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罗斯:大国崛起,素质教育还是“奢谈”吗?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观察者网:你在演讲中向大家勾勒了作为一名学生将在你的大学获得怎样的教育,涉及面很广,我听完收获很大,但我更希望深入聊聊博雅教育本身。你在演讲中以及刚才反复使用的一个词是“自由教育”(liberal education)而不是“博雅教育”(liberal arts education,亦译作“通识教育”、“文理教育”、“素质教育”)。这两个词之间有什么细微的差别吗?或者说一个更偏向于社会,一个更偏向于学术?

罗斯:2014年我写了一本书《超越大学:自由教育的重要性》,里面提到了这个差别的由来。欧洲传统的博雅教育本质上强调的是人在工作以外的自由,这种博雅教育的对象是那些富有的、能够支配劳动者的人。而美国的自由教育则更重视科学探索、求知精神和生产实践。所以,这种务实的自由教育(pragmatic liberal education)更强调思想产生的环境,并帮助学生将自己的抱负与理念和环境结合起来。

反过来说,传统博雅教育的目标是让学生理解这个世界,但不一定要让他们参与其中或者通过工作来实践理念。我之所以使用“自由教育”这个词,是为了强调它的务实性。正如你所说,在某种意义上,自由教育的确没有那么学术化,它的重心不在大学校园里,它关注的是你离开校园后的人生。所以我才给自己的书起名叫《超越大学》。大学是一个供学生探索的地方,但只有等你离开校园,教育的价值才会真正体现出来。

观察者网:在我的理解中,博雅教育和自由教育的核心目标都是培养真正自由的人。这里的自由人是指具有自主性(autonomy)和能动性(agency),在漫漫人生路上求索的人。

在博雅教育的发源地古希腊,有奴隶负责生产劳动。在这个基础上,那些有志参与公民生活的自由人,希望通过博雅教育更好地寻求生命的真义,所以他们才有专门教授“七艺”的课程。中国古代儒家教育也讲究君子“六艺”,课程包括驾车和射箭。不管东方还是西方,我们的育人理念似乎都非常重视全面发展。

本文来源: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