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太依赖美国 加拿大自贸谈判把目光投向亚洲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特朗普政府的举动,促使加拿大进一步意识到不能完全依赖美国市场,必须在亚太市场中寻求新的贸易支持。再者,明年又是联邦大选年,特鲁多必须拿出一定成绩,才有希望获得连任。”

自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上台后,一直将拓展亚洲市场、实现贸易多元化作为施政目标之一,但至今未能取得实质性成果。其中,与中国的自由贸易谈判始终处于探索性阶段,无法正式启动。

近日,特鲁多总理出席新加坡东亚合作领导人系列会议时,再次表达了积极融入亚洲市场的愿望。他在一次东盟领导人午餐会上表示:“加拿大坚决支持贸易,并且充分意识到,世界经济中心正在向亚洲,特别是东南亚转移。”他希望在明年春天开启与东盟10国的自由贸易谈判。

不过有加拿大专家认为,特鲁多政府与东盟10国进行自贸谈判,纯粹是浪费时间,因为东盟10国中的新加坡、越南、马来西亚和文莱这四个国家,已经是CPTPP成员国。加拿大如果再开启与东盟10国自贸谈判,不仅获得的实惠有限,可能还会影响CPTPP运行,而尽快开启与中国的自贸谈判、落实中加自由贸易才是关键。

事实上,特鲁多对此似乎也心知肚明。加拿大经济分析师马知远表示,借参加东亚合作领导人会议机会会晤中国领导人,继续探索启动自贸谈判的可能性,恐怕是特鲁多此行的核心目的之一。

在此之前,中加两国部长级代表刚刚在北京举行了经济金融战略对话,特鲁多趁热打铁会晤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可谓水到渠成。

根据加拿大总理办公室发布的声明,特鲁多与李克强围绕双边贸易、朝鲜无核化、缅甸罗兴亚人处境、人权等问题进行了讨论。特鲁多感谢中方帮助加拿大警方打击贩毒活动,包括限制非法销售阿片类药物。两国还发布联合声明,呼吁减少一次性塑料,加强塑料回收、防止塑料进入海洋,以及减少美容产品中的微珠。

加拿大《环球邮报》报道说,特鲁多周四表示,加拿大将与中国继续共同努力,实现“最终”的自由贸易。对于被外界视为遏制中加自贸谈判的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CA)条款,特鲁多回答说:“这一条款不会阻止我们做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事实上,我们正在与中国继续讨论自由贸易事宜。”

根据USMCA条款,USMCA成员国与非市场经济体签订自贸协定时,必须提前告知并提供协议文本,其他成员国有权决定是否退出USMCA,并另外签署双边协定。

特鲁多在新加坡会议上的表态,以及此前加拿大代表团在北京谈判期间的立场,都显示出加拿大希望尽快开启中加自贸谈判的迫切心情。

“现在加拿大政府的心态,与大半年前相比已经完全不同。在这大半年时间里,加拿大与中国一样,受到了特朗普政府的强大压力。特朗普政府不仅对加拿大钢铝征收关税,逼迫加拿大签署新版自贸协定,还在G7峰会后严厉抨击甚至羞辱特鲁多,让加拿大人义愤填膺,”马知远对记者说,“特朗普政府的举动,促使加拿大进一步意识到不能完全依赖美国市场,必须在亚太市场中寻求新的贸易支持。再者,明年又是联邦大选年,特鲁多必须拿出一定成绩,才有希望获得连任。”

从目前形势来看,中加两国确实又走到了一个关系升级的关键点。在过去的发展历程中,中加两国很少会面临共同的对手,同时又在全球化问题上秉持相近立场。如果双方能够及时推进,启动并达成自贸谈判,对于中加两国经济都是有利推动。

但是,加拿大的内政外交决定了特鲁多政府无法“轻装上阵”。只有跨越两座大山,加拿大才能真正实现对华关系的升级,实现开启亚洲自贸谈判的环太平洋计划。

一座大山是国内保守派的价值观念。加拿大环球新闻(Global News)专栏作家称,与中国的自贸谈判对任何加拿大领导人来说,都是一件非常棘手的“平衡行动”,特鲁多政府尤其困难,因为他们将维护人权作为施政核心。加拿大保守派政治家对中国问题的批评,可能会给特鲁多政府带来巨大压力。

另一座大山是特朗普政府的暗中施压。长期以来,加拿大始终竭力摆脱来自美国的束缚和压制,在经济高度依赖美国市场的情况下,却又始终无法真正做到独立自主。有分析人士认为,尽管特鲁多政府表示不会受USMCA条款限制,将自主决定与中国的自贸谈判,但是如果特朗普政府真正向加拿大施压,特鲁多能否扛住压力将是一大问题。

(新闻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