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草闲想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沁河

又到了该清理院中杂草,维护草坪的季节了。虽然绿绿的草坪养眼也养精神,但所需的费用和功夫不可小瞧,稍不尽心,就病怏怏地给你点颜色瞧瞧。今天的小草已经不是昨天的地位了,经过千年的不懈努力,虽然还未能一览众山小,倒也风水轮流转,一不小心登上了大雅之堂。

君不见,今之草及其附带,竟发展成了一个庞大的产业链,养活着许许多多的芸芸众生。从草籽,到其成长的土壤和为它繁荣昌盛而除去其它所谓杂草的药剂和工具,甚至专门侍候它的团队,林林总总。

不知是环境污染导致了绿色越来越少,还是人类要这绿色来增加生命的气息,抑或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小草的生命力一直为人类所仰慕?总之,维护草地是越来越麻烦,而小草也越来越娇贵了。千年前就有诗人的赞美,后有人们越来越费心地呵护,这草自己再不娇贵点,行吗?若生命力太强,给点阳光就灿烂灿烂,那么又有谁来侍候咱?我每次在院子中干活时,就听见这草在自言自语。

所有的尊贵乃是由卑贱在支撑,所有的强大都是由弱小在扶持,当草开始尊贵时,为了维持这尊贵,就得扬此抑彼了。“让富人更富,让穷人更穷”这句话想必可以翻版成“让强者更强,让‘弱者’更弱”了。当小草一步一步登上天子堂时,牡丹芍药等则更需特殊的空间以求自保,何况其它?虽然我一直不知道这尊贵得是否有点过份,但我还是忙得昏天黑地地在忙碌维护着。

当然清理的对象也包括那大家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开着小黄花的蒲公英。用过很多种除草剂,甚至不惜气力顶着太阳一个一个斩草除根,都无济于事。特别是每次去干活时,都得背着小女儿,这更让我哭笑不得。因为她觉得点缀着小草的小黄花非常好看,况且对蒲公英也不公平。待到她稍大点,再知道了蒲公英可食且可入药,我估计就更麻烦了。

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跟女儿争个高下,辩辩是非,实在没有必要,也显得自己太没涵养。但要做到和小小蒲公英不怄怄气,说不恨这小黄花,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当自己稍有战果,刚刚想喘口气时,它就又冒出头来。这时,恨乌及屋,别说是邻近的小黄花,就是很远很远的蒲公英也让我恨得牙根发痒,甚至到了恨之入骨的地步。每每这时,我都会想起儿时的《种子的旅行》中那“蒲公英妈妈那降落伞送给自己的娃娃。只要风儿轻轻一吹,孩子们就纷纷出发”的经典论述。当领空一不小心被它也占领时,那多年来一直能“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的小草的倒显得有点力不从心了。难道唐朝时没有蒲公英,还是诗人一不小心夸错了?我也开始怀疑这小草的力量了。特别是在较为广阔的、整理得整整齐齐的草地上,看到越来越贪图享受也因此而越来越驯服,甚至还要靠衣服来过冬的狗,想到依然在冰天雪地中嚎叫,有时不向猛虎让半分的狼,开始搞不明白,自己是在帮小草,还是不小心害它了?

花开花落,本是自然轮回;适者生存,物竞天择,也是自然之道。我开始觉得自己在为虎作伥了,有点对小小蒲公英过于狠心,过于不公了。但小小蒲公英好像并不在意,依然风儿一吹,将种子洒向四方,无形中有了点“好风凭借力,送我上九天”的潇洒,好像有点对我的嘲笑,又好像有点“是大英雄真本色”的味道。比起越来越娇贵得不知东在那里,矫揉造作得只能拿祖上来拼一拼,我们“野火烧不尽”,我们“远芳侵古道”而现在却吃着供奉的小草来,当然“是真名士自风流”了。虽然野外的任人脚踏的小草还能“晴翠接荒城”,但院中的小草,我深知,他们已没这个能力了。一不小心,想到了那些官富二代,官富三代,和官富N代,想到了写出“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一代伟人的孙子的口头禅“我爷爷。。。”和流传到今天的那个“乐不思蜀”成语的源来。

前些日子朋友来家里,坐在后院闲聊,自然要回首漫漫移民路以及展望一下孩子的教育和未来发展等等。时而据理力争,仿佛都是真理在手,时而默默无语,各自品着自己手中茶或可乐的味道。看看时而又要开花的蒲公英,和那依然还能给人以生机盎然的小草,也时而会心一笑。不知自己是小草还是蒲公英,自然也不知道孩子们是什么了。来到人迹罕至的野外,看到杂草和杂花在大小树下竞显风流,时而风吹草低,虽没见到牛和羊,倒也可看到鹿、兔等活跃其中,再想想人们常说的“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儿孙自有儿孙福”等,不觉自己有点杞人忧天的味道了。

 

第6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