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闳 – 中国留学生之父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李亚丁

容闳(读音“宏”),1828年11月17日出生于广东省香山县(今珠海市)南屏镇。他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位到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1854年获耶鲁大学文学士,清末著名教育活动家、改革家、政治家和爱国者,亦为中国近代留学教育的先驱,被誉为“中国留学生之父”。

1835年,容闳7岁时,父亲将他送往英国宣教士郭实腊夫人(Mrs .Gutzlaff)在澳门创办的一所女子学校读书,成为该校附设的男生班学生之一。1841年,英国宣教士合信医师(Benjamin Hobson)受郭实腊夫人之托,送容闳到马礼逊学校读书。翌年,容闳随该校搬到香港。1847年,马礼逊学校的校长布朗牧师(S.R. Brown)因健康原因回国,带容闳去了美国。

1850年,22岁的容闳入读美国耶鲁大学,成为耶鲁大学当时唯一的中国学生。读书期间,他认识到西方文化、科学和宗教对中国走向富强的重要性,也一心想将来报效祖国:“我既远涉重洋,身受文明教育,就要把学到的东西付诸实用。……我一人受到了文明的教育,也要使后来的人享受到同样的好处,将西方学术成果引入中国,使中国一天天走向文明富强。这将成为我毕生追求的目标”。

1855年,容闳回到中国。学习六个月的汉语之后,他进入商界充任翻译之职,在广州美国公使馆、香港高等审判厅、上海海关等处任职,后在上海宝顺洋行经营丝茶生意。此间,他广交政界和商界的朋友接触清廷高层人物,以影响朝廷同意其派送幼童赴美学习之计划。

出于对太平天国的同情,容闳於1860年到南京拜访了干王洪仁,向他提出组织精良军队、设立武备学校及海军学校、建立有效能的政府以及颁定教育制度等“治国七策”。自19世纪60年代,清政府逐渐认识到“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的重要性,开始以不同方式引进、学习西方科学技术,以使中国走上自强之路。清廷重臣曾国藩和李鸿章等人大力支持将幼童送往海外学习并将此视为自强运动的一部分。

1868年,中美两国签定了互惠协定,允许中国学生到美国任何公立学校读书。1870年,容闳起草了关于幼童留学教育方案,呈送朝廷,为曾国藩和李鸿章所采纳,并付诸实施。1871年,清政府最终批准了中国幼童留美教育计划,设立中国教育使团(Chinese EducationalMission,原称“幼童出洋肄业局”),在上海为留学幼童设立了预备学校,由容闳负责招收学生,进行强化训练。

1872年夏,首批30名学生乘船前往美国,其中百分之九十的孩子来自广东。他们抵达旧金山后,转乘火车前往康奈狄克首府哈特福德市(Ha rtford),到站时受到美方寄宿家庭的热烈欢迎。此后他们分住在当地美国人家庭里,提高自己的英语和适应新生活的能力。容闳被任命为留学事务监督,长期驻美,专管留美学生事务。他将中国教育使团设在了麻萨诸塞州春田市(Springfield,Massachusetts),并在哈特福德建立一个办公室。学生们通常在假期被召到那里学中文,或为不当的行为受惩罚。

1875年,容闳与当地一位名医的女儿,玛丽·凯劳格 (Mary L. Kellogg)结婚。

从1872年到1875年,清廷先后共派遣120人出洋留学,每年派遣30人。但中国幼童留美教育一事,一直为清朝廷中那些保守派官员所反对。随著反对势力逐渐增大,迫使李鸿章不得不撤回对留学教育使团的支援。虽然耶鲁大学校长与美国著名作家马克·吐温等人联名写信给清政府;美国总统格兰特也致函李鸿章,指出放弃留美教育,召回中国学生一事是个错误,但无济于事。1881年6月8日,清政府下令撤除留美教育使团,命令所有留美学生尽快回国。

1881年8月,几乎所有学生不得不中断他们在美国的学业,乘船返回中国。回国后,有些学生被送到天津的一些技术学院,如电报学校、海军学院和鱼雷学校继续深造,还有一些被送到天津北边的煤矿作督。渐渐地,一些开明的总督和巡抚开始延揽这些年轻人管理涉外关系或者帮助工矿、铁路和电报方面的事务。事实证明,留美学生们忠于祖国,为中国走上自强之路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成为中国近现代外交、铁路、採矿及军事等领域的先驱。他们中有“13人就职于外交领域;6人将大半生奉献给开滦煤矿的管理事业;14人成为中国铁路系统的总工程师或高级管理人员;17人受命于中国海军(其中7人战死疆场,2人担任海军将领);15人成为政府电报局官员;4人从事医疗行业;3人投身创办中国最早的大学”。其中最为著名的有外交官唐绍仪、刘玉麟;中国铁路之父詹天佑;香港政府香港行政局首任华人官守议员周寿臣;首任清华大学校长唐国安,以及天津北洋大学校长蔡绍基等。

1883年,容闳回美国照顾妻子。1885年冬,容夫人病情恶化,终于在1886年5月辞世。

1895年,容闳再度被召回中国。这次回国后,容闳先去拜见了总督张之洞,之后去上海,试图实施开设银行和修建铁路的计划,皆因国内贪污腐败和国际局势紧张而以失败告终。其后容闳结识康有为、梁启超等人,积极参加维新派的活动,支援年轻的光绪皇帝进行变法维新。

1898年,慈禧太后发动政变,下令囚禁光绪皇帝,逮捕维新派。为逃避缉捕,容闳躲入上海的外国租界区,旋即又逃到香港。

1898年,容闳回到美国,受排华法案的影响,颇受歧视。1903年,梁启超游历美国时,特别拜访了处于半退休状态的容闳。日后梁启超在日记中写道:“他已经76岁了,依旧精力旺盛如昨。他的内心充满了对祖国的关心。在两小时谈话中,他就中国的未来给予我很多的教导和鼓励。关于政治,他既理性又思路清晰,令我十分钦佩”。

1909年,中美达成协定,将部分庚子赔款用于派遣留学生到美国学习。看到中国学生再次留美接受教育,容闳欣喜万分。1909年8月,在哈特福德召开的中国学生同盟的年会上,容闳鼓励学生们说:“要立志将中国建成领先强国,以改变世界的命运”。

容闳在逃亡期间结识孙中山,转而积极支援孙中山革命,拥护共和。辛亥革命成功后,1912年1月,容闳致函祝贺孙中山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孙中山邀请容闳归国效力新政府。奈容闳已力不从心,于1912年4月22日,容闳在哈特福德住所内病逝,享年84岁。

1998年,在容闳诞辰170周年之际,耶鲁大学所在的康涅狄格州宣佈,将9月22日(当年首批中国幼童入美留学之日)公定为“容闳及中国留美幼童纪念日”。

 

第5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