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逸:“绑架”孟晚舟提醒人们注意霸权衰落带来的风险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注视着北京崛起的山姆大叔,正在变得越来越焦虑,这种焦虑,源于宗教情节和现实冲击的混合:无法简单、有效直接地遏制来自北京的挑战,对山姆而言,不仅是在现实世界中被赶超,更重要的是在精神世界中意味着被上帝抛弃,从上帝的选民、宠儿,变成弃子;这是无法容忍的。

“美国人讨厌失败者,喜欢取得胜利”,这是巴顿将军的扮演者在电影里咆哮着吼出的台词,“揍得他们灵魂出窍,掏出他们的内脏来润滑我们坦克的履带”,这不仅仅是好莱坞的台词,也是美利坚精神内核的真实写照。

换上比较文绉绉的话,1940年代,X先生的长文中,明确指出,苏联对理智的逻辑并不敏感,却对实力的逻辑非常敏锐;他们会将自己的权力布满世界盆地的各个角落,直到遇到无法逾越的边界为止。这话不仅适用于苏联,也是美国内心真实想法的外部写照。

自罗伯特·吉尔平以降,大量有关权力转移的著作实际上都提到两种不同类型的风险:第一种风险,是新兴的大国雄心勃勃的主动挑战原有的霸权;第二种风险,是传统的霸主因为恐惧新兴大国的挑战,在认定自己力量仍然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发起的预防性行动。

这里的预防性行动,不同于小布什政府时期的所谓“先发制人”,先发制人是战术和策略层面的,预防性行动,或者,更直白的说,预防性战争,是专指衰落的霸权对其认定的挑战者实施的行动。

但美国的社会科学研究通常是被一群叶公所支配的,当其所描述的龙真的降临时,叶公们通常被吓得够呛,然后赶紧把之前的研究成果修正下,以符合政治正确、美国国家利益以及个人主观情感的三重需求。

因此,今天的世界,人们只记得修昔底德陷阱,还反复强调中国不能挖坑,不能跳坑,反而把那个不断搞事情的美国,给描绘成人畜无害的路人。

这种错误的搞法,是美国滥用自己超强的软实力导致的。由此导致的最严重的后果,美国认定可以依靠“自己生病,别人吃药”的方式,用胁迫的方式让他人承担自己的成本。

本文来源: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