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谊的小船 Friendship Is a Shop That Never Sinks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王虹

前几天与蔡衍泰医生和粱榕生医生夫妇欣喜地重逢,看到他们爽朗依然,笑容灿烂,根本不像年逾八旬的人。抚今追昔,感慨万千。

与蔡医生夫妇的友情始于20多年前。1995年,我刚刚渡过平生中最寒冷的冬天,而且是在这遥远的异国他乡,百感交集。非常迫切地写了一篇稿件“春天来了”给当时温尼泊唯一的一份简体字中文月刊报纸《缅省华报》。在文章中我很矫情地嘀咕:“去年的五月份,我正领着我的一大帮学生春游放风筝,而现在却在大西洋的另一端,站在乍暖还寒的风里,心中一篇茫然……”

从这篇非常幼稚的文章开始,我结识了华报的主编蔡医生。他当时在曼省做小儿科医生,业余时间和几位朋友坚持做华报。每个月一期一直坚持了20多年。蔡医生作为老华侨,专业人士,对新人的鼓励、尊重让我非常温暖,他待人接物的不卑不亢的气度令人折服,他办报的激情和坚持富于感染力。就这样,因着对他人格的敬佩,因着他博大的胸怀,也因着通过“华报”结识的读者朋友,我每期给华报写“枫林心语”约有五年多,即使我搬到了爱民屯,也坚持写稿,直到蔡医生退休,华报停刊。

报纸停了,友情依然。我们曾去过他们坐落在洛基山脉中的美丽家中做客;我也会不时收到他磅礴大气的诗作,我想我在坚持《枫华之声》的过程中,有很多是源于蔡医生的榜样。想想看,我们在人生中遇到了那么多的人,有多少人能在你的成长过程中留下影响?有多少能在20多年后仍充满重逢的期盼和喜悦?有多少能够虽然不见面却常常心怀感恩?有多少是不仅有感情,还能彼此鼓励更好地做人做事?何等令人珍惜的情谊!

办杂志的过程中,获得了很多友谊的小船,也有翻船的。我不知怎么想起了一位老朋友。他是我们《枫华之声》的作者,文笔很好。多年前,他因为不同意杂志刊登出的一篇文章的观点,激烈地指责我。我告诉他,你不同意你就来一篇呗,我们提供的是平台,文章不一定代表杂志的意见,更不是我们个人的想法,他依然激动,誓言从此罢笔,不再写稿。我无奈地说,不写就不写吧,反正我没稿费给你。但我心中有点遗憾,友谊的小船就这么翻了?然而不到一年,我就又收到了他的稿件。咦?翻了的小船又翻回来了!

望着蔡医生的笑容,听着他对枫华的鼓励,我想起他在15年前枫华之声创刊号上对杂志的期望:“我们愿意出版一份有深度、肯明辨是非,能发人深思的刊物;不愿意让她成为某党某派的传声筒、东拼西凑的大杂烩、或以赚钱为目的的商业海报。枫华盼能开辟一片园林,播送芬香、争鸣合唱;枫华盼能架设一道桥梁,跨越潮流、畅通思路;枫华盼能建筑一座平台,纵观天下,服务人群……”

回顾15年的历程,我们一直为着这个梦想努力。同时,我们也建造了很多小船,友谊的小船,小船渐行渐远,相信大多数不会翻船,因为这一路我们曾一起走过……

 

第8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