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声入梦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简介:周善铸,藉贯上海,2006年移居加拿大,在上海和蒙特利尔两地轮流居住

关于音乐,我是门外汉,嗓门很大,但五音不全。不过我的确喜欢音乐,也喜欢唱歌,独唱即使不吓死人,至少也会把人吓跑,所以只能参加自娱自乐的合唱。每当与大众一起唱的时候,我就会放开喉咙尽情发挥,反正是求得一时的兴奋和快乐,管它是不是“滥竽充数”,是不是“害群之马”。

 

记得我最起劲,最快活,收获也最丰富的大声唱歌经历是在30年前的巴黎。那时,我作为中国科学院派赴法国国家科研中心开展交流合作的访问学者,居住在巴黎西南郊的奧爾塞科學城裡。那时,大陆的改革开放刚刚开始,公派出国的人员,不管是否成家,都是单骑匹马出去拼搏的。我们這些长期過慣了集體生活的大陸人,初来乍到以自由浪漫著称的巴黎,一時還不能完全適應沒有組織管束的異鄉生活,再加上单身蜗居的孤独和客居异乡的寂寞,使得我们这些远离祖国亲人的学生和学者,不论男女老少,不论籍贯何处,相互间都感到异常的亲切和友爱,于是,每逢周末,大家就相约在一起做饭吃饭,图个热闹、温馨和快活。

與中國留學生居住的公寓相比,我居住的科学中心招待所屋宇寬敞、庭院开阔,而我又比大家年長許多,每个周末的聚會就自然而然地落在了我的住所。别小看了这帮年轻的讀書人,其中不乏烹調高手,乐于大顯神通地露一手家鄉特色,使得聚餐的菜餚丰富多彩、美味可口,吸引愈来愈多的人参加。每到周末,招待所里欢声笑语熱鬧非凡,引得同住一栋楼的其他国家的访问学者,也纷纷申请加入。

 

后来,几位学农的学生在招待所的院子里发现了野韭菜。韭菜素来是包饺子的最佳材料,可在那时的欧洲,很难見到韭菜,雖然偶爾在華人商店裡覓得蹤影,但因為是從中國或泰國輾轉運過來,常常是又老又不新鮮,還貴得惊人,现在能够就地取材,既新鲜又美味还不花钱。野韭菜的出現,大大豐富了我們聚餐沙龙的活動內容,于是,每个周末的聚宴,就以包饺子为主,形成了很強的凝聚力,有的留学生还带了外国朋友和同学前来尝鲜。經巴黎華文媒體報道後,“野韭菜”一時成了奧爾塞的名牌土特產,甚至吸引了中國駐法大使館和巴黎的中餐館也驅車前來採摘。奥尔赛城有个“饺子会”或“饺子沙龙”的讯息,从此名扬巴黎华人界。

 

我们听音乐, 我们歌唱。整个夜晚,餐厅里总飘荡着中华歌曲,经常聆听的有《祖國頌》、《畢業歌》、《黃河大合唱》、《春江花月夜》、《十五的月亮》等等,也总少不了百聽不厭的邓丽君歌曲。凡是歌词中有祖国、故乡和母亲字眼的歌曲总是特别受到钟爱,象《我的祖国》,《媽媽給我一個吻》,《故乡情》,《故乡的云》,《儿行千里母担忧》等等,总是巡回播放,百唱不厌。酒足饭饱之后,年轻人情不自禁地会跟着音响播放的旋律轻轻哼唱起来,一个,二个,三个,四个….,和唱的人愈来愈多,声音也愈来愈响亮,在飘飞的音符中,让痛苦沉淀,让快乐飞扬! 无论是优美动听的民歌民乐,还是威武雄壮的军乐军歌,无论是高亢激昂或是哀婉低沉,都给远离祖国亲人的海外学子以振奋、鼓舞与力量。

 

在众人离去之后,我余兴未尽,一个人躺在床上,让录音磁带(后来是MP3)继续播放,独自沉浸在久听不厌的旋律中,感受其中强大的情感力量,让美妙的歌声轻轻伴我入梦乡。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养成了听歌入睡的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30年来从未停止过,因而,也从来没有失眠过。

 

時光如白駒過隙,倏忽30年過去了,巴黎郊外奥尔塞和年轻人一起度过的岁月,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段之一,往事并不如烟,现在每每忆及,仍然激动不能自己,成了无限温馨美好的回憶。

 

今天,我们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历史进程中,仍然需要这些歌曲来获取力量,鼓舞精神,籍它激昂的旋律、铿锵的节奏来鼓舞并集聚全体中国人民和全球炎黄子孙的意志去奋斗、去创造,去实现伟大复兴的梦想!

 

第8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