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伦斯·萨默斯:美国能否想象2050年经济实力仅是中国的一半?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很少有观察家会质疑如下观点:如果中国要做到符合国际标准,就必须在保护知识产权、维护外国投资者权益和对国有企业补贴等领域做出重大政策调整。

厌恶中国经济政策的不只是特朗普。中国贸易专家和美国商界人士已经注意到,美国的一些前政府官员在近几个月里也对美中经济关系的现状进行了抨击。可以说,在华盛顿已经不存在“拥抱熊猫者”了。当一些国家的政府已经习惯于对特朗普感到失望的时候,他们在面对中国的商业行为时也是颇为失望的。

当中国领导人坚称“中国的政治制度是中国人自己的选择”、“经济谈判应该聚焦于务实地认清双赢机遇而非意识形态问题”时,人们很容易与之产生共鸣。可是与此同时,任何一个稍具历史常识的人在面对一个军费支出快速增长、意图在世界上发挥更大影响力的国家时,都难免会产生忧虑。

美国所需要的是能够消除内心不满情绪(这种情绪的产生是合情合理的)的切实可行的战略。然而可惜的是,无论表达愤怒还是做出声明都无法做到这一点。一个可行的办法是,美国应向中国阐明自己的现实目标,美国应在实现该目标的过程中辅以胡萝卜和大棒,同时美国还应展现“定义何为成功并接受所定义的成功”的意愿。

美国之所以难以制定对华经济战略,其根本原因是以下这个令人尴尬的事实:假如中国充分遵守了每一项贸易与投资规则,而且中国也像同等收入水平里最开放的国家那样对全世界打开大门,那么中国经济可能会因改革加速而增长得更快,也可能会因国企补贴减少、来自外国的竞争加剧而增长得更慢。然而无论更快还是更慢,中国的经济增速都不太可能出现1个百分点以上的变化。同样的道理,尽管一些美国公司在中国生产会获得更高利润,美国制造业的一些就业岗位会由于中国政府的补贴而出现流失,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不公平的贸易政策对美国经济增速的影响不会超过0.1个百分点。

 

虽然在工作中犯下了很多错误,特朗普却在经济问题上成功地获得了中国的关注,这是前几任总统们没有做到的。现在的问题是,特朗普是否能够利用他所拥有的筹码从中国那里获得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呢?这就要看特朗普是否能够克服自己商人头脑中的小格局,要看他是否能够说服中国人相信美国有能力让中国人兑现自己的承诺了。特朗普也许可以做到这一点,不过我们不应对他抱有太多期待。

本文来源: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