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不肯放弃沙特朋友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加德纳:沙特王储可能下达了杀害卡舒吉的命令,但特朗普只关心对方要采购的军火,以及其在打压伊朗中的作用。

对沙特阿拉伯及其处境艰难的年轻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来说,本周很重要。上月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该国特工残忍杀害了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然后沙特极力想从这起丑闻中撇清。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上周得出结论,穆罕默德王储下令杀害卡舒吉。卡舒吉是一位能言善辩且行事谨慎的批评者,去年在美国避难,为《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撰写专栏。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却一度含糊其词,表示中情局所做的判断“为时过早”。
到了周二,特朗普下定决心:他要站在自己人一边。是的,王储可能下了谋杀命令(“可能他做了,也可能他没做”),但说实话,这位总统才不关心这一点。他最关心的是他满心欢喜以为将从沙特流入美国经济的数千亿石油美元,以及沙特据称将在打击伊朗的过程中发挥的重要作用。
上周,特朗普政府因卡舒吉事件对17位沙特人实施制裁,卡舒吉被杀害后尸体遭到肢解,不知所踪。被制裁者包括王储的保镖玛哈尔•穆特莱布(Maher Mutreb),他表面上是此次暗杀小组的头目,这些小组成员持外交护照,被用私人飞机从利雅得送到伊斯坦布尔。美国中情局的报告称,穆特莱布曾打电话给萨德•卡塔尼(Saud al-Qahtani),告诉他任务完成,后者是王储的得力助手和命令执行者,此次也受到了美国制裁。
美国国会极力反对穆罕默德王储,要求政府采取强硬措施。共和党资深参议员林塞•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很不寻常,他曾经强烈支持沙特,现在表现得像是被抛弃的追求者。他说,王储“精神失常”,“必须离开”。
接下来是土耳其,卡舒吉事件中的最大变数。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利用这起事件来打击他在该地区的竞争对手,他认为穆罕默德王储是一位行事冲动的新手。他坚称谋杀命令来自“最高层”,但明确地排除是国王所为。土耳其一点一点地透露的细节已准确到足以对穆罕默德王储构成致命威胁,阿拉伯和土耳其消息人士表示,土耳其还保留着更多信息。
埃尔多安的一部分计划是推动美国带头反对穆罕默德王储,特朗普——通过他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与穆罕默德王储建立了私人同盟,目前正以美国在全球的地位为代价费力地维持着这个同盟。
特朗普似乎认为沙特阿拉伯是对抗伊朗、遏制后者日益扩大的地区影响力的堡垒,是“一个真正了不起的盟友”:但只有在把“令人惊奇”做为衡量标准时这个说法才成立。
特朗普相信穆罕默德王储向美国购买1100亿美元武器的承诺,这是不切实际的。对数据的分析表明,实际销售额及其可能创造的就业岗位只是特朗普所吹嘘的一小部分。这位王储签署了很多谅解备忘录,但没有开出那么多支票。
另一个因鲁莽无能导致严重人类苦难的令人惊奇之处,是穆罕默德王储于2015年3月发动的也门战争,战争给这个最贫穷的阿拉伯国家带来饥荒和疾病。另外一桩是封锁最富有的阿拉伯国家卡塔尔,在2017年6月此事闹得沸沸扬扬;还有黎巴嫩总理萨阿德•哈里里(Saad Hariri)被胁迫、被设计而离职的事件,那是在2017年11月,哈里里被穆罕默德王储的手下引诱到利雅得并被扣押。在穆罕默德王储事实上的统治之下,沙特所有这些极其鲁莽的行为都造成惊人的反效果,结果每一件都导致伊朗影响力明显扩大。这堡垒还真是坚固啊!

本文转载自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