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黑火

纷纷扰扰的温尼泊市选于去年十月份尘埃落定。曼省选民又要经历声势更浩大定于今年十月份的联邦大选,以及为之让路而改期于明年四月份的省选。联邦大选的各政党侧重于涉外政策和高屋建瓴式的施政方针,比如外交、国防、移民和难民、经济趋势、环境变化、海洋资源等。相比较而言,参加省选的政党更关注于普通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比如教育、医疗、交通、财政、税负等。今天他们的竞选口号可能就是明天改变我们日常生活的政策条例。

曼省议会成立于1870年,是西北地区的第一个自治省政府,到现在已经经历了37次议会选举。一百多年来省内政党合纵连横拆分重组,形成了左右曼省政局的三大党派:新民主党(NDP)、进步保守党(PC)和自由党(Liberal)。由于加拿大宽松平和的社会环境和成熟的民主体制,三大政党都趋向于中间立场。曼省新民主党是温和的左翼党派,政治立场近中偏左。它是联邦新民主党的分支机构。新民主党主张在现行的议会政治框架下改善社会公平,希望政府干预经济和社会事务,力主缩小贫富差距,保护劳工权利,通过加税来提供福利维护弱势群体利益。曼省进步保守党是曼省唯一的右翼政党,政治立场近中偏右。它和哈珀(Stephen Harper)领导的联邦保守党是两个政治理念相近,组织关系互不隶属的独立政治团体。进步保守党的意识形态属于古典自由主义,追求个人权利,希望减少政府干预,倾向于低税、小政府。支持者包括商界人士,中产阶层和宗教团体。曼省自由党奉行中间路线,主张接受社会现状,不支持政治变革。它的历史可追溯到建省初期1870年,在早期的21次选举中赢得11次,但在1958年的议会选举中失去执政地位后便一蹶不振。

曼省议会共有57个席位。占据多数席位的政党上台执政,其党魁自动当选为曼省省长。目前执政的是新民主党,它在上次2011年大选中赢得37个席位,党魁塞林格(Greg Selinger)担任省长。进步保守党赢得19个席位,成为议会反对党。自由党赢得了议会中的一个席位。自1958年以来的三国演义中,自由党一直扮演陪太子读书的角色。进步保守党和新民主党则是两雄相争平分秋色,在其后的16次选举中各自赢了八次,但是没有一个政党能够连续执政超过四届。如今新民主党已赢得自1999年以来的四次省选,2016年省选恰好是检验 “四年魔咒”能否继续应验的时机。

政党是以执政为目标的政治团体。每个政党都希望成为执政党,进而希望长期执政。随着执政时间推移,执政党会因为执政地位的稳固而不思进取,闭门造车,导致推出一些自以为是的政策挫伤支持者的信心。在执政党组织内部,特别是领导集团内部会因政治见解分歧、权力利益分配而引发派系斗争,损害政党的整体竞争力。已经连续执政16年的新民主党也不可避免受到这些“政党病”的困扰。比如,新民主党政府在2013年七月份将省销售税率从7%调高到8%,导致全省居民怨声载道,新民主党政府民意支持率随即大幅下滑。在2011年大选中它获得52%的支持率,但2013年的民意调查显示新民主党的支持率在九月份滑落到36%,在十二月份又掉落到29%;而进步保守的支持率在九月份上升到41%,在十二月份又升到51%。另外,在去年十月份的温尼泊市长选举中也可以略见端倪。虽然市选应该不带党派色彩,但强势参选人朱迪(Judy Wasylycia-Leis)的新民主党背景很难让人忽略。她从1986至1988担任曼省新民主党政府的内阁部长,从1997至2010当选新民主党的国会议员。可是在市长选举中,这位老牌政治家却以5.8万张选票惨败给初涉政坛即赢得11.1万张选票的年轻人鲍曼(Brian Bowman)。朱迪失利原因中“代党受过”占了多大的比重,这应该是新民主党在2016年大选前要好好研究的课题。

常言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句话套用在曼省新民主党省长塞林格(Greg Selinger)身上颇为贴切。在2015年三月份的民意调查中,塞林格被评为全加拿大最不受欢迎的省长,63%的曼省居民不认同他的工作。雪上加霜的是他的领导能力又受到了党内挑战。2014年十一月份五名资深内阁部长同时辞职,包括财政、市政、工商、司法和卫生部长。他们指责省长只重权势,独断专行,不纳谏言,强加销售税降低了党的声誉,导致了人心向背的变化。在2015年三月份举行的新民主党党魁选举中,塞林格虽然以33票 (2.2%) 微弱优势勉强保住了党魁和省长职位,但2016年大选并没有给他留下多少时间来整合党内四分五裂的局面。

无独有偶,类似的政治事件在卑诗省(British Colombia)也发生过。2011年,卑诗省政府因为出台统一销售税(HST)政策导致执政党支持度跌至24%, 省长金宝尔(Gordon Campbell)的支持率也跌至9%,成为全加拿大民望最低的省长。十一月份,他引咎辞去党魁和省长职务。新任省长迅速废除新税制来安抚支持者,以新形象带领自由党赢得2013年省选,获得了继续执政的资格。这个前车之鉴频频被曼省新民主党提起,可是由于塞林格的毫不退让,执政党失去了修正错误改善形象的机会。 “涨税”事件将成为新民主党的“负资产”,并会持续发酵直至2016年大选。

面对内忧外患交困之下老对手,进步保守党一方面不失时机地继续打击对手的声望。它指责执政党违背在2015年前取消老年人教育物业税的承诺,进一步做实执政党不遵守竞选诺言的形象。另一方面,进步保守党虎视眈眈地盯着2016年大选开始谋篇布局。仔细分析2011年大选,虽然进步保守党只赢得19个席位,比新民主党少了18个席位,但两党所获得的绝对选票数目相差不大。新民主党赢得46.2%的选票,而进步保守党赢得了43.7%的选票。比如在St. Norbert选区,新民主党以仅比进步保守党多31票(0.36%)的微弱优势获胜。在2011年大选中,女性居民是新民主党的稳固票仓,但是销售税的增加尤其激怒了这些坚定支持者。今年在华人聚集的几个选区都有华人/华裔宣布参加进步保守党的党内提名竞选,比如St. Norbert区的张学勇,Fort Richmond区的李博文,Southdale区的黄锦彬(George Wong),这犹如吹响了集结号,将吸引一大批华人新选票涌向进步保守党。因此在2016年大选中,随着基本票源的转移和新票源的加入,鹿死谁手则更加难以判断。

目前大约有150多万华人生活在加拿大,约占人口总数的4.3%,是加国最大的少数族裔群体。虽然在曼省居住的华人超过2万,但是由于以往华人的投票率不高,曼省各政党一直不重视华人的政治力量。这个局面源于多种因素:比如一部分早期华人经济地位不高,无力顾及投票;一些华人因为语言障碍,不了解候选人的背景和政见而放弃投票;还有一些华人不熟悉加拿大选举制度,缺乏选举信息而妨碍了他们的投票热情。近十几年来,随着加拿大移民对中国大陆居民开放,一大批新移民改变了加国华人社会的结构成分。这些移民普遍文化层次较高,在生活稳定事业有成之后,他们的心态也由落叶归根转变为落地生根,开始投入时间和精力来谋取自身的政治权益。

随着华人社区政治意识的增强和参政条件的成熟,华人参政议政在2016年曼省议会选举中有了突破性的飞跃。越来越多的华人开始关注和参与这次大选。中文媒体宣传报道,微信电邮联络呼吁,华人社团动员助选,华人义工捐款催票,更有精英出面参选迈出了进军政坛的第一步。随着大选宣传的层层推进,华人参政议政的局面会越来越精彩。相信越来越多的华人会在这次选举实践中认识到这个道理:如果我们在乎我们的学校教育,在乎我们的健康保障,在乎我们的社区发展,我们就要做政策的参与者,而不是任由别人来决策。2016年省选注定会成为曼省华人参政议政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

作者简介:工程师,居住在温尼泊

黑火

纷纷扰扰的温尼泊市选于去年十月份尘埃落定。曼省选民又要经历声势更浩大定于今年十月份的联邦大选,以及为之让路而改期于明年四月份的省选。联邦大选的各政党侧重于涉外政策和高屋建瓴式的施政方针,比如外交、国防、移民和难民、经济趋势、环境变化、海洋资源等。相比较而言,参加省选的政党更关注于普通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比如教育、医疗、交通、财政、税负等。今天他们的竞选口号可能就是明天改变我们日常生活的政策条例。

曼省议会成立于1870年,是西北地区的第一个自治省政府,到现在已经经历了37次议会选举。一百多年来省内政党合纵连横拆分重组,形成了左右曼省政局的三大党派:新民主党(NDP)、进步保守党(PC)和自由党(Liberal)。由于加拿大宽松平和的社会环境和成熟的民主体制,三大政党都趋向于中间立场。曼省新民主党是温和的左翼党派,政治立场近中偏左。它是联邦新民主党的分支机构。新民主党主张在现行的议会政治框架下改善社会公平,希望政府干预经济和社会事务,力主缩小贫富差距,保护劳工权利,通过加税来提供福利维护弱势群体利益。曼省进步保守党是曼省唯一的右翼政党,政治立场近中偏右。它和哈珀(Stephen Harper)领导的联邦保守党是两个政治理念相近,组织关系互不隶属的独立政治团体。进步保守党的意识形态属于古典自由主义,追求个人权利,希望减少政府干预,倾向于低税、小政府。支持者包括商界人士,中产阶层和宗教团体。曼省自由党奉行中间路线,主张接受社会现状,不支持政治变革。它的历史可追溯到建省初期1870年,在早期的21次选举中赢得11次,但在1958年的议会选举中失去执政地位后便一蹶不振。

曼省议会共有57个席位。占据多数席位的政党上台执政,其党魁自动当选为曼省省长。目前执政的是新民主党,它在上次2011年大选中赢得37个席位,党魁塞林格(Greg Selinger)担任省长。进步保守党赢得19个席位,成为议会反对党。自由党赢得了议会中的一个席位。自1958年以来的三国演义中,自由党一直扮演陪太子读书的角色。进步保守党和新民主党则是两雄相争平分秋色,在其后的16次选举中各自赢了八次,但是没有一个政党能够连续执政超过四届。如今新民主党已赢得自1999年以来的四次省选,2016年省选恰好是检验 “四年魔咒”能否继续应验的时机。

政党是以执政为目标的政治团体。每个政党都希望成为执政党,进而希望长期执政。随着执政时间推移,执政党会因为执政地位的稳固而不思进取,闭门造车,导致推出一些自以为是的政策挫伤支持者的信心。在执政党组织内部,特别是领导集团内部会因政治见解分歧、权力利益分配而引发派系斗争,损害政党的整体竞争力。已经连续执政16年的新民主党也不可避免受到这些“政党病”的困扰。比如,新民主党政府在2013年七月份将省销售税率从7%调高到8%,导致全省居民怨声载道,新民主党政府民意支持率随即大幅下滑。在2011年大选中它获得52%的支持率,但2013年的民意调查显示新民主党的支持率在九月份滑落到36%,在十二月份又掉落到29%;而进步保守的支持率在九月份上升到41%,在十二月份又升到51%。另外,在去年十月份的温尼泊市长选举中也可以略见端倪。虽然市选应该不带党派色彩,但强势参选人朱迪(Judy Wasylycia-Leis)的新民主党背景很难让人忽略。她从1986至1988担任曼省新民主党政府的内阁部长,从1997至2010当选新民主党的国会议员。可是在市长选举中,这位老牌政治家却以5.8万张选票惨败给初涉政坛即赢得11.1万张选票的年轻人鲍曼(Brian Bowman)。朱迪失利原因中“代党受过”占了多大的比重,这应该是新民主党在2016年大选前要好好研究的课题。

常言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句话套用在曼省新民主党省长塞林格(Greg Selinger)身上颇为贴切。在2015年三月份的民意调查中,塞林格被评为全加拿大最不受欢迎的省长,63%的曼省居民不认同他的工作。雪上加霜的是他的领导能力又受到了党内挑战。2014年十一月份五名资深内阁部长同时辞职,包括财政、市政、工商、司法和卫生部长。他们指责省长只重权势,独断专行,不纳谏言,强加销售税降低了党的声誉,导致了人心向背的变化。在2015年三月份举行的新民主党党魁选举中,塞林格虽然以33票 (2.2%) 微弱优势勉强保住了党魁和省长职位,但2016年大选并没有给他留下多少时间来整合党内四分五裂的局面。

无独有偶,类似的政治事件在卑诗省(British Colombia)也发生过。2011年,卑诗省政府因为出台统一销售税(HST)政策导致执政党支持度跌至24%, 省长金宝尔(Gordon Campbell)的支持率也跌至9%,成为全加拿大民望最低的省长。十一月份,他引咎辞去党魁和省长职务。新任省长迅速废除新税制来安抚支持者,以新形象带领自由党赢得2013年省选,获得了继续执政的资格。这个前车之鉴频频被曼省新民主党提起,可是由于塞林格的毫不退让,执政党失去了修正错误改善形象的机会。 “涨税”事件将成为新民主党的“负资产”,并会持续发酵直至2016年大选。

面对内忧外患交困之下老对手,进步保守党一方面不失时机地继续打击对手的声望。它指责执政党违背在2015年前取消老年人教育物业税的承诺,进一步做实执政党不遵守竞选诺言的形象。另一方面,进步保守党虎视眈眈地盯着2016年大选开始谋篇布局。仔细分析2011年大选,虽然进步保守党只赢得19个席位,比新民主党少了18个席位,但两党所获得的绝对选票数目相差不大。新民主党赢得46.2%的选票,而进步保守党赢得了43.7%的选票。比如在St. Norbert选区,新民主党以仅比进步保守党多31票(0.36%)的微弱优势获胜。在2011年大选中,女性居民是新民主党的稳固票仓,但是销售税的增加尤其激怒了这些坚定支持者。今年在华人聚集的几个选区都有华人/华裔宣布参加进步保守党的党内提名竞选,比如St. Norbert区的张学勇,Fort Richmond区的李博文,Southdale区的黄锦彬(George Wong),这犹如吹响了集结号,将吸引一大批华人新选票涌向进步保守党。因此在2016年大选中,随着基本票源的转移和新票源的加入,鹿死谁手则更加难以判断。

目前大约有150多万华人生活在加拿大,约占人口总数的4.3%,是加国最大的少数族裔群体。虽然在曼省居住的华人超过2万,但是由于以往华人的投票率不高,曼省各政党一直不重视华人的政治力量。这个局面源于多种因素:比如一部分早期华人经济地位不高,无力顾及投票;一些华人因为语言障碍,不了解候选人的背景和政见而放弃投票;还有一些华人不熟悉加拿大选举制度,缺乏选举信息而妨碍了他们的投票热情。近十几年来,随着加拿大移民对中国大陆居民开放,一大批新移民改变了加国华人社会的结构成分。这些移民普遍文化层次较高,在生活稳定事业有成之后,他们的心态也由落叶归根转变为落地生根,开始投入时间和精力来谋取自身的政治权益。

随着华人社区政治意识的增强和参政条件的成熟,华人参政议政在2016年曼省议会选举中有了突破性的飞跃。越来越多的华人开始关注和参与这次大选。中文媒体宣传报道,微信电邮联络呼吁,华人社团动员助选,华人义工捐款催票,更有精英出面参选迈出了进军政坛的第一步。随着大选宣传的层层推进,华人参政议政的局面会越来越精彩。相信越来越多的华人会在这次选举实践中认识到这个道理:如果我们在乎我们的学校教育,在乎我们的健康保障,在乎我们的社区发展,我们就要做政策的参与者,而不是任由别人来决策。2016年省选注定会成为曼省华人参政议政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

作者简介:工程师,居住在温尼泊

 

第8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