仗队降落苏宅迎接苏耽。苏耽在辞别母亲、超脱凡俗时告知母亲:“明年天下将流行瘟疫,咱们家庭院中的井水和橘树能治疗瘟疫。患瘟疫的人,给他井水一升,橘叶一枚。吃下橘叶,喝下井水就能治愈。”后来果然像他所说的那样,前来求取井水、橘叶的人很多,瘟疫都被治愈了。于是医学(中医)史上就有了“橘井泉香”的典故。

关于这个苏耽还有许多传奇的故事,比如他的母亲如何怀的他,生下后又是怎样被鹿鹤哺养,取名的来历等等,到苏仙岭一游,听导游一讲都明白了。他最奇异的传说恐怕就是成仙,而且是成仙里岁数最小的。古代老百姓心地善良,对受了恩惠而又无以回报的,就心冀好人有好报,最高体现就是上天成仙,长生不老,能够永远庇护天下苍生。13岁成仙,说明老百姓对成仙这事也没有设置年龄门槛,对有突出贡献的好人一视同仁,成仙不在年高。

“橘井泉香”,看上去听起来就很文艺很温馨的样子,虽然不很大众,但在中医药界却是必知的典故,而且还在经常被引用。中医典故流传下来的还有“杏林春暖”“悬壶济世”,还有所耳闻,“橘井泉香”是第一次听到,学习了。按说橘叶、井水,煎水服,不是珍稀的药材,复杂的工艺,却能治疗瘟疫(一说瘴气),解决实际问题,中医药还是有它神奇的地方。

南禅寺旁边的厢房,曾经软禁过现代史上一个颇具争议的人物,现在唤作“屈将室”。他在此处被羁押了101天,寿终101岁,也被附会上一丝仙灵报应。

验显灵气的还有最早一批中国女排在此训练,取得五连冠的传奇经历。当年中国女排郴州训练基地(现今辟有“中国女排拼搏史迹展”)距离苏仙岭不远,队员们经常来此训练,盘山道上慢跑练体力,石台阶上蹲跃练弹跳,吸收日月之精华,成就冠军之体魄。

下得山来,最后在山坳里参观了三绝碑:秦观作词,苏轼作跋,米芾书写的一处古迹。字刻在山体石面上,不大,整体面积大约一台笔记本电脑屏幕大小,没有被罩上保护,可以近距离平视。这个三绝碑的来历,特别是被再发现的缘由也是有故事的,好像郴州人都能告诉你。旁边有一块后来添置的更大的石碑,字大得多,也更容易认读,完整地刻下了这首“踏莎行 郴州旅舍”: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

桃源望断知何处。

可堪孤馆闭春寒,

杜鹃声里残阳树。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

砌成此恨无重数。

郴江本自绕郴山,

为谁流下潇湘去。

三绝碑上“郴州旅舍”的内容跟现在文字流传下来的词的内容有一点出入,特别是,到底是“本”自绕郴山,还是“幸”自绕郴山,存在争议。有争议更流行。

这首词真是大大提升了郴州的知名度,“郴州旅舍”,简直就是给郴州旅游业,特别是民宿业打了一个颇有文化分量的广告。这首词在中国文学史上也是佳作,据说是大学文学本科必背篇章。

秦观所写的郴州,是他被谪贬所经之地,穷乡僻壤,蛮荒弥瘴,仕途失意,心情沮丧。但毕竟是郴州这里的山山水水触动了他心事,给了他灵感,才会写下这千古绝唱。今天的郴州,林邑之城依旧,休闲之都崭露,政通人和,安居乐业,诗人再写,一定是别样心境另有佳作了。

后记:结束三天郴州之行的采访,感慨万千。学填“踏莎行 郴州采访”以志纪念。

雨霁东江,香发桂兰,

南窗推开四十载。

殷勤主人诚相邀,

鸿雁飞来传四海。

步行仙岭,车停古寨,

记下胜迹千风派。

林邑已自通林外,

城美人勤福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