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熟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赵景柏

每个秋天,都在上演成熟,今年也不例外。

刚做班主任,悠就遇到了麻烦事, 一个农村孩子因为贫困中途退学,电话打过去,孩子母亲支支吾吾,“他爸去世 了,家里没啥收入。孩子已经出去打工 了,好不容易托人找了一个事儿做,一个月能挣800块”。

悠突然觉得有一丝忏悔。

四年没回家了,不用算,悠记得清 清楚楚。四年前,自己前脚踏入大学校 门,就收到了母亲的电话,妈和你七七叔结婚了,希望能得到女儿的谅解。悠什么也没说,只在心里暗暗发誓,我一辈子也不回去。

刚上初中就没了父亲,悠清晰记得 父亲弥留之际拉着母亲的手说,等女儿上完学结婚了,你才能找人家,母亲哭得痛不欲生,一个劲儿点头。三两年不 过,就有一些流言蜚语传到悠耳朵里, 同村的光棍七七常帮着母亲干活儿。姑娘家不好意思问,不过遇到七七总感觉 浑身不自在。

好在上高中后一个月才回家一次, 遇不到七七,倒是家里打理的越来越 好。就凭那几亩地加上母亲做一些短工?悠偶尔也犯一些嘀咕。女儿的心事 逃不过母亲的眼,“女儿啊,你舅舅发了 财,说供你上完大学呢”,母亲有点遮 遮掩掩。“反正,你不能对不起我爸”悠说。

四年来,母亲的钱总是按时寄到, 逢年过节打个电话,娘儿两个话不多, 母亲也从不和女儿谈及七七。悠认为那是歉疚,对自己,也是对父亲。

大学毕业后,悠本来想回家一次, 后来因为找工作耽搁了行程。毕竟,四年里那份怨已淡去很多。现在又经历了开头儿这件事,回家的欲望突然强烈起来。

村子变化不大,家家屋顶码起了剥 去皮的玉米棒,街上零落着一些柴禾碎 屑。一些农用车扬起的烟尘夹杂着刺鼻 的柴油味告诉悠,秋收正忙。

院子很凌乱,一些没来得及剥皮的 玉米棒到处都是,几只貉从笼子里爬起身子望着这个陌生人,不断地移动脚步,显得有些不安。

正房的门虚掩着。其实农村大都这样,忙的时候图个进出方便。里屋很凌 乱,也很暗,窗帘没来得及拉起,早上的剩饭菜还摆在桌子上,被窝简单叠着。 那台用了十多年的17英寸的黑白电视机 依旧摆在角落里,屏上有一层薄薄的尘 土。

一阵沉重的脚步声,有人进了院子。 十几袋玉米棒子装在小拉车上,被七七和母亲连拉带推弄到窗台边。七七老了很多,母亲也是,两个人弯着腰将一袋袋玉米棒卸下,倒出,然后将空袋子折好放回车上。“歇会儿吧”,母亲 说,顺手抹一把汗,脸上和了泥。“再有一车就完了,要不,你别去了,歇会做饭吧,下午老李家忙不开找短工呢,我去。”七七把绳子套到了腰上。“多歇几天吧,这阵子你瘦多了。再说,悠也毕业有工作了,不用再拼命干了,”母亲有点心痛。“我得为以后打算啊,你的甲 状腺瘤已经拖了两年了,眼瞅着越来越 大。”七七拉起车子抹头就走,母亲又 追了过去。

悠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安静下来,窗帘上早湿了一大片。

母亲再回来的时候,屋子里干净了许多,电饭锅上冒着热气,饭桌上有两道小菜,三副碗筷,还有一杯白酒。

 

第5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