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书的背后

作者:沈光,曾居加拿大温尼佰、多伦多,现为海南省乐东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业余时间写些文字。出版了《情怀万种 一言难尽》散文诗歌第一集、《实践 改革 探索》农业专著。已在《中华英才》、《海南日报》、《海南财经》、《詹州日报》、《枫华之声》、《中华时报》、《北海日报》、《星岛日报》、《世界热带作物》、《中国热带农业科学》等报刊杂志发表200多万字论文、文章、诗歌、散文等。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从北大回海淀区西二旗的路上行走了一天,深夜了,回到了寄宿在小姨领秀新硅谷B区的74栋2单元302室,同居的有肖汉鹏儿子小硕、孙老师、还有前天晚上刚从深圳来的朋友(是小姨的朋友)。我们在居室倾谈,她们都沉睡了。

 

在灯下,看见自己计划出版的小说《一年又一年》的作品,应该有几十万字吧,因苦于出版的经费,不想再苦逼写下去之余。我想到秋季乐东十一楼的桔子树,满季开花,多么顽强可爱的果树,只要有阳光私募,它可以活下去,结果。

 

夜深人静笑一笑,苦难幻觉,我书写自已谋生的行走,五十有余的背后,不也是桔子树的酸苦滋味,一样一道亮丽的风景。

 

很多人不知,我为何热爱书写,吃力忙碌而无收入,我无奈去评说,天生的沈老二,不去写又有何办法去迎接命运危险时刻,我需要书写与你同在。

 

知音者,你可曾知,我书写的动力是什么?我最想什么?真是苦中寻乐。

 

我是名符其实的初中生,我最想有机会到一个边远贫困的山区的中学,能坐在高中的教室里,算是上过高中了,但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很多人,习惯称呼我,叫我沈老二,外表我习惯了,内心在奋发,用自己的坚守和不敢说恃才傲物。

 

多年的书写两茫茫,我见证多少生死场,在所谓的大家风范面前,到天堂去带不走任何财富,只有悲伤亡魂的亲友,文字的记录才長寿天地,伟大的老板有干干万,可是沈老二才有一个,丫蛋的矮种是我的写照。

 

其实我是永远不屈服的沈老二,我有自己心中一首歌,笑傲人世的赞赏。

 

我十五、六岁初中毕业插队,唱着一首《不忘阶级苦》、成长在电影《年青一代》激情燃烧的岁月。

 

表面的沈老二很容易被人嘲笑,我丑陋,我无序,我更肤浅,连黄老师的大学读书儿子也说我满囗跑火车,我一个可怜悯老人,这是否我内心的真实呢?

我只是一笑一叫而过。

 

让别人笑去吧,我走我的路,且恪尽职守和每天坚持早起晚睡,补上高中的学习,一笑而过。有诸多修善众生,说我多修善更加亲切,去修善吧,把自己谋生活的茅台沉香酒,修善成人民币,更美。

 

我只有诉苦,写一篇文易,写一本书太难,要十年写下来,难于上青天,你以为有工资领吗?心中无爱,手中无资,何以去诉说世间苦难?小子你毕业后十年才能和我挣扎讨论生活与经历,文学更是有病痴人的故事,我是真的神经病了。

 

可是在我苦短的人生中,我敬畏在风雨中同行者,谋生在底层下的同类,如实忠实是初中毕业、莫言是初中毕业,怎么了,他们的内心也是文化苦旅,很多人半生持股行走江湖,他们边看边走过了生命的信仰,我也只是昂首立身一位草根,寂寞中挣扎生存而去书写,且不畏贫穷而写,且讨要生活而写。成为一个写者从乌鸦变成公鸡太难。

 

我没有天生性感口才,感受江水情,我何以走天下江湖路,早逝去在水中央了;我何以活在故乡外的四方路上,找一个安心立命之所。

 

我永远喜爱自己的激情,象有感觉的淑女,永不言败,打不死心活到老—-我为人生永言乐观而欢快歌声书写,我已有本专著、散文、策划案例入选《金牌策划》、小说立世,我何以自怜,用钱卖不了我所谓叮咛,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吾终于走过,书写存活在黄金的季节,我己是宪法制度最基层的乐东县作家协会副主席的老人,以草根写尽江湖情的所谓沈老二,嘲笑我的人好朋友,待到山花漫天红的秋天,你回头再多笑一下,可怜的沈老二君。

 

依然会在丛中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