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还是不值?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王虹

二月初《枫华之声》举办了一个非常温馨随意的春节聚餐联欢会。吃饱了,聊完了,看了节目后, 大家老老少少就都涌到了院子外面,干什么?春节嘛,放焰火呗!

五彩缤纷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孩子们都欢呼了起来,噼噼啪啪的响声震在我的心里。我对周围的朋友说:“天上每升起一串花,我心里就哆嗦一下,噼啪几下子,几张票子就没有了,噼噼啪啪几分钟,枫华义工辛辛苦苦办杂志的三百块钱就没了。”有人就笑了起来:“这放的不是烟花,是心痛。”看看孩子们的快乐笑脸,你说,这烟花放得值不值?你告诉我。

一位学生在我的办公室里偶然看到了我们八年前创刊第一年的杂志,看到上面的索阅单写着全年邮费15元,欢迎奉献等等,他奇怪地问:“怎么现在杂志变厚了,彩页这么多,会员才交10元钱就可以得到全年的杂志,还要寄到家,外加商家折扣(他还笑嘻嘻地补充:“我今年两个月就已经把会员费‘吃’回来了”),真不知《枫华之声》的人是怎么想的?”真是的,怎么想的?而且现在的印刷费已经是当年的两倍还多。这活儿干得值,还是不值?

我请我们的义工杨熙给我们杂志出满五十期写幅祝贺的对联,结果他翻来倒去,字斟句酌,不知道给我寄来了多少封邮件,多少个版本,真真是像他说的那样“诗文有爱枫林暖”。我读着他起草的一句句对联,心中无限的感慨,不就是放在扉页上的几个字吗?会有多少人认真地阅读?这值得吗?

我有幸在过去的八年多里认识了很多像杨熙教授这样为枫华认真奉献的义工。他们风里来, 雨里去,见到商家赔笑脸,见到朋友催稿子,多少个深夜不眠的挑灯夜战只为了使杂志按期出版, 多少趟往返奔忙只为让更多的华人读到这本充满爱心的小书。没有报酬,没有盈利,这么辛苦,这么艰难,值,还是不值?

我曾经看到会员部的义工为了给同胞们提供方便,利用周末在商场或校园里办理会员,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看到青年人甜美的笑脸,温柔的话语;再看到同胞们一些狐疑或冷漠的面孔, 我会绝望地问自己:这些事情做得到底值不值?

我打电话给印刷厂说要给会员寄杂志,为了要价格最低的信封和印刷费跟他们好说歹说,最后我急了:“现在会员费一年是10元钱,我们还要付邮费,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那边楞了一下, 问:“为什么要这样?”就是,为什么?好好的人晚上不休息,周末不放假,有的写稿,有的编辑, 有的整理会员表,有的精心搞活动,有的出门找商家,不是问广告,就是求打折。这到底值不值?

这几年来我们的中秋晚会尽管费用越来越高,像场地费,音响费,印刷费,等等,可都是坚持最低价售票,而且对枫华会员免费,有的赞助商家,有的热心读者总是询问:“这么好的节目,这么好的晚会,难道不值得收取一些费用?”演员辛辛苦苦排练几个月,义工从上午搭舞台一直干到深夜清理场地,你告诉我,这晚会值不值?

我好几次许诺先生,尽快辞职,这样我爱的那些朋友们也许能休息一下,可是一收到作者的稿件,一看到义工的热情,特别是好多人见了我就说:“很喜欢读《枫华之声》呀”,我就又开始发愣,我对先生说:“这好像是件值得做的事情吧,觉得大家在支持呢。”他摇摇头,怜悯地看着我:“廉价的好话谁不会说?免费的时候大把抓, 一谈奉献就捂钱包,这叫什么支持?”

我们在天天问自己:“我们做得这些值不值? 我们的梦想值不值?”最近的一次董事会上,财务高兴地报告大家:“今年三个月下来了,去掉开支, 如果广告费全部到位,我们还结余900元钱。”

亲爱的朋友,你说说看,《枫华之声》这件事做得值,还是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