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特权服务等待漫长,特朗普点名的加拿大全民医疗是这样的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效率和公平永远是一组矛盾,任何制度都不可能两者兼得。每个国家只能根据自己的国情、所处历史阶段,构建适合自己的医疗体系。但有一点是应该保证的,就是不能让人‘病无所医’。”

界面北美特约撰稿人 胡乐
自两年前竞选总统伊始,特朗普就常常借着加拿大医疗说事,批评民主党人的全民医保计划。他曾在电视辩论中指着希拉里对观众说,加拿大医疗迟钝至极,民主党人要模仿加拿大构建“政府买单”的医疗计划,将是一个大灾难。
就在上个月,特朗普出席肯塔基州选民集会谈到全民医保时,加拿大医疗再次“躺枪”,成为他批评的靶子:“加拿大社会主义式的全民医保根本行不通,我们的医生更好,医疗体系更好,加拿大人都到美国来看病”。
但是,曾经竞选总统的参议员伯尼·桑德斯意见截然相反,他在比较了世界各地的医疗体系后,认为加拿大医疗体系是相对最好的。他还专门到加拿大了解医疗体系,并发表演讲“美国从加拿大医保中能学到什么”。
那么,加拿大医疗体系究竟是什么样的?到底值不值得他国家学习?无论特朗普还是桑德斯,评价加拿大医疗体系的出发点,都是为了论证美国是否应该构建全民医疗,很难对加拿大医疗体系做出客观公正评判。
加拿大是一个较为特殊的国家,既有市场经济的基础和环境,又有计划经济的体系和色彩。其中,医疗行业的计划经济色彩最为浓厚,特朗普将加拿大医疗体系视为“社会主义”并非空穴来风。
加拿大实行全民医疗保健制度。换言之,凡是加拿大公民和永久居民,都可以平等享受联邦和省两级政府提供的免费必要医疗。联邦政府负责制订医疗保障标准和20%的转移支付,各省政府负责医疗运营以及剩余医疗经费拨款。因此,加拿大各省的医疗保障标准同出一辙,但具体运营模式不尽一致。比如,有的省份需要居民每月缴纳一定保费,有的省份则不需要。
根据1984年《加拿大医疗法》,各省必须根据公共管理、全面服务、全民享受、随地有效和人人可及五大原则,为居民提供医疗服务。所谓公共管理,即各省必须由一个非盈利性的公共权威机构管理公共医疗资金,以防政出多门、账目不清;全面服务即各省必须向居民提供“医学上必需的”(medically necessary)所有服务(药物除外);全民享受即每个省的公民和永久居民,都可以享受公共医疗保险;随地有效即一省公民或永久居民,在全国各地都能享受医疗保障,不受地域限制;人人可及即各省医疗体系必须为所有人(公民和永久居民)提供便捷的服务终端。
这种医疗保障体系的优点是显而易见的。在加拿大,只要拥有公民或永久居民身份,就不会因为贫穷失去诊疗机会。政府向所有人提供免费医疗服务。另一方面,富人或权势阶层也不能享受“特权”服务,他们必须像所有人一样,排队等候同样条件的医疗服务。
但是,任何制度都是一把双刃剑,优点之外必定存在缺陷。加拿大公共医疗体系的最大不足之处,或者说最被诟病的地方,是患者等候的时间较为漫长。
加拿大将西医资源都纳入公共医疗系统,不存在私人医院或诊所(中医、针灸、物理治疗等辅助性医疗除外)。如此一来,由于没有私人资本进入,这套医疗体系需要为全国所有病人提供治疗,势必会导致经费负担沉重、医疗资源紧张和病人等候时间过长等问题。
据卑诗省儿童医院运营经理周楠介绍,在加拿大各省年度预算中,医疗经费是最大的一笔资金。以卑诗省为例,2015/16财政年度(2015年4月1日至2016年3月31日)总预算大概为468亿加元,给医疗行业的拨款预算则高达192亿加元,占总预算的41%,而排名第二的教育行业,不过占十几个百分点。省政府预计,到2018/19财政年度,医疗行业预算会提高到208亿加元。这对于日益老龄化的卑诗省来说,无疑是一笔巨大的财政负担。
尽管政府对医疗行业拨款充足,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各省医护人员严重不足,大大限制了医疗能力。“两年多前,我们儿童医院不得不削减25%的手术时间,经费很充足,就是雇不到护士。当然,现在已经恢复。”“护士和医生短缺是加拿大很多医院面临的共同问题”,周楠对界面新闻表示。至于为什么医生和护士严重不足,则是更大的一个社会问题了。
医疗资源紧张、老年人口数量增加、医疗标准严格等因素,使得加拿大人患病以后,往往不能及时得到治疗。加拿大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每年都会调查并发布全国病人等候时间统计数据。其调查结果显示,近年来加拿大病人平均轮候时间不断增加,2017年已经超过20周,成为居民和媒体吐槽的对象。
特朗普批评加拿大医疗体系“迟钝”,针对的就是这一点。不过,一位长期从事医院运营的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菲沙研究所的研究方法其实并不十分合理,他们向医生发送问卷,让医生估算患者等待时间,不仅数据不准确,而且问卷回复率比较低;加拿大医疗体系有一套严格的患者等待医疗标准,一直都在对病人等待时间和等待人数进行严格监控。
这套医疗标准很复杂,简而言之,一条核心原则是先救治急性病或重大疾病患者,一般疾病或慢性病患者延后。不同的病人患有不同疾病,每个人等候的时间自然长短不一。多数紧急患者都能得到及时救助,而慢性病患者确实有可能会耽搁治疗。
特朗普称加拿大人跑到美国治病,很有可能指的是少数不愿等待的慢性病患者。根据业内人士提供的数据,每年赶赴美国治病的加拿大人接近4万人,占加拿大总人口的0.1%左右。不过,每年也有美国人到加拿大来看病,因为加拿大一些医疗服务的质量和效果更好。
“效率和公平永远是一组矛盾,任何制度都不可能两者兼得。每个国家只能根据自己的国情、所处历史阶段,构建适合自己的医疗体系。但有一点是应该保证的,就是不能让人‘病无所医’。美国每年都会有4万~5万人承担不起医疗费,显然不是理想的选择”,一位华人社会评论人士对记者说。
本文转载自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