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的故事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冰冰

“身穿一件白布褂,剪刀梳子手中拿,又会推来又会刮,头发长了,你就请来吧。”这是上世纪的老电影《女理发师》里的一首歌。女主人公苦练技艺、修理鸡毛撢的情节想起来就忍不住发笑。没想到二十年后,自己也练起了这种顶上功夫。

登陆加拿大前,不知道老妈是否听多了海外游子自力更生的故事,硬是往那已经不轻的行李里塞了一把理发推子和一把理发剪子。我推说不会用,不想带。老妈用义不容辞的口气对我只说了一个字:“学!”从此跻身女理发师行列。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迷迷糊糊的我被接机的老公吓了一大跳。才半年没见,又黑又瘦,头发更是垂到了耳朵根儿,如果怀里塞把吉他绝对是一张“摇滚标准照”。老公早我半年来加,在坐吃山空的经济压力下,买一颗白菜都要数着片儿下锅,理发自然无法归入最紧要生活必需类。六个月只理了一次发,还是在拿到第一次工资后。直到这时我才为老妈的高瞻远瞩所折服。

初次上阵,信心十足。理发不就是把头发剪剪短吗?这有何难? “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把地球撬动。”何况是小小的脑袋呢。可是,当老公那颗圆溜溜的头摆在我面前时,我突然有了一种“老虎抓刺猬,无从下手”的感觉。谁能告诉我支点在哪里呀?心里一晃悠,手指头也僵硬了,老妈的手动推子我是怎么也摆弄不转。好在还有后手,听英语班的同学介绍,早早去Walmart买了一把电动推子备用。老公看我半天没动手,转过头来用一种怀疑的口气问我:“你真的学会剃头了?”鸡烂嘴巴硬,打死不承认。含糊地回了他一句,手里的推子立刻响了起来。“呲啦”一声,顿时在老公的后脑勺上剃了一个大坑。我吓了一大跳,往前靠靠刚想看清楚,没留神又是“呲啦”一声,两个坑!老公问怎么啦,是不是剪坏了?我宽慰道,虽然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出了一点小意外,但常在河边走,焉能不湿鞋!老公不再言语了。两次失手犹如醍醐灌顶,我感觉到一丝灵性飘了过来,推、打、消、挑、剪,居然做得象模象样。奋战两个多小时后,处女作即告完成。从前面看,是清爽的短发;从后面看,凌乱动感,除了那两个带着嘲讽意味的大坑以外。不知内情的老公对着镜子左照右看,连声夸奖,不错不错,以这副形象去打工绰绰有余。我心虚地想,那是因为你没看见你的后脑勺!果不其然,第二天老公下班回来,一进门就咕囔开了:“你昨天怎么给我理的发啊?为什么有好几个工友都说要帮我再修修呢?”接连几天老公上班,一顶棒球帽结结实实地扣在头上,直到头发又长长了……

从此之后,升职为老公的御用理发师。从一开始的战战兢兢到现在的举重若轻,老公也从一开始的不情不愿到如今的“你办事我放心”,足足经历了好几年。这两年工作忙了,孩子事也多了,我有时劝他出去理,可是他却总是说:“算了,省点钱吧!”其实他是怕麻烦。不管怎样,我心里还是挺高兴的,觉得自己的努力得到了认可。

上周末打电话给老妈,告诉她我刚为老公剪了头发。老妈显然是忘了几年前丢给我的挑战,问我什么时候学会理发了?谁教的?我哈哈大笑:“你啊!”仔细想来,生活的磨难教会了我很多东西,一路走来,发现自己越来越坚强,这应该是我移民来的最大的收获吧!

作者简介:来自南京,工程师,现在温尼泊工作。

 

第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