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的思考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雪绒花化作清凉的夏,美酒化作彩霞,我把静静的夜晚当作思考的崖。端坐月下,乘着微弱的光告别纷杂,细细的风沙携来历史的点滴诗画。

风停了,雨还在下,昨天之于明天仿佛就是昨日的夏。

人生的麦田

麻雀在雪中洗涤冬天的寂寥,更安静的是太阳底下沐浴温暖的老人,皱纹的丝路迎着白杨树的凹痕,水井也变串通了天地雪与泥的爱情。

一个擀面杖,一双虽显粗糙却灵活的手;一把竹椅,一面绣着彩花的坐垫,在北方的麦田边那是冬日里最常见的期盼。

来自都市的你确实很容易走散,没有交通信号灯,没有水泥的路面,蹭亮的牛皮鞋仿佛擦着汗珠蹒跚。滴答的雪水呼唤着村里的孩子,洁白的外表终化作无色的嫁衣,时间的助推器是世间万物的睡衣,闹钟往往是收获者的武器。

缠绵着,莲蓬在夏日鼓起,莲藕却在冬日盛放,力量在冰点下释然,温度在冷藏中升华。诗人无不热爱自己的老家,雪水总不忘回归麦田。都说饮水思源,实际上雪水充满了对大地的思念,远胜对源的思考,人生有时其实就是思念大于思考,结果便是感性战胜理性,文学与文字在每个角落于是难以割舍大自然的情怀。

季节的考验

春笼罩着大地的付出,农家欢快地耕除;秋降临着诗意的香,尘香伴着谷粒的魂装进厚厚的口袋。炎热的夏,让人躁动的厉害,以致不敢转动思考的神经。冷酷的冬覆盖着脉搏的流动,喘息着的是血液的挣扎。如果有一天,没了季节的符号,世界充满了温泉式的静雅,也似消失了滚烫的热情和凉凉的风情。没了热情和风情的生活,就好比酸甜苦辣咸消失了酸和辣的味道。

阴晴不定的日子缠绵的让人疲惫,忽冷忽热的日子让人不至于彻底地麻醉。热浪盖过晴空的天河,彩虹在暴风雨后冷静地放歌;梅花的眼泪不是哭泣时最美,而眼泪的冰雕确是那样的焕发出骄傲的情调。

红黄蓝跳跃明天的海岸,绘画拂起生命的笔尖。理想依然是天地间最大的帆。云做着梦来到世间的床头,成熟便是最浓香的酒。当花枝招展不再是贬义的词汇,当朗朗书声远近急退,玻璃杯便是透明的眼睛,观察着清茶的沉醉。

初夏的日子,绿色无谓地生长,脊梁发出了汗珠的声响,于是在雨季,静寂的心便重燃了冬日的梦,暖暖的夏阳,爱一般的清凉。

镜头

我们俩,你和她,静立在推拉镜头的两极,推是海洋,拉便是青春的舞池,于是青春在海之舞池中尝试着仲夏夜之梦。浴缸搀扶着水,氧气充足的安睡,正像脚架安放着镜头,渐变着远处的风景。

玫瑰、蒙娜丽莎嫁接在作者的笔下,如果微笑时单纯的含义,那么杂耍确实蒙太奇的嫁衣。

小小的知了,最终告别了天和地,在灵魂中鸣笛。蝉翼、夜空,一前一后,俨然秋千在自由中诠释着黑白的定义。

朱善智:男,山东人,成都理工大学广播影视学院编导与戏剧影视文学系教师,作品多次被各杂志刊登。

 

第6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