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牵梦绕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唐冬梅

往事如烟,岁月如歌,每每想起那生于斯,长于斯的内蒙古建设兵团—-一个座落在广袤的沙海里,一个实在是不足以称之为“绿洲”的,充其量也只能算是戈壁上“一抹绿”的小农场,我就心潮起伏,思绪万千。

在那个春季黄风肆虐,夏季烈日炎炎,秋季风清云高,冬季萧飒肃穆的小沙窝窝里,有我太多太多的难舍。有眷恋的故土,浓郁的乡情,有袅袅的炊烟,熟悉的乡间小路,还有夕阳西下,晚霞羞怯,映照着成排成排的窜天扬,和那渠坂上的垂柳。每一次忆起,都会让我的思乡犹如畅饮甘露一般享受,只是在齿唇留香之际,还有些许未尽之意。我深知让我有如此“未尽之意”情绪的并非他物,是源于一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小的,淡黄色的,其香沁透了我整个童年的沙枣花儿。

沙枣树,在成长的记忆里,在我们那个年代,有着它无法取代的“地位”。在物质短缺的童年时期,那些外皮斑驳,还长着无数短刺的沙枣树,在年年的成熟季节总会引来孩子无数。孩子们或用长竿打成熟的枣儿,胆大泼皮的男孩子或是爬上枝头使劲儿摇,沙枣树下面的孩子情绪高昂地仰头看着,嘻笑着,抢着,捡着,还不时地用枣儿“奖赏”着连话都来不急讲的嘴巴、、、、、、这样充满生机和活力,充满欢笑,充满稚趣的场景可惜今生不会再见到了。但我的脑海里依旧能够清晰地还原出来。

沙枣树的开花是在每年的5,6月份,满树开遍了嫩黄色的小花儿,香味儿甜而不腻,沁人心脾。我就读的农场学校,在操场的两旁有整齐的两排沙枣树,所以年年的花开季节,我们就是沐浴在芬芳的枣花清香中。可惜当时并没有如此感慨,也没有只言片语的记录,更别说赞美了。

小学毕业后,我到市里去上中学,那是1984年。住校不能常常回家,虽说年年的“五一”节都会返家,但是枣花儿还未到开时,7月份暑假到来,枣花儿又已败了。就这样,年复一年,离家越走越远,从家乡内蒙古建设兵团的小农场到市里, 从市里到北京,再到美国,直到现在已在加拿大居住很多年。再见沙枣花开,便成了未尽之意的情绪,便成了一份遗憾,一桩心愿,一丝牵挂,一缕唯有在熟睡中才可再嗅其香的魂牵梦绕。

*此文献给农场学校的所有退休以及在职的教师 ,献给我深爱的那片热土!

作者简介:来自内蒙古,曾工作于北京,美国北卡罗来纳,现居于安省密西沙加(Mississauga)

 

 

 

第7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