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黄背心”打响2019年“第一枪”,或影响欧洲议会选举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新年讲话,显然没能安抚住“黄背心”运动的抗议者。

2019年的第一个周末,此前已把法国社会搅得一片混乱的“黄背心”运动再度强势反弹。此次,法国内政部长卡斯塔纳(Christophe Castaner)表示,在全法境内,有5万人重新走上街头,比去年底时多了整整1.8万人。这也是自去年11月中旬“黄背心”运动爆发以来,进入的第八个周末。

本次抗议中,巴黎、马赛、里昂、波尔多、图卢兹等多地爆发了抗议游行。抗议者烧毁街边汽车和泊港船只,封锁A7高速公路,甚至在巴黎首次出现了冲击政府大楼的情况。“黄背心”运动的示威者还将法国新闻媒体作为“靶子”,认为法国媒体没能准确、及时地报道他们的诉求。

不过,有欧洲观察人士担心,不排除“黄背心”在未来被政治势力利用,从而影响今年5月欧洲议会选举结果。

首次冲击政府大楼

法国政府发言人格里沃(Benjamin Griveaux)于当地时间6日对媒体表示,“黄背心”运动的抗议者一度冲进了他所在政府办公楼。格里沃和他的团队不得不紧急从大楼后门疏散。这也是自1999年来,法国示威者首次冲击政府大楼。

格里沃曾是马克龙所在的共和国前进党的发言人,被视作马克龙最亲密的政治盟友。他还在5日公开谴责“黄背心”抗议中有“煽动者欲挑起叛乱”。

此外,在本次抗议中,“黄背心”运动的抗议者还把矛头指向了法国媒体,并一度包围法新社总部、出现打砸报刊亭的行径。“黄背心”运动的抗议者认为,在抗议示威爆发的2个月来,法国的主流媒体并没有很好地传递出他们的诉求。

据第一财经记者梳理,纵观2个月来法国主流媒体的报道,《世界报》的报道多以呈现事实、披露数据为主。《费加罗报》则更关注持续数周的“黄背心”运动给法国经济、环境造成的影响。《巴黎人报》在新近一次的报道中只是以“巴黎多了些垃圾”为题,报道了“黄背心”抗议运动。这让脸谱网(Facebook)、推特(Twitter)等社交媒体上的“黄背心”运动抗议者颇为不满。

或影响欧洲议会选举

很显然,马克龙政府此前出台的一系列措施,包括新年讲话,以及对最低薪资调整、减缓燃油税上调等举措,并没能安抚住这些抗议者。在新年讲话中,马克龙并没有点名“黄背心”运动,但他承认,法国社会中存在着对不公平的愤怒,他说:“不过,我们并不能由此为由放纵过激行为。”

此前,在社交媒体上颇出风头的“黄背心”代表人德鲁埃(Eric Drouet)已被逮捕过两次。因此,有分析人士称,与去年末的“黄背心”运动相比,此次抗议已多少有些群龙无首的散沙状。

目前,马克龙政府需要面对的是,“一盘散沙状”的“黄背心”运动后续会如何发展?法国媒体担心,群龙无首的“黄背心”运动抗议者对政府的怨气可能会反过来被法国社会当前涌动的极右或极左翼势力利用,从而令法国执政党在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受挫。

民调机构益普索(IPSOS)去年12月的数据显示,在2019526日的欧洲议会选举中,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或因“黄背心”运动得利,有望获得24%的选票,而执政党共和前进党得票则可能只有18%。在“黄背心”危机持续将近两个月之际,这一民调结果表明,选民很可能将用选票来“惩罚”马克龙政府。

对此,法国政治学家莫伊西(Dominique Moisi)认为,当前法国总统面临的危机不只是法国的危机,同时也是关于欧洲的危机,如果法国无法解决自身的危机,将对欧盟产生重大影响。

本文转载自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