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校百年庆,游子感恩心

作者:杨熙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今天,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是山东大学齐鲁医学百年庆典的日子,作为特邀海外校友,我昨天刚从加拿大温尼泊赶来。尽管一路鞍马劳顿,几次因飞机晚点险些误机而倍感紧张焦急,但心中更多洋溢着“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的兴奋之情。虽然到达济南机场时已是夜里十点多,但一看到拿着欢迎牌的国际交流处陈老师和司机师傅,顿觉神清气爽,倦意全消。 母校,我回来了!

 

上午庆祝大会九点半正式开始。在此之前,序典已经在进行,大屏幕上播放着齐鲁医学百年历史专题片和兄弟院校以及各地校友的祝辞。我来到会场时,齐鲁医学院的领导们正在门前迎接各位来宾和校友,陈子江院长还亲切地邀请我合影留念,让人倍感荣光。

 

大会上,各级领导以及教师学生和校友代表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一声声教导、一声声感恩、一声声鼓励、一声声誓言,展现的是齐鲁人的自信和激情,强调的是齐鲁医学的宏图和愿景。讲话的教师代表是张运院士,他回顾了齐鲁的百年历程,介绍了狄考文等齐鲁创业者的丰功伟绩,并对现在的学子们提出了希望和要求。看着激情演讲的张老师,我不禁想起了当年自己实习时闯的一点小祸。如今卓然大家的张院士,当时还是一名住院医师,我的直接上级大夫。当时我写的一份病历受到了一位负责低一年级(七八级)学生见习的主治医师的赏识,并被推荐给见习生们作参考,本来这是件让人小得意的事情,可不幸的是见习生们发现我写的病历上竟然没有我的签字—-这显然是不符合要求的。这件事不仅让我理所当然受到批评,就连我的上级大夫张老师也不曾幸免,被究失察之责。我不知道如今誉满天下的张老师一生中是否还受过其它批评,但我敢作证,这次他可是受了点小批评的,尽管这百分之百是因为我的过错!现在人们常说的虎队长遇上了猪队友就是这麽回事吧?不过也由此可见齐鲁对师生的要求是何等严谨,一丝不苟。

 

大会上最动人的一幕是山东大学颁布对从医从教五十年以上的老专家老教授的表彰。十几位受表彰的齐鲁前辈中有多位是教过我的老师,当他们在年轻学子搀扶下登台接受荣誉证书时,全场报以经久不息的掌声。这奖励和掌声是一座百年名校对文脉的敬仰,对传统的礼赞,更是对未来的宣誓!当时坐在我旁边的嘉宾,来自日本和歌山大学的觉道健一教授悄声对我说,你们中国人对学术前辈的尊敬真是令人感动。

 

庆祝大会刚结束,齐鲁医学院新闻中心的学生记者和齐鲁晚报的记者就赶来采访我,他们提到的一个共同的问题是我对齐鲁医学精神的看法。在例举了一些与齐鲁有关人物和历史事件之后,我提出了自己对齐鲁精神的见解,那就是朴实厚重的本色,包容开放的胸怀,博施济众的初心,和服务社会的责任感。采访结束时,同学们递上来一张空白纸,要我写几句寄语,我一时不知写些什么,但看着同学们清澈、真挚而又坚定的目光,一副对联竟从笔下自然流出:为有情怀图远阔;因知使命拒平庸。

 

下午的研讨会以子江院长富有诗意的开场白开始,她说,今天外面的天气寒冷,但我们的心头很温暖。这句话她连说了两遍,恰好反映出这是所有与会者的共鸣。研讨会的主题广泛,涵盖了国际交流、品牌保护、医院文化、医生培训和肿瘤治疗等诸多方面。我演讲的题目是《A Tale of Two Colleges 双校记》,主要向大家介绍了我当年求学和于今工作的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学医学院与齐鲁医学院的一段渊源。重点讲述了曼大医学院一名最早期女毕业生Isabelle McTavish博士的故事。McTavish博士于1915年毕业,当年即作为传教医生来到中国,早期主要在河南行医,曾长期担任广生医院的业务院长,后来在1938到1949年间来到齐鲁大学任教,主讲诊断学并负责师生和齐鲁医院员工的卫生保健。McTavish医生在中国一待就是35年,并起了一个非常中国的名字—-梅秀英。日寇侵华时梅大夫曾受羁押,受尽折磨。梅大夫直到1949年67岁时才回到加拿大,于1953年去世。她一生未婚,把一切献给了中国的卫生和教育事业,是深受人们爱戴的好医生、好老师。我还向大家介绍了自己寻访梅大夫踪迹的经历,并展示了最新获得的梅大夫发自齐鲁的亲笔书信和生活照片。梅大夫的动人事迹和国际主义、人道主义精神感染了在场的听众,大家都为齐鲁曾有这样一位先贤而自豪,而我作为两校的双料校友自然也与有荣焉。研讨会的演讲者中除了外校的嘉宾,有四位是齐鲁的海外校友,包括郑大为、马欣、宋文儒和我。尽管每人发言的主题各不相同,但大家异口同声表达的都是对齐鲁求学时光的青春追忆,对老师的诚挚感恩和对母校未来的美好祝福。这正是:聚四海精英,诉来说往话齐鲁;集八方校友,追梦抒怀忆趵突。

 

晚上庆典演出在山东剧院进行。该剧院是我在济南时最喜欢看演出的场所,旁边的艺新小馆也是我和同学们偶尔来打打牙祭的地方。如今的山东剧院扩大了不少,但依旧古典大气,富丽堂皇。晚会节目大都是学院师生和附院的医务人员自编自演的,亲切感人,活力四射,青春飞扬。一段父女医生的对话朗诵令我尤为感动。年轻的女医生用动听的声音回顾了自己从小与父亲在情感上的磕磕碰碰,讲述了从对父亲的不理解到自己最终成长为像父亲一样的优秀医生的心路历程。而名闻全国的老医生用略带口音的普通话抒发了一位资深医者的事业情怀和对女儿的自豪与柔情。这不禁使我想到,我女儿也是在今年夏天完成了五年的住院医生培训,成为了加拿大皇后大学医学院的一名主治医生和教师。作为出身医学世家的我,看到新的一代沿着父辈的足迹前行,倍感欣慰。晚会的主题是大爱宣言,这也让我想起了整整三十年前主持的一次班会。那是在1987年,刚硕士毕业不久的我被学校安排做一年学生辅导员。我负责的班级是医学系八五级三、四班。在这次班会上,我和同学们一遍又一遍聆听了一首称为《让世界充满爱》的合唱曲,听到最后,很多人的眼里泛起了泪花。医者仁心,大爱无疆,我相信只有播下爱的种子才能有爱的果实。现在担任临床医学院领导的牟道玉就是那时的四班班长。不知如今日理万机的牟书记还是否记得那次主题班会呢?

 

晚会结束回到宾馆已是十点多了,准备记下这一天的见闻和感受,一个题目突然浮现在我的脑海—-难忘的一天!这是紧张充实的一天,是兴奋激动的一天,当然也是难忘的一天。以此来命名这篇日记可谓恰如其分。但此时我所想的远不止这些,而更多的是整整四十年前的那场高考!《难忘的一天》是山东省一九七七年的高考作文题目。作为十年文革动乱之后的第一次,一九七七年的高考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也留下了绝无仅有的历史记录。正是在那年的十二月,十届高中毕业生共赴考场,恰如“百万雄师下江南”,可是“古来征战几人回?”。当年山东考生的录取率是100:1,经过后来的扩招也只有80:1,可谓百里挑一。作为幸运儿,下乡三年的我,与许多知青一样是从田间地头来到考场的。正是借着《难忘的一天》,我开启了自己的求学之旅,并由此跨进校友门成就了一生的齐鲁情缘。从当年高考《难忘的一天》到如今返校难忘的一天,四十年斗转星移,风云变幻,沧海变桑田,可在这冥冥之中是何种机缘让这两个《难忘的一天》如此紧密相连?那就是齐鲁,那就是母校!青春难忘,恩师永怀,齐鲁不老,名牌长在!还是以一副对联作为本文的结语和对母校的祝福吧:温故知新,继往开来兴骏业;依高望远,归真求实葆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