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遥远的木洞镇

作者:曼牛乱扯,重庆崽儿,现在温尼泊打滚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心中一直漂流着故乡的五步河。记得小时候小河边没有桥, 常年渡河工具是一条无人摆渡的过河船。船附着在一条长长的铁缆绳上。缆绳两端固定在河的两岸。过河时一岸的人把船拉到对岸 , 再等对岸的人过来时把船拉回来。使用这种摆渡方式, 当船在对岸时, 此岸的人必须要等对岸有人过来时才能过去。小时候常常困扰我的一个问题是: 如晩上一个人要过河, 船在对岸, 对岸又没人过来,怎么办?

现在再也没有这个困扰了,因小河边上已架起了拱桥。拉缆绳过河的场景已成历史的定格。

我们顺着小河流入长江方向来到了长江边。小河不是直接流入长江, 而是向右拐了一个弯再流入长江。入江口的对岸是长江中的一个季节性半岛, 俗称中坝。洪水季节时中坝就完全被长江包围, 成为江心岛。

儿时我心中的天下第一美食是“木洞橘饼”。记得生产木洞橘饼的木洞榨菜厂就在中坝。当时如能有机会吃到一点橘饼, 对我而言就是无与伦比的美食享受了。由于橘饼,使我从小就馋甜食,遺害至今。橘饼橘饼, 为你而迷!

关于中坝的永久记忆是很灰色的。那是1971年10月左右, “反革命”父亲尚在狱中, 母亲则被强制在中坝“集中学习”, 美其名曰参加“毛泽东思想集中学习班”。 集中作息, 集中学习, 全面交待问题, 不得外出, 不准请假, 大约类似现在的集体双规(由此看, 双规并不是什么新发明,新概念)。当时参加学习班的都是木洞文教医卫系统“反到底”派别的人。青梅竹马的邻家姐妹俩的父亲王医生也在学习班。

林彪事件后, 全国分级分步传达中共中央中发(71)57,65和67号文件。凡是能听到这三个文件传达的, 都属群众范围, 是人民内部矛盾。为了确认参加“集中学习班”的人是否属于人民内部矛盾, 我带着弟弟和邻家姐妹俩共四人, 在姐妹俩的妈妈董老师 —-一位难得的慈祥善良的中国好女人—- 的安排下, 坐船过河去中坝以搞清学习班的学员是否传达了这些文件。

到了学习班时, 门卫不让进, 结果我只好急中生智说弟弟生病了, 肚子疼得厉害, 要见妈妈。缠了一阵, 我们四人才得以进去见到了母亲和王医生, 知道了学习班也传达了关于林彪事件文件的消息。当我们把这个消息告诉董老师时, 我现在还清晰记得她欣喜若狂, 如释重负的发自内心的喜悦的表情。董老师,感谢您,祝您一切安好!

同全国大部分沿江城镇一样, 木洞也在建沿江大道。大道沿长江而建, 东西伸展, 约4米宽,拉得很长, 一眼看去, 视野辽阔, 无敌江景尽在眼底。可是很可惜, 不晓得哪个龟儿子地方官头脑发热, 竟在沿江大道外侧修建住房。这些住房有四、五层楼高, 建成后将完全挡住沿江大道的视野, 无任何江景可言。这是典型的祸镇毁民工程。

顺着沿江大道走了大约200米, 我们穿过一民居后院小巷到了木洞老街—-石堡街。木洞是水码头,全镇一条主街东西向沿长江拉通,主街西段叫石堡街(门牌上写成石宝街, 究竟是”石堡”或”石宝”需要考证, 个人记得小时候的门牌印的是”石堡街”)。进入石堡街后, 时光仿佛倒流了。街, 还是原来那条街; 房, 还是原来那些房, 但街与心中的记忆相比, 显得很小,且已完全衰落。房, 大部分还是原来的老样子, 但已破旧了,很多已成危房。值得一提的是许多旧屋还保留了风门。所谓风门, 或称堂门, 即在大门之外加装的一道对开门。这道门只有正门的一半, 约半人高。平时家里有人时开大门而关风门, 这样既保持了私密,  又能通风,  保有天然空调, 并能让燕子自由飞进飞出。因为许多人家堂屋里是有燕子窝的。想象一下, 夏日傍晚, 晚饭后, 泡上一付茶, 三五家人朋友, 坐在堂屋饭桌的条凳上, 边摆龙门阵边喝老阴茶, 边冲壳子边观江景, 燕子飞进飞出, 江风习习吹来, 多么详和舒适宁静的江边小镇,堂前燕飞百姓家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