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王红

这一期出版之前,有几位义工挺兴奋,不断提醒我这是第100期了,怎么也得纪念一下。咱们月冰老编辑老早就开始约稿,请那些好“老”的作者们加入感叹“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困惑”的行列。

我使了很大的劲想激动一会儿,可不知咋整的,心就是不起波澜。平静地想起一些事情,觉得应该向大家谈谈咱们的社长们。

其实按照英文说,他们是咱们枫华之声的董事会主席 Chairperson,可我觉得叫社长显得官大。100期里我有幸与五位非常优秀的华人朋友搭配,有机会学习做人,做事,心中非常感恩。

枫华之声的第一位社长是林兴正博士,创刊时,我负责编辑,他负责起草章程,因为他是马来西亚华侨,与以大陆移民为主的义工团队沟通不是特别多,就担负了所有与外面打交道的工作,包括各种社区会议活动等等,都是我害怕做的事情。因着他政治学博士的背景,当时的每一期他都以吉米尼的笔名写一些政论小品,帮助读者们了解世界大事和时局动态。

林博士退休后迁居安省,还一直惦记着枫华,还奉献过支票。我又开始了寻找新的社长。枫华因为每人都是义工,所以需要干实事,不求名利的人。要找到一位责任心强不求名利的人并不容易。

有一天突然想到一位朋友,我们当时一起在大学的幼儿园做董事,他特别认真,在会上总是会发问很好的问题,而且非常正直,再加上孩子们是朋友,我就找到了他。他就是曼大环境学院的王飞越博士。事实证明,这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决定。飞越以高度的责任心承担起了一个非常出色的Chair的角色。

在关键的时候飞越敢于挺身而出,而且不看人的脸色,记得有一年枫华参与组织为患重病的中国留学生郝硕筹款,社区有人在网上阴阳怪气,从来不上网的飞越实名上网,义正词严地澄清真相。会中英法三种语言的飞越在枫华秋晚上还亲自担任主持人,我笑说是我见到的科学家中的最好的主持人。最令我难忘的是,零八年汶川地震时,我正好在国内,飞越在自己繁忙的科研工作之余,带领编辑团队按时出版了地震专刊。转眼就是五年了,飞越告诉我,他的两任任期已超时,按照章程也该换人了。我其实知道他的研究特别忙,出差很多,而且常常在北冰洋科研船上一呆就是一个多月,他还越来越多地担负了很多重要的科研项目。虽然我真的不舍得他离开,但我还是告诉他,那你来找接班人吧,找到你就走。现在飞越的科研事业硕果累累,他现在担任了北冰洋环境化学研究加拿大主席,并且是加拿大海冰环境研究计划的首席科学家。

第三位社长是关晓峰医生。他也算是老枫华人,不仅自己赞助枫华的活动,一家人也都是枫华的义工,他自己还常常为枫华写文章,他的“地主难当”一文读者反响挺大。他当社长后,给我带来了一些新的视角,他还组织了枫华商家答谢活动,弥补了我们缺乏商业头脑的空白。关医生现在去了文化中心当副主席,开始了社区服务的新旅程。

曼大商学院的高继军博士是枫华的第四位社长。这位年轻的教授因着一篇充满情怀的投稿与我相识,然后我们在大学里有了更多的交往,他研究的专业是战略管理,人极为宽厚和善,我邀请他进了枫华的董事会,然后接任了社长。高教授本人并不擅长外交,然而为了枫华的发展他去主动联系商家,我都觉得难为他了,他每年都自掏腰包给秋晚捐款,表示他的支持和鼓励。继军教授现在是曼大商学院战略管理系的系主任,两位可爱孩子的爸爸,依然常常帮着枫华吆喝。

我们的第五位社长张学勇先生其实在十多年前就是枫华的董事,记得那个时候还比较年轻的他负责发行,一家家商户去送杂志,我们常说他是风里来,雪里去,真是名副其实的老义工,十年前就荣获过“枫华奖”。学勇做移民公司现在做得挺大,也常给各种社区活动提供赞助,还能抽出精力来从事社区义工,我觉得很不容易。

这几位社长以各自不同的风格和作风陪伴我和大家走过这一百期的路程,这是宝贵的经历,也是珍贵的友情,更是枫华的幸运。这片小小的土壤,有这么多优秀的同胞一起耕耘,在枫华出满一百期的时候,我想,我应该再次向我们的每一位义工,包括我们这些出色的社长们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