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思琦

二月的天,有阳光充斥着暖意,但是天气却极冷,是的,我们遇到了六十几年来最冷的一个——冬天。生活在温尼伯,似乎对于冬天,我们并不曾陌生。于是,趁着阅读学习周,我一不做二不休地定了机票酒店,一个人拎包跑到了温暖的维多利。飞机降落时, 将整个城市尽收眼底,俯瞰海面,仿佛自己已然要跃入大海中感受大海的味道。一如我对它的思念,一个生在长在海边的孩子,对大海味道的思念。 落地时,透过机窗,我看见外面的烟雨绵绵,没有一丝丝倦意,不知缘由的,就这样爱上了这里。机场大厅里,站着一位时隔多年不见的老同学,他腼腆的笑容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现在想起来,还是会有莞尔笑意浮现在自己的面庞。 短暂总是美好的。旅程的最后一天,早上醒来时,竟盼望那天航班可以因天气原因取消,我便能多逗留一日。 是的,有时候,爱上一座城市不仅仅是城市本身所带给你的幸福感,有时候,同你一起走路的人,陪你阅览风景的人,让你卸下包袱陪在你左右的人,也似乎决定了你对那里的态度,我是留恋的,所以走的时候我告诉他,我还会回来看维多利亚的。

是的,年轻总是好的,可以恣意地渴望爱情,也可以随心所欲地享受单身的自由感。可以感受校园生活的活力,也可以天天将梦想挂在嘴边。渐渐走近了正当年的年龄,身边的朋友,国内的朋友,都开始给自己的身边添了一个伴。 有那么几个长自己几岁的朋友,甚至已经开始步入婚姻的殿堂,每每耳闻如此喜讯,总是祝福着。是的,总会有那么一个人,让你甘愿放弃此刻拥有的自由之感,奋不顾身向其飞奔而去。而在那个人没出现之前,我更想继续做自己如风一般的女子,与朋友三两结伴泡图书馆熬夜做做作业,一个人安静地喝茶读书,或东奔西跑。背着我的双肩包走走停停,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旅行回来以后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学习上的事情终于抚平我一切的浮躁之意,我必须沉下心来把该做的事做好,才能去做想做的事。米兰. 昆德拉说, 沉重的压迫让生活更接近大地,却也更趋于真切。现实便不是象鼻山下的桂林山水,现实也不是西湖边的徐徐微风 ,现实,好像是走向看风景地那条路,在看见它们的美之前,我们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是的,我们都有潇洒的权利,但现实和真实的生活世界,往往让流浪和潇洒显得与这个流窜着金钱和地位的社会有些格格不入。 究竟会有一个怎样的未来,会走怎样的路,做怎样的事,似乎我什么都还预见到。

过去曾有无数个相似的问题困扰我,我们是否应该及时行乐,是否应该遵循内心的渴望,是否应该大胆地对喜欢的人表达自己的爱慕,是否应该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是活在家人的期望之下……我问过自己无数个有关于“是否”的问题,而至今,我也不曾得到答案。 现实和理想永远存在矛盾,而在是与否之间,我们并不需要那个精确的计算,一如莎士比亚所说“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n”。

但是如果,你只是想简简单单地给对方一个拥抱,那就给对方一个拥抱。不必要佯装淡定,只说一句谢谢或者再见。我想,很多时候,那个“是否”,并不那么重要。

 

第7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