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一:储蓄率高,因为中国选择了一条正确的工业化道路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几乎所有我认识的从西方训练回国的经济学家,或好多国内自学西方经济学出身的国内经济学家,都在不同场合抱怨说中国的储蓄率和投资率太高了,一度占到国民经济总收入的50%左右甚至更高,挤出了私人消费。

他们认为这个现象背后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国有银行体制下的金融压抑造成国企过度投资,扭曲了资本市场资源配置。而他们得出这一判断的最充分理由居然就是目前西方发达国家的储蓄率很低。比如2015年,美国的国民储蓄率为3.7%,日本是4.2,OECD国家平均不到10%,而中国则为47%(参见OECD统计数据)。

如何理解中国的高储蓄和高投资率现象?国民总储蓄按照国民经济统计法定义,是国民经济总产出(GDP)减去民间总消费和政府消费,因此总储蓄等于总投资与净出口之和。在中国,总投资占国民经济总储蓄的90%以上,所以理解中国的国民总储蓄的关键是理解中国的国民总投资,它包括民间投资和国家投资,我估计它们各占总投资的一半左右。

首先,不像盲目采纳私有化的东欧国家和拉美国家,中国的国内投资主要依靠中国自己的国内储蓄支付,而不是国际债务。而中国的储蓄率之所以很高的原因之一就是改革开放以后中国走上了一条正确的工业化道路,这条道路体现在充分发挥劳动密集型制造业的比较优势(林毅夫,2008;付才辉、郑洁、林毅夫,2018)和“胚胎发育”的市场培育原则(文一,2016),因此改革开放初期中国乡镇企业生产的小商品和劳动密集型产品拥有广阔的市场条件,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都富有竞争力,因而在这个过程中能够产生大量的积累和剩余来支付国内总投资。

本文来源: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