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官場的「官不聊生」現象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米圖

 

镜报编者按:當前,一些官員所謂的「官不聊生」,一方面說明了自八項規定出台以來,反「四風」的成效開始逐步顯現;另一方面也意味着,中央過去對官員的監督和約束太過寬鬆,使一些官員把濫用公權力謀私當作是家常便飯。現在只有當官員的職業風險足夠大,他們的從政謹慎度足夠強,民眾的幸福感才會有保障,腐敗行為也才能得到有效的遏制,這對官員本身也是最好的愛護。

 

春節過後,中國內地媒體紛紛報道普通民眾「春節最難忘的事」,其中採訪的一位「官員親戚」孫先生吐露的真言,引來廣泛關注。孫先生的家裡經濟條件不太好,而他姐姐年輕時嫁給了一個「幹部子弟」,如今老公在一個城市裡當官員。宋先生說:「每年春節,姐姐家門庭熱鬧,大家送的羊肉煙酒擺了一地。今年去她家裡送禮的人少了不少,聽姐姐說是今年管得緊。我到她家裡時,以往堆年貨的雜物間幾乎是空的。」

今年春節,正值中央反腐力度加大,中南海各種禁令讓官員卻步,用公款請客送禮現象大幅減少。但民間闔家團聚,喜氣洋洋,歡慶氣氛熱烈。春節官員門庭不再若市,是中央從嚴整頓吏治的成果之一。北京從2013年開始的治吏,戳中公務員痛點的同時,也撩動一些公務員的「癢點」。有調查顯示,部份公務員甚至開始考慮離職轉型。有觀點甚至指出,這或將引發新一輪公務員辭職潮。對此,分析人士指,「為官不易」是廉明高效政府的特徵,只有「官不聊生」才能帶來民本思想的回歸。中國當前,還遠沒有到「官不聊生」的地步,僅僅是苗頭而已。

中央連發15道禁令約束公務員

自中央「八項規定」以來,無論是領導幹部,還是普通公務員,各種約束黨政機關工作人員的紅頭文件像雪片一樣飛來。與此同時,中央左手反腐,右手整風,政府官員的灰色利益空間被大大壓縮。中國內地官員雖有怨言,但民眾反應正面,他們也只能跟着潮流走,大多不敢頂風作案。

2012年12月4日,「八項規定」打響了鐵腕吏治的第一槍。隨後,規定更加細化的「六項禁令」出台,土特產、禮品禮金、有價證券、商業預付卡等都被禁止。同一時期,習近平有關「厲行節約、反對浪費」的指示,以及中央軍委的「禁酒令」,可以說是為這一年多來的吏治定調。

在2013年全國「兩會」的記者見面會上,李克強「約法三章」:政府性樓堂館所一律不得新建,財政供養人員和「三公」經費只減不增。4月,政治局作出決定,要糾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享樂主義和奢靡主義的「四風」。

接下來,中紀委隆重登場,緊箍咒一個接一個,目不暇接。5月,中紀委要求紀檢人員限期之內自行清退各種名目的會員卡。9月,中紀委要求堅決剎住中秋國慶期間公款送禮等不正之風。10月,中紀委發通知要求嚴禁公款購買印製寄送賀年卡。11月,中紀委再發通知,嚴禁元旦春節期間公款購買贈送煙花爆竹等年貨節禮。

到了12月,中辦和國辦「發飆」,明顯看出越管越嚴、越管越細的跡象。「兩辦」先後印發《關於黨政機關停止新建樓堂館所和清理辦公用房的通知》、《黨政機關國內公務接待管理規定》、《關於黨員幹部帶頭推動殯葬改革的意見》、《關於務實節儉做好元旦春節期間有關工作的通知》,以及《關於領導幹部帶頭在公共場所禁煙有關事項的通知》。

中組部在12月也沒閑着,出台了地方政績考核的新指標和領導幹部如實報告個人事項工作的通知。前者,欠下一屁股債沒那麼容易走了;後者,若不實填報或瞞報,仕途基本沒戲。

在2013年,還有一個規格置頂的條例,即由中共中央和國務院印發的《黨政機關厲行節約反對浪費條例》,將「運動」變成制度和法律規範。而最新的緊箍咒則是財政部近日印發的《中央和國家機關差旅費管理辦法》。

中紀委 「打老虎」高潮迭起

在整治吏風的緊箍咒越念越厲之時,過去一年中紀委掀起的反腐高潮,讓貪腐官員人人自危。王岐山執掌中紀委後,誓言既要「拍蒼蠅」,也要「打老虎」。一年以後,中紀委端出了一份成績單:共有16位省部級高官涉嫌嚴重違紀被查處。

據媒體統計,自從2012年11月中共召開十八大以來,截至2013年底, 13個月內16名省部級官員「落馬」,近2萬名公職人員被處理。其中包括四川省委原副書記李春城、四川省原副省長郭永祥、內蒙古自治區統戰部原部長王素毅、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劉鐵男等。與此同時,全國各地也相繼查處了一批涉嫌違法違規的地廳級、縣處級幹部。例如,中共十八大以來,廣東查處地廳級幹部29人,縣處級幹部242人;江蘇省檢察機關查辦縣處級以上領導幹部147人。

這份成績單顯示出當前中共高層和中央政府嚴懲腐敗的決心。與過去相比,新一屆領導集體的反腐思路已經有所轉變,不再柔性強調「預防為主」,而是更為嚴厲地突出「主動出擊」,「嚴懲查辦」。在此思路下,中央大員開始了密集的巡視工作,不要小看巡視,很多大案的線索都是從巡視中發現的。據中紀委公布的資料,2013年第一輪巡視結束後,10個巡視組整理出了「問題清單」。截至目前,中央紀委已對貴州省委原常委、遵義市委原書記廖少華,湖北省原副省長郭有明,湖北省政協原副主席陳柏槐,江西省人大原副主任陳安眾,湖南省政協原副主席童名謙,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原副總經理戴春寧等6人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立案調查。這6人中,除戴春寧之外,其他5人均為省部級官員。

在中央高調反腐的同時,網絡反腐,中國民間的一把「利器」也在越來越多的發揮作用。陝西「表哥」、廣州「房叔」、重慶「雷人」等一批地方腐敗官員因網絡舉報落馬。十八大之後,隨着習總書記和中央紀委對腐敗零容忍的打擊開展,中國民間網絡反腐多處開花,僅一個多月之內,就有十多名被查的高級官員大多數因網絡實名舉報而紛紛下馬。業內人士分析指,網絡給反腐帶來的一個變化是:以前少為外界知曉的反腐案件,現在很難再暗渡陳倉,一個證據確鑿的舉報在網上公布後,洶湧的民意會不斷擠壓紀檢部門的迴旋空間,對其形成壓力。另外,實名舉報還會把被舉報人置於一種受監督的境地,使其起報復之意時有所顧忌。

在反腐的眼睛無處不在之時,不少官員都發出了當官是「高危行業」的感慨。

官員「生活品質」大打折扣

左手反腐,右手整風,讓中國公務員的「生活品質」大打折扣。近日,就有內地媒體就「中央禁令對公務員影響」,在中國東部、中部、西部三個地區的北京、黑龍江、江蘇、福建、陝西等省份隨機抽取了100位公務員進行調查。調查結果顯示,全部受訪者都表示中央禁令對其影響很大,主要表現在之前可以收到一些購物卡、煙酒之類的禮品,2013年後卻沒有收到任何禮品的受訪者佔到了79%。有93位受訪者還表示「公務員不好當」。

在「灰色收入」減少的同時,資料顯示,公務員薪酬正在逐年下降:一是公務員薪酬在全部19個行業中的排名從2008年的第8位降到2011年的第12位。二是2003年中國公務員工資相當於城鎮職工平均工資的1.1倍,2011年下降到1.01倍。

有媒體稱,伴隨中央禁令的發布,公務員系統內開始叫「苦」的聲音也日漸高漲。自2013年12月以來,公務員系統因「灰色利益」被觸動、收入上升空間不大,中央問責力度加強,甚至有部份公務員對媒體表示,這將引發新一輪公務員辭職潮。

當官不易將成為常態

治吏果真會帶來公務員的辭職潮嗎?一位資深公務員這樣認為,中央要嚴整吏治,壓縮三公,甚至取消一些公務車輛,這些所謂的壓力實際上對普通公務員損害很小,對政府部門大部份副職官員及一般性的科級幹部威脅也不大。而傷害最嚴重的就是政府機關各部門的頭頭腦腦。原來已經習慣了的一些特權便利,現在可能都沒有了。原來一些灰色收入,甚至一些「人情往來」現在也少了。如果說辭職,這些政府機關各部門的頭頭腦腦辭職的可能性最大,但能夠「熬」到現有位置的哪個又會輕言放棄?

許多網友認為公務員未必真有跳槽的行動,這不過是「叫苦賣乖的托詞」。有網友說:「說起公務員跳槽的事,那真是說說而已,君不見年年千軍萬馬考公務員的隊伍?事業編制都很難進入,何況公務員。」還有網友認為,公務員「跳槽」好比「大浪淘沙」般的淨化和篩選,淘去了為高福利、厚待遇而入仕的人,留下的人才能做好官,才能在為官時與民生有大作為。

從2013年中央連發禁令來看,當官不易將會成為一種常態。對於公務員群體大呼「公務員不好當」,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表示,中國正處在社會轉型期,限制官員的特權是一必然行為。頻繁的禁令下,有助於社會從官本位到民本位轉變,公務員不好當也是應該的。他認為,所謂的做官應當是真正地做人民的公僕,應該受到全方位的監督,所以做官會越來越難。所謂「官不聊生」對於許多發達國家和地區都適用。也就是說,官員會受到來自中紀委、反貪部門、媒體以及民眾越來越多的、全方位的監督和壓力,也就不能和過去一樣了。

例如德國就是一個「官不聊生」的國家,要想當官,首先你的權利是有限的,第二,你的手不能伸到人民腰包,只要一伸出來必被抓。德國聯邦銀行一行長到奧地利休假,旅館老闆為討好他,為他提供免費住宿。遺憾的是,行長免費住宿的事被記者知道後,予以公開報道。他為此不得不辭掉央行行長的職務。

在美國當官也是十分不容易的。美國對政界的受賄行賄查得非常嚴格,一旦查證屬實,後果非常嚴重。美國有一項規定,總統可以接受法律規定範圍內的「外國禮品」,但不是總統個人財產,而是公共財產。在總統離任後,據說可以挑選一件不值錢的禮品,作為個人留念。地方官員依地方法律規定,通常不得接受禮品,更別說錢財。美國紐海文市就規定,在外公款請客超過9美元視為行賄。

由於德國政府官員非常廉潔,德國才有豐厚的財政收入用於改善民生。據資料顯示,德國財政收入的35%用來補貼社會保險、補貼農業、補貼食品,還有20%用於對其他一些弱勢行業的扶持,包括對個人的補助等。還有約20%用於教育,約20%用於國防、外交,包括對外援助等。剩下不到10%用於公務員開支。

對此,分析人士指,現在中央實行的種種治吏的措施,對社會來說不過是另一種「撥亂反正」,是將原來不正常的官場作風扭轉過來,變得正常並合理合法了。只有那種已經習慣於官場腐敗風氣的公務員,才「受不了」如今的清廉作風。如果是這樣,這種人辭職不僅對國家的事業毫無傷害,更會減輕民眾的負擔,民眾應該為之高興慶倖。

官不聊生才有民可聊生

歷史告訴人們,從古到今,凡是「官不聊生」的時代和地方,老百姓就安居樂業;凡是當官的驕奢淫逸的時代和地方,就民不聊生。

分析人士指,當前,一些官員所謂的「官不聊生」,一方面說明了自八項規定出台以來,反「四風」的成效開始逐步顯現;另一方面也意味着,中央過去對官員的監督和約束太過寬鬆,使一些官員把濫用公權力謀私當作是家常便飯。現在權力剛剛開始被關進籠子裡,便覺得渾身不自在,就發出「官不聊生」的感慨,擔心官員的「好時光」即將成為過去。而這正好反映了一些官員對不受監督的權力的追逐、迷戀和依賴,對不能像過去那樣隨心所慾地行使特權而產生的一種失落感。只有當官員的職業風險足夠大,他們的從政謹慎度足夠強,民眾的幸福感才會有保障,腐敗行為也才能得到有效的遏制,這對官員本身也是最好的愛護。由此來看,這樣的「官不聊生」不是壞事,而是好事。

 

第7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