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陆陆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所以,安意如才道这三百多首的诗不过是前生无邪的记忆。或许吧,纯洁无瑕的诗歌里写满了无法直接说道的才子佳人的故事。高中的语文课本上只要是跟诗词扯上关系的总是要背诵,还不太理解诗词歌赋所表达的感情变强逼着自己去背诵了。毕竟古语有言,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

 

然而,我一直都不太懂《诗经》。我无法理解那诗三百中间或存在的弃妇诗思妇诗,至今也只记得“关关雉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才子佳人情窦初开时的懵懵懂懂总是美好的。因而我也一直认为“生死挈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那是三百多首思无邪般的诗里才会出现的动人结局。以诗寄情,至纯至善,哀而不伤,怒而不怨,简单而质朴的语言和旋律,历经千年的洗礼,却依旧有着洗涤心灵的力量。

 

再后来,读了沈从文写给张兆和的一段话,才意识到情感上的无邪是多么的珍贵。“我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淡而朴素的句子里却又蕴含了深深的爱意,就如那百年陈酿,香醇如幽兰。

 

我想,人这一生总会遇到那么几个志同道合的好友,不为名与利,求得是一份无瑕的感情和思想上的无邪纯真。思想上的净化是一次刻舟求剑的旅途,找不回失落的美好感情,却至少拥有了虔诚铭刻的无邪纯真。

 

思无邪,思无邪,却是只有《诗经》才有的。

 

作者简介

陆陆:曼大,大二学生。对中国文学和诗词有独到见解。

 

第8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