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变暖议题如何成为美国党派分野的试纸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当地时间12月15日,在波兰卡托维兹(Katowice)举行的全球气候大会落下帷幕,近两百个国家的代表在最后时刻完成《巴黎协定》实施细则谈判,就如何报告温室气体排放、监督减排措施等问题达成一揽子协议。谈判之艰难,以至于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曾一度无奈地说,“重要的政治分歧很难调和,我们就快没时间了。“ 美国政府在这次大会上尽量保持了低调,但仍成为被关注的焦点。白宫派出的代表强调经济繁荣不能让位约束经济发展的气候政策,而传统能源(如煤、天然气、石油)依然是现代工业的血液,此言一出,立即遭到了很多参会代表的起哄和嘲笑。

美国在国际政治舞台上仍被很多国家认为是领导者,但在气候变化和多国合作上,美国拒绝领头。考虑到美国本界政府对全球化以及全球合作的敌意,不难想像气候变化这个影响全球的重大问题在总统特朗普眼里有多么不受待见。特朗普在竞选和当政这两年,从不避讳谈及他对气候变化的怀疑和对巴黎气候和谈的反感。他认为巴黎气候和谈把经济重担很不公平地压在了美国肩上。去年6月份,他就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气候和谈。有些常识的人都知道,特朗普的举动反映了他对气候变化的无知,只顾眼前利益的短视,和没有承担大国责任的自私。

然而,你或许会惊讶地发现,美国民众有很大一部分是支持特朗普的决定的。

气候变化,或者叫作全球变暖,在过去三十年从一个纯粹的科学和环境问题变成了美国今天烫手的政治问题。如今,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在这个问题上分歧重大。绝大数民主党人士认为:气候变化是人为造成的——过去一百多年工业化进程造成的大量温室气体排放;气候变化让全球极端天气变得越发频繁;以及,如果不及时大量减排,气候变化将会对整个人类社会构成威胁。而共和党人士却对气候变化的人为因素和严重后果一直持怀疑态度。可以说气候变化是党派差异的试纸。盖洛普(Gallup)全球多国调研表明,这种差异在其他国家民众中很难找到。比如中国民众就一边倒地认为这是个重大问题。

较之美国,中国在新能源的技术开发上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人力。国人在过去三十年享受经济高增长带来的物质财富的同时也亲历了环境退化的恶果。中国民众认为气候变化既是 “危险”也是“机遇”,刚好也对应了危机这个词。美国在特朗普反全球化的执政方针下,越显孤立,中国可以借气候变化为契机,在这个问题上做出贡献,从而挑起国际领袖的大梁。

本文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