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您和父亲一直都在军队和半军事化的铁路部门工作,光明磊落和耿直的性格却导致了恶运。

到大学没到一年的功夫,父亲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开除党籍、工资降四级。那天家里等父亲吃午饭直到下午两点多,父亲头发蓬乱、脸色灰白回到家,他一进家门对您说:我被开除党籍了。您毫不犹豫坚定地对父亲说:不用怕,咱们跟他们斗,找省委找中央申诉!这就是伟大母亲您说的话。虽然您的文化水平不高,但是没有人能比过您的思路,条理清晰和有说服力。您知道,父亲的话被断章取义了。从那时起,父亲的各种证明材料,一一由您整理出来;申诉材料,都出自于您的手。更可怕的是,在那个期间,右倾的甘肃省委错误地把这些右派分子送到河西,一个叫边夹沟的劳改农场去劳改,据说父亲也在名单之中。当时父亲正在患细菌性痢疾,您和校医院的刘大夫顶着巨大的压力,为父亲开据了病情诊断证明。有一个侥幸生存的人写过一篇《边夹沟纪实》,向世人展示了去边夹沟的人的悲惨命运,几乎没有几个人能够生还,包括师大的几个教授。如果当年父亲去了边夹沟劳改,我们家的整个历史要重新改写了。在后来几周的时间里中央发现了这个问题,叫停了这个罪恶的方案。1962年由中央组织部,甘肃省委和省委党校的三人调查组进驻师大,几个月的调查结果,推翻了加在父亲头上莫须有的罪名,恢复了父亲的党籍和职务,长达近两年的冤案结束了。

文革前夕父亲被调回到铁道部参加西南的三线建设,搬家一切就绪、免票也开好了,可恶的小人一封匿名诬告信递到省委,父亲的调动被叫停了。原本您可以带着我们先去北京的,可您决然留下来和父亲一起,不离不弃共患难直到文革结束。这一留下就是十多年,是您留下来挽救了我们这个笈笈可危的家。

文革十多年里,我们家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正值大串联的时候,您曾几小时向北京来串联的红卫兵诉说着父亲的冤情;您曾和我住在北京机械学院大教室里,睡在铺着草垫的地铺上,等待去国务院信访办递申诉;您为了证明父亲的清白去父亲的老家,天黑过河时骡子惊了您落入河中冲下去几十米,磕碰得到处是伤、全身湿透、受凉发高烧几天不退。父亲被打伤后为了保护和给父亲疗伤,您亲自送父亲去了北京。暴徒愚民们发出通缉父亲的全国通缉令,您顶着压力返回大学多次替父亲挨斗,挂着沉重的牌子,脖子上勒出了一道道深深的血痕,一步一跌地绕着整个大学被游街。一路上那些暴徒愚民们对您又推又打,您多次跌倒,坚强地再站起来,那天我跟在您后面边走边哭,鼓足了勇气大喊一声“不要打了!”我立即被十多个暴徒愚民围了起来,辱骂我狗崽子把我推了出去。回家时那些暴徒愚民们不允许我们扶您,那三十一级台阶的山梯您是一步一跪爬上来的,裤子磨破了,膝盖渗着血。后来才知道暴徒愚民们有计划要打死父亲,如果不是您在打砸抢的高峰阶段替父亲挨斗和保护他,我们可能也就没有父亲了。他们用各种手段不能摧毁您坚强的意志后,便卑鄙的威胁和利诱您与父亲离婚,以达到打垮父亲意志的目的,可您只有轻轻的一句话:他是好人!气得那些暴徒愚民发疯了,居然打得您遍体鳞伤,折磨您几天不让睡觉,罄竹难书啊!

您在点点滴滴中表达着对父亲纯朴真挚的爱,有着传统美德的道德底线。是您不离不弃坚定支持、安抚父亲,一次次救了父亲命,挽救了我们家,让我们家起死回生。同时含辛茹苦抚养我们。

看到您和父亲曾经的照片,瘦得一阵风都可以吹倒,您和父亲是多么的清廉啊。六十年代初,父亲千方百计给老教授们找来特供牛奶和黄豆,可我们家里从没有见过一瓶牛奶一粒黄豆。为了让我们六个孩子吃饱肚子,您挽起裤腿站在水沟里一盆盆地舀水浇地,种出玉米土豆胡萝卜给我们填饱肚子;您倾其所囊在所不惜买高价粮油,让我们一个个安然度过了那个艰苦的年月。

我们六个儿女始终沐浴在您的大爱之下。每年大年初一的早上,当我们醒来的时候,每人枕边总会摆放着一套干净衣服和鞋,这些都是您多少天熬夜纳鞋底,新旧搭配、大的改小的、手工缝制的。您端着糖水给我们说,喝一口糖水甜一年。我小的时候十分瘦弱,忘不了您给我补鱼肝油,时常特殊做一碗鸡蛋羹给我吃。文革期间,我不小心崴了脚,脚弓变了形不可内翻,走路一瘸一瘸的。您说女孩家不能是瘸子再难也要治好,看了西医骨科说要手术矫正,为此带我到北京西城有名的中医骨科去看,吴老中医用传统的捏骨疗法,八个月的时间终于治好了我的脚,让我受益终生。最小的妹妹自幼体弱常年生病住院,是您一次又一次把她从死神那里夺过来。

您的善良还体现在方方面面,父亲离家乡四十多年后回家探亲,当您得知父亲在老家的妹妹眼疾几近失明时,您找到最好的医生给她做手术让她重见光明;老家来的人您总是让他们满意而归;困难时期有几个大学生由于家庭困难要辍学,我记得的有河南的张大哥,新疆的贾大哥,还有一些不记得名字了,您知道后给与资助让他们完成学业。至今老庄上还传颂着您坐在炕头上日以继夜地为老乡看病的善举。

您从来不负人,刘大夫去世时,您带着我步行爬上华岭山,去公墓送了刘大夫最后一程,一路上您一直在诉说着他正义的为人,顶着压力救了我们全家有恩。人生最大的成长就是学会感恩,这就是您给我上的一堂人生感恩的教育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