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大姐的第一个 Halloween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 冰冰

马大姐是刚落户W i n n ip e g的新移民。体验异域风情的新鲜感还没有消退,就迎来了第一个H a l l o w e e n。其实,马大姐对Halloween并不陌生,早在登陆加拿大之前,马大姐在移民公司的英语学习班上就知道了Halloween。在她的想象中,Halloween就是一个月光惨淡、烛光飘曳、群魔乱舞的化妆晚会。是不是这样呢?马大姐对即将来临的Halloween有一丝期盼。

随着Halloween临近,节日的迹象逐渐多了起来。Superstore门前堆起了一筐筐金黄的南瓜,各种Costume摆上了货架,女儿叫嚷着要买上一件。英语课上老师开始分发Halloween的阅读材料。“Vampire”,“Zombie”,“Mummy”等前所未闻的词汇也出现在填字游戏中。马大姐的英语学校更是宣布Halloween前的星期五为Party Day。 同学们一片欢呼,情绪高到极点。Halloween Party 顿时成了最热门的话题。马大姐也被感染得浮想联翩,不禁对Halloween更多了一些期待。

马大姐决定给自己准备一套Costume。早在国内的时候,马大姐就是各项活动的积极分子,自然不会去做“一人向隅”讨人厌的角色。加拿大不是提倡Leadership吗?正好拿这个机会练练手。店里Costume动辄十几、二十几元的,这对心理价位还处于“乘六”阶段的马大姐来说难以接受。思量了片刻,马大姐就做了决定,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过一个节约热闹有创造性的Halloween。“这些Costume太泛滥了,太没有创意了。”马大姐又为自己的决定加上了一条理由。大方向既定,行动就干脆利落多了。马大姐虽不太精工女红,但对付这类以写意为主的作品还是不在话下。翻捡出一件老公不太喜欢的白体恤,缝缝补补,修修剪剪,涂涂写写,很快一件独一无二的Costume就完成了。马大姐对自己的创意作品还是挺满意的,就等着闪亮登场了。

星期五一大早,就不断地有天使魔鬼、飞禽走兽步入教室。马大姐还没有做好招摇过市的心理准备。“还是留到评比照相时昙花一现吧。”但这不妨碍马大姐去鉴赏别人的装扮。看见“超人”走过来,马大姐就憋不住地乐,脑子里就跳出一道“急转弯”问题:超人与常人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常人把内裤穿在里面,超人把内裤穿在外面。

没过多久,马大姐的注意力就转移到刻南瓜上。全班二十几个同学分成五个组,每组分 到一个南瓜。马大姐对此做过研究,还专门去Youtube上 学了些技巧。不过组里有一位建筑工程师背景的同学当 仁不让地上阵操刀。先将打印的脸谱贴在南瓜上,用铅笔扎出轮廓,然后有板有眼地一路刻下去。除此之外,建 筑师还在两侧绘上了大大小小的蝙蝠、蜘蛛。看着同学 们忙碌着,马大姐好像有了一点抓住真谛的感觉。敢情 Halloween就是以丑为美,怎么恐怖怎么来,怎么恶心怎么来。马大姐也赶紧着贡献了一个金点子。将瓜子瓜瓤拉 拉扯扯地从嘴巴里掏出来,铺在前面,顿时有了呕吐恶心的意思。

待五个南瓜摆放等待评判之后,马大姐和同学们 又转入了一场设计比赛:设计组装出一个工具,在规定时间内,带着眼罩,手不沾水的条件下,将漂浮在大桶内的四十个苹果打捞出来并转送到另一个桶内。每个小组都有一组提供的材料:两个不求人痒痒挠,四个一次性 塑料盘,一捆细绳和一卷电工胶带。这时马大姐展示了 Leadership。用两个痒痒挠做把手,分开三十公分,用宽胶带纵横四道形成经纬,固定上塑料盘做底,再设计出 一个兜式后帮。一个可折叠的有着中国“簸箕”雏形的打 捞工具便出现在众人面前。待把秘密武器藏好已经是午餐时间了。

下午开始布置“Haunting House”。全班同学齐动手,顿时教室大变样。墙上爬着大大小小的骷髅,天花板 挂下毛茸茸的蜘蛛,蝙蝠纷飞其间。马大姐和一组同学忙着制作大型主题蜘蛛。吹起两个大气球,塞入一个黑 色大垃圾袋,中间扎细,变成蜘蛛的头和身体,然后画出 眼睛嘴巴,再剪出八条长长的蜘蛛腿搭上去,顿时出现 一只浮在半空中,张牙舞爪,气势汹汹的大蜘蛛,恶狠狠 地盯着进进出出的每个人。

完成“Haunting House”之后,马大姐终于穿上了自制的Costume。说穿了就象一个大布口袋,领口缝死, 两个短袖扎成冲天辫,面部位置黑笔勾出,剪出眼睛嘴 巴。再往下,四个粗体黑字“H1N1”一展开,引来一片“ 哇呜”。马大姐心里道,这要是赶上“SARS”,准保能吸 引更多眼球。照完妖魔全家福后,最佳名单也出炉了。“ 最佳男魔”奖给了男版小天鹅,“最佳女魔”奖给了夏威 夷女孩,“超人”获得了“最佳效果”,这中间也包括了马 大姐的一票。而马大姐自己则拿下了“最佳创意”。

在接下来的捞苹果比赛中,马大姐是大显身手。虽 然捞苹果是头一回,马大姐有太多解决更复杂难题的经 验。当年大学生活中,食堂时常有免费榨菜肉丝汤供应。 如何确保一勺子下去内容丰富,马大姐有自己的一套操 作程序:溜边沉底轻舀慢起。此时如法炮制,再加上称 手的阔口宽边“簸箕”,铲、捞、提,即使蒙目操作,马大 姐也是三下五除二,波澜不惊地完成了任务。随后作为第一名的奖励,这些苹果被马大姐小组的同学瓜分了。

南瓜比赛和“Haunting House”比赛中,马大姐与同学们也是各有斩获。在“Haunting House” 展示时,教室里灯光全闭,窗帘拉下,只留下南瓜灯笼中的烛光飘忽不定。窗户半开,阴风阵阵,半空中的大蜘蛛八爪舞动,作势欲飞。墙壁上魔影憧憧,地面上妖魅奔走,一阵阵鬼哭狼嚎。“再多几个女妖精,”马大姐总结了一下,“这就是山寨版的盘丝洞了。”

晚上躺在床上,回想起Halloween Party的每个细节,马大姐仍是激动不已。“明晚Halloween,可以和女儿一起去体验一下Trick or Treat,不知又会是什么样的惊喜呢?”

 

第5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