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锐|“希腊伪史说”折射出哪些历史观问题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19世纪的实证主义,按照此学说的奠基人孔德的说法,其目的就在于借此来发动一场“哲学运动”,以确立一种“引人向上”的舆论与道德风尚,进而形成一种改变时势的“政治运动”。简单说来,搞“实证研究”是为了“搞政治”。我想聪明的读者一定不会觉得这种方式很陌生。因此,19世纪的西方上古史研究,虽然是在所谓“史料”的基础上进行的,但通过排列组合史料而形成的历史叙事,基本是在证明西方文明古今一脉相承,优越性自古已然,希腊的城邦政治具有无穷的政治智慧,是当代民主的古代先驱,等等。这种历史叙事,随着近代西方史学范式传入中国,影响极为深远。特别是近四十年的思想文化思潮,基本是在一种“与国际接轨”的主旨之下展开的,所以人们对于西方古今历史的想象,明显的带有一种仰视、崇拜、歆羡的特征。比如说探讨为什么希腊罗马有民主,中国秦汉以来却是“专制”;希腊哲学中有“科学精神”,先秦诸子盛行“统治术”;希腊城邦具有公民美德,秦汉以降只有“臣民意识”这样的简单的比较。在我看来,这些很大程度上都是伪命题,但是却对我们当代的大众文化精神、知识分子认同产生了很巨大但很不好的影响。

当近些年中国崛起的步伐不断加快,西方内部出现各种经济与政治危机,冷战后的西方主流意识形态漏洞百出之际,一些有心之士开始质疑长期由西方所主导的19世纪式的希腊史叙事,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当然,有些“知识分子”可能对此嗤之以鼻,但他们别忘了,为什么顾颉刚的古史辨伪虽然早已被证明大部分言之无理,却依旧近代学术史上不断被研究、追忆的对象?为什么胡适的《中国哲学史大纲(卷上)》只从老子写起,而把商、周两代的思想观念视为无物,却没有什么文化人说胡适是“民科”,而把他依然作为文化偶像?这背后的话语权与政治文化诉求,其实是很值得人们深思的。不过,认为“希腊伪史”自然没问题,但或许也需要更多扎实的、充分的研究,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能急功近利,甚至哗众取宠。同时还应注意到,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世界史研究,曾经深受苏联史学界的影响,东北师大的日知先生就是典型例子,他的许多翻译与研究,提出的不少学术命题,其实很有学术功底与启发性。今天如何把这一学术脉络再做挖掘,而不要再把美国视为唯一的学术思想来源,可能也十分重要。

与此同时,回到中国史的领域里,夏商周断代工程其实也有很多争议。我觉得如果夏商周断代工程能提供更多中国早期历史与文明的讯息,这当然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一些西方人对此质疑也很正常,毕竟,近代以来西方什么时候没有质疑过中国?只是曾经有那么几十年,我们有充分的自信不去服膺这种质疑,而今天不少人却把洋大人的质疑视为圣旨,意思就是说洋人都说你不靠谱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在那里说三道四,因为西方是真理的所在地呀。这其实不仅仅是一个夏商周断代工程的问题,而是关乎文化观与政治观的事情。

本文来源: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