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兰普-卡伦鲍尔:默克尔接班人,未来的德国总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我有自己的想法,这会导致与默克尔的冲突。但我也不会故意与她保持距离。”

接替默克尔成为德国基民盟新任党主席时,56岁的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大概早已习惯被人们与这位前辈相提并论。

今年初,正是默克尔将时任萨尔州州长克兰普-卡伦鲍尔送上基民盟秘书长的职位。大约20年前,默克尔自己也担任过这个职务。后来,默克尔升任党首,并在2005年成为德国总理,任职至今。

当地时间12月7日(周五),基民盟在汉堡召开的全国党代会上,克兰普-卡伦鲍尔也实现了从秘书长当选为新任党主席的飞跃。接下来,考虑到基民盟仍然是德国第一大党,克兰普-卡伦鲍尔也极有可能成为基民盟的候选人,在2021年默克尔卸任总理后再一次取而代之。

所有人都知道,克兰普-卡伦鲍尔深得默克尔本人的赏识,两位女性的政治主张也有相似之处。不过,在基民盟已打算彻底向默克尔时代告别的时候,对于克兰普-卡伦鲍尔来说,彰显“小默克尔”之外的个性也许更为重要。

从学生党员到政治中心

在德国以名字缩写“AKK”为人所知的克兰普-卡伦鲍尔,于1962年出生于萨尔州的一个天主教家庭。这是德国面积最小的几个州之一,紧邻卢森堡和法国,大约有100万人口。

克兰普-卡伦鲍尔的父亲是一名教师,母亲是家庭主妇。当地媒体介绍说,小时候的克兰普-卡伦鲍尔以“书呆子”自居,热爱阅读,从不逃课。19岁时,她便以学生身份加入基民盟。

1984年,克兰普-卡伦鲍尔与矿业工程师赫尔穆特·卡伦鲍尔结婚,两人育有三个孩子。那时,克兰普-卡伦鲍尔开始学习法律和政治学。后来,为了帮助克兰普-卡伦鲍尔实现政治抱负,她的丈夫开始担任全职父亲,专心照顾家庭。

​成为​德国政坛的焦点人物之前,克兰普-卡伦鲍尔在萨尔州担任过州政府的几个部长职位——特别是在2001年至2004年成为德国首位地区政府中的女性内政部长。她后来在2011年成为萨尔州州长。

2017年3月,当基民盟在德国其他州支持率不佳时,克兰普-卡伦鲍尔出人意料地轻松获胜,是基民盟为数不多的亮眼表现之一。​为此,默克尔曾亲自送给克兰普-卡伦鲍尔一束花。

去年9月的德国大选后,克兰普-卡伦鲍尔也在艰难进行数月的组阁谈判中发挥了关键作用。直到今年,默克尔终于决定把她带到柏林。

德国之声的一篇文章写道:“基民盟新主席的故事示范出,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对于政治有多么重要。”

接过衣钵延续中间路线

如今,被广泛视为默克尔接班人的克兰普-卡伦鲍尔承诺坚持默克尔的中间路线,将基民盟定位为“中间的人民党”。

本周五的汉堡党代会上,克兰普-卡伦鲍尔自称为团结和具备连续性的候选人。“没有什么保守或自由派联盟,”她说。“这里只有一个基民盟。”

另一方面,这位虔诚的天主教徒在同性婚姻等社会问题上相对更加保守。同时,虽然她对默克尔在2015年对移民敞开大门的做法表示赞赏,但她誓言要在移民问题上采取更强硬的立场,消除德国人对安全的担忧,来挽回已经倒向极右翼党派的选民。

克兰普-卡伦鲍尔指出,如果寻求庇护的难民已经被定罪,那么他们不仅应该被逐出德国,还应该被逐出整个欧洲申根区。此外,克兰普-卡伦鲍尔还曾提出重新开始国民兵役制来加强社会凝聚力。

对于那些想要更保守领导人的基民盟党员来说,克兰普-卡伦鲍尔是否符合期望还有待观察,毕竟她在经济问题上又偏向自由主义立场。在汉堡的投票上,她仅以51.8%的选票险胜另一名候选人默茨。

基民盟目前的民调支持率仅有30%,一时也难以获得像克兰普-卡伦鲍尔2017年在萨尔州选举中的那种压倒性胜利。

​摆脱“小默克尔”称号

在基民盟党内,冷静、务实的克兰普-卡伦鲍尔有着“小默克尔”以及“默克尔的小姑娘”之称。德国政坛上一位获得类似称号的正是默克尔本人,她因为前总理科尔的赏识而被提名为秘书长,因此得名“科尔的小姑娘”。

但克兰普-卡伦鲍尔有摆脱这一类比的意识,认为没有必要完全恪守默克尔的政治遗产。并且她还要确立自己作为基民盟党主席的地位,努力团结其他党派。

她在一次演讲中曾表示:“这是一个我自己也有许多个人联系和经历的时代,现在它正走向终结”,“这样的时代既不能简单地继续下去,也不会发生逆转。决定性的问题是,你如何处理你所继承的新的、更好的东西。”

最近,克兰普-卡伦鲍尔又对《法兰克福汇报》表示:“我有自己的想法,这会导致与安格拉·默克尔的冲突。”

“但我也不会故意与她保持距离,”克兰普-卡伦鲍尔补充说。

(新闻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