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费城

草木芳菲的三月天,几场春雨过后,院前的梧桐树便开始暗自孕青了。掐一片嫩芽,靠近舌尖一尝,那味道竟是涩的。我苦着脸抬头张望,但却惊喜地发现,梧桐树不知何时已生出几簇淡紫色花苞。没曾想,春寒初退,气温乍一回暖,这棵院子里的梧桐树,已悄悄酝酿起花期。
哦,又是梧桐花开的季节。每到这个时候,我总会想起那段关于梧桐树的往事。
那时,老家的院前载有一棵梧桐树,枝繁叶茂,树身高过房檐。每到四月桐花盛开的时节,满树的桐花便挂满枝头,远远望去,犹如燃烧的紫色云霞,仿佛要把整个院子点燃。每当有风吹过,满树的桐花缤纷零落,铺天盖地一般降满整个场院。那时候,我和几个伙伴成天在桐树下疯跑,追逐着院子里的落花,衣裳上、头发间满是桐花的香味和花屑。桐花的清香远近可闻,引来许多蜜蜂和蝴蝶,在院子周围追逐、忙碌。
年年如此。院子里的这棵梧桐树长势也愈发葱茏,伸展的枝桠一度伸出院墙。而肥厚的桐树叶子,层层叠叠覆盖着,伞盖一般阻挡了房舍的采光。氲气湿重的时候,便时常招来许多不知名的小虫在院子里筑巢安家。没几日,原本干燥洁净的场院,便留下许多虫子的秽物。全家人很为此大伤脑筋,想出许多办法,结果还是没能把虫子驱除。后来,父亲终于忍无可忍,不得不动用了武力,强行把过于繁盛的枝桠砍掉,以防止虫子爬进屋子,咬坏家具。
梧桐树因此遭了几次重创,加上一家人忙于生活日常,对于梧桐树更是疏于培护。不出数月,原本枝繁叶茂的梧桐树,已有大半树干枯萎,每天都会落下许多的黄叶。到了后来,家中重新修葺老屋,并在旁边新建一间平顶房,这棵梧桐树原先占据的地盘因此影响了宅地基的开挖和砖瓦的运输。父亲思量再三,最终决定把这棵倒霉的梧桐树砍掉。
那是一个放学的午后,我背着书包刚跨进院门,就看见高大的梧桐树在阵阵锯木声中轰然倒地。转瞬,又被大人们用刀斧齿锯截断成一堆用来生火煮饭的柴垛,被整齐码放在距离院墙不远的空地上。
此后,院子旁边腾出了一小块空地,原先高过瓦檐的梧桐树从此就没有了,只剩下一截树桩闲置在角落里。原先浓荫掩映的场院,一下子变得空荡荡的。自然到了桐花绽放的时节,我们再也看不到那满树迎风吐香的桐花了。一晃好多年过去,我们的生活也被忙碌填满,而关于桐花的记忆也慢慢变淡,到后来,到梧桐树开花的时节,也很少会想起。桐花,终于从我们的记忆里淡去……
直到我离家外出求学多年以后,重新回到家中。我这才惊喜的发现,原来这棵被砍掉的树并没有因此死去。在静默的时间里,它那被砍掉的树根依然活着。它就在人们熟视无睹的眼前,那个被遗忘的角落里,努力吸允着养分,暗暗积蓄着力量,在残砖断瓦堆里萌芽抽枝,顽强生长。期待有朝一日冲破层层砖瓦的覆盖,重新站立成一棵新的树。
我对梧桐树顽强的生命力所折服,更增添了几分敬意,它甘于寂寞,蓄势待发、隐忍不屈的精神令我为之动容。
我拨开沉积的杂草和覆盖的砖石,给这棵梧桐树的生长让出一片空地。我甚至还在一个清晨搬来砖块,在梧桐树的周围砌一道围铺,我相信它会一自这样安定、细致地生长,直到长成一棵开满花的树。
经过几年的悉心栽培,这棵梧桐树长势良好,枝叶愈发的繁茂,伸展的枝干已经越过了院墙。树冠如伞,在院前高高擎起。我感到欣喜,我的梧桐树已经不再是一棵树苗,而是一棵真正的梧桐树了。
春寒散尽的时候,我又回到家中。站在院前,我甚至惊喜地发现,梧桐树已经悄悄孕出了一簇簇花苞。在和煦的风中,梧桐树正摇曳着满树枝叶和花苞,窈窕女子般在风中曼妙起舞。
又一个清晨。趁着晨露尚未散尽,我起了个大早,站在树下张望。我看一树桐花在晨风轻摇,擎起的花朵如一只只玲珑的小喇叭,召唤着我。
我在院子里走个来回,细致打量一朵朵桐花。我发现,原来花心是润的,有蜜。我小心地摘一朵放在嘴边一吸,丝丝的涩,隐约中却透出一股甘甜。原来,梧桐花和梧桐树的滋味竟是一样的。

作者简介:
  费城,原名韦联成,壮族,青年诗人。广西作协会员。现为媒体记者。

 

第7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