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Sandy编者按:在枫华中秋晚会上,你有没有被优美的小提琴独奏“梁祝”打动,演奏这首曲子的就是小提琴演奏家金以宏老师。不仅小提琴拉得好,金老师还喜欢做手工,他做的废铁雕塑尤其了得!跟着本篇文章,让我们了解一下金老师的废铁雕塑创作,金老师希望通过他的创作感悟,激发大家对生活充满好奇和探索的精神,一起来看金老师和他的废铁雕塑故事,感受他风趣、惬意的自在生活】

我用小提琴讲别人的故事,用废铁雕塑讲我自己的故事

文/图:金以宏

中秋晚会演完了,回家,月饼也吃了,茶也喝了,算是又过了一个中秋节。闲来无事乱翻书和琴谱是我的没事给自己找个事的习惯,不是真做学习,只是找乐而已。翻着翻着,掉下一张有点泛黄的纸,捡起来一看,我乐了,那是21年前的1997年3月5日,我还在芭团(中央芭蕾舞剧团交响乐团)工作时,在北京音乐厅画廊举办我的废铁雕塑个展时写的一个算是引言之类的一篇文字,介绍我的废铁雕塑展。

文章没什么可取之处,就是个说明书吧,现在看来语言生硬,像个什么文件,挺可笑的。不过这也是我们这一代四零后身上留下的历史烙印吧,“要严肃要斗争不要嘻哈”。还就是那个20个字的题目–用小提琴讲别人的故事,用废铁讲我自己的故事,虽然是俗人的大白话,倒还显得真实,像是正常人说的话。  说到那个废铁雕塑展览会,几十年都过去了,一直到现在仍然有很多人对一个穿燕尾服拉交响乐的人,喜欢上摆弄破铜烂铁,觉得不可思议。

其实很简单,如果你有丰富的想象力的话,你就会发现,废品站,简直就是阿里巴巴,芝麻开门里的宝贝仓库,里面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绝的废铁,我是被那些被人使用过,被人抛弃的,那些漂亮的机器零件,那锈迹斑斑的颜色感动了,那是真实的岁月流失的痕迹,岁月的沧桑最真实的反映,而这种沧桑和岁月流失的痕迹是最难表现的。

我还发现各种机器零件有不同性格,机器加工的零件精细,规格严整,很像古典音乐的美,而手工打造的零件,小农具,虽不规整,但有人性,更像民间音乐表演,生动活泼。我觉得它们回炉其实很可惜,我曾想我要是有钱就买下废品站,把破铜烂铁都变成雕塑,然后把废品站变成一个废铁雕塑公园,让人们重新认识它们,虽然我没钱买下废品站,但还是淘了不少废铁,做成雕塑,办了这个废铁雕塑展览会。

在90年代,这种废铁题材的展览会还真算是一件新鲜事,观众反映很好,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人民日报海外版等多个国内外新闻都介绍了。朋友就开玩笑称我是拉小提琴的人里雕塑搞的最好的,搞雕塑的人里小提琴拉的是最好的,他的最真实的会意我理解就是,都是二把刀,都不怎么样。但是观众和我自己都很喜欢这种形式的东西,是因为废铁雕塑本身其实是一种幽默,或是说废铁雕塑的创作过程就是一种创造幽默的过程。

你想吧,那些被人丢弃的锈迹斑斑的坏自行车零件,齿轮、车链子、前叉子,已经坏了的铁镐、铁勺、三齿钯、铁剪子、锤子、破弹簧,看来没有任何使用价值了,这些只能等待回炉的废铁,经过你的艺术的重新组合,变成了艺术品,从此他们的命运被改变了来到美术馆。这个从废铁到艺术品的转化过程,作为艺术家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给这些被人当做废物,下了岗的零件,在新的组合中重新找到一个最恰当的位置,让他们重新上岗。只要这个新的位置正确,它立刻就会显示出它独有的灵性和光彩,令你刮目相看。

这时候你必须从新的角度,重新审视它的存在价值和带给你的新的出乎意料的审美情趣,我觉得这个从构思到完成的过程其实就是一种认真的游戏式的幽默,是一种充满期待、愉快和充满乐趣的过程。而且是因为兴趣所在而为之,因为享受这个过程所以一切付出也就在不言之中了,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你学会观察是一种乐趣,学会发现是一种乐趣,当然学会动手更是一大乐趣,而学会忍耐和等待更是一种修炼。忘了哪位哲人说过,有一双探索的眼睛,才会有两只会制造的手。

其实说真的废铁雕塑的每一件作品背后都是一个独立的故事,这就是我自己的故事。请大家看看我用破铜烂铁编的故事吧,还是罗丹大师说的好,生活中从不缺少美,只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

 我用小提琴讲别人的故事,用废铁雕塑讲我自己的故事。

小提琴演奏家金以宏老师(原在中央芭蕾舞团交响乐团)和爱人李惠老师(原中国音乐学院钢琴老师),他们都已经是77岁的高龄,却依然热情洋溢的坚持给社区义务演出,将更多的中西方好听的名曲介绍给更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