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不能忘记

——曼省南京大屠杀公祭日法案的心路历程 作者:陈艺洁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为南京人,位于水西门大街上的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永远在我儿时记忆里占有重要一位。纪念馆选址于南京大屠杀江东门集体屠杀遗址及遇难者丛葬地。每年学校组织前往祭奠,自己做手工小花戴在胸前,那庄严肃穆的氛围让人难忘。

 

后来定居加拿大,和老公结婚后一起回国一趟看望亲人,特别带老公去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记得那天下着雨,墙壁上30万遇难者的数字格外醒目。老公是加拿大人,展馆里展出的一张张珍贵的历史照片,一件件文物,一部部音像资料片,还有出土的遗址都带给他极大的心灵震撼。当时南京作为首都有很多西方记者,他们用 影像记录下了惨剧并发回本国登报,很难想象还会有人试图抵赖那些当时被发表在西方报纸上的证据。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在我回国的那次已重新开放,在新增的部分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每隔12秒中便展露一名遇难者容颜的屏幕,意味着在那地狱般的六周时间里,每12秒钟就有一条生命消逝。人的生命在战争中变得毫无价值。

 

在今年8月至10月的曼尼托巴省议会南京大屠杀公祭日法案的提案过程里,给予我最大精神支持的是我老公。也许有些人不理解,即便同样作为南京人,为何我如此执着要倡议南京大屠杀公祭日。我的祖父是一名二战老兵,现已过世。作为飞机机械师的他跟随部队转战抗日。我相信在他的记忆里有很多很多二战的故事,并未完全告诉他的后代。但是祖父的经历让我觉得战争离我这么的近——不是时间上的近,而是在我每天生活的城市,在我们身边就有经历过战争伤害的人,是空间上的近。

 

真相总是残酷的。但是面对真相是和解的基石。平时关注女性权益的我在看到和都到关于无以计数的妇女儿童被强暴的描写时总是不忍继续。尤其是当读到小孩被日军挑在刺刀上旋转,看着身边的宝宝,我就好像看到了那幅场景。很多时候当我们在面对社会上发生的不平事时,我们需要的也许就是设身处地的同理心。

 

而我的老公则更有直接的体会。老公的先辈是在德国的犹太人,二战期间犹太人遭大屠杀,他祖父的父母、兄弟姐妹、祖父母等直系亲属,以及旁系亲属共超过13口人在奥斯威辛集中营和索比布尔集中营被屠杀。只有他的祖父和祖父的妹妹两人逃到荷兰留下了性命。这段遭遇给老公的祖父和父亲都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他们甚至会回避谈论大屠杀。战争带给遇难者后代或是目击者的心理影响是无法弥补的,也许需要很长的时间他们才能准备好说出经历。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看到经历者开始谈论几十年前世界上发生的战争悲剧,因为他们几十年后才能面对心里的伤痕。现在,我们华人的后代也准备好了面对历史,即使是一段惨痛的历史,目的是告诉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我们和我们在加拿大的后代战争的残酷,战争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只会磨灭人性,伤害家庭。

 

老公的家庭被战争伤害过,因此他非常反对战争。我生长的城市被战争蹂躏过,我非常反对战争。我的宝宝出生在加拿大,我希望他长大后能够了解,他的母亲来自的国家的历史,并永远珍惜和平。

 

在此我仅以个人感谢在公祭日法案提案过程中给我个人鼓励和支持的朋友们。每当我遇到挫折时,听到你们的话语总能给我动力再次前进。感谢有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