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纬30度到50度 From North Latitude 30 C to 50 C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泽华,来自成都,原为媒体工作者,现在温尼泊工作。

从成都来到加拿大曼尼托巴首府温尼泊已逾十三年, 这两个城市是我生命里的关键词。从北纬30度往北直抵50度,从崇山峻岭护卫的温柔之所到一望无际的冲积大平原,我完成了一个物理空间大转换。

南方与北方从来就代表不同的生活质地与品味。在全世界60万人口以上城市中,温尼泊是最冷的城市,历史记载 最低温度-47.8度(不加风寒指数wind chill)。成都的冬天相对于温尼泊,简直小菜一碟。成都的冬天,树木依然葱茏,蔬菜依旧青翠。温尼泊却长达半年覆盖在皑皑白雪中, 让眼睛看倦了这单调的白色,实在郁闷之至。对于不擅冰雪运动的南方人来说,冬天是极其枯燥的。

相对于成都的湿润,温尼泊十分干燥,这是由于风的缘故。温尼泊是风之城。没有山作屏障,咆哮的风可以在瞬间横贯整个平原。冬天里,人们在气温之外更关心风寒指数, 因为风可使气温下降10度。“干雪”是我到了这里才知道的。 纵使漫天大雪,却鲜有成片的雪花,而是面粉似的雪粉。冬夜踏雪归家,空气清冽,繁星满天,路灯,月光辉映着白雪, 似有无数闪烁的水晶。风雪夜归人,是冬天最温暖的感觉。

春天是成都最好的季节,黄灿灿的油菜花将川西坝子 点染出动人的色彩。春游踏青,是成都人不会错过的娱乐。 温尼泊人却没有这等福气,油菜花要等到七月才开。成都人春游,泡露天茶馆,晒太阳的时候,温尼泊仍是滴水成冰。 直到成都的謩春时节,温尼泊的冬天才进入尾声。这时,道路两旁的雪墙开始融化,整个城市陷入一片泥泞,所有车辆都成了泥车。当班驳的草地出现,要不了几天,新草已冒芽 了。这真是惨不忍睹的春天,好在十分短暂。漫漫长冬,不仅是人,连植物也不耐烦了。也就一两星期,草地里绿了,人们几乎脱下冬装就是夏服了。温尼泊人珍惜夏天,每个周末倾城出动,到湖边别墅度假,去荒郊野外露营。

成都府南河交汇处有合江亭,温尼泊有红河与阿森尼波河交汇处的福克斯(The Forks)。与合江亭一样,福克斯是观河的好去处,也是加拿大国家历史遗址,每年吸引约四百万游客。与成都两千多年历史相比,1873年建市的温尼泊,历史仅仅是彈指一挥间。福克斯以两河交汇的地理优 势,成为理想的港口。1738法国皮毛商在这里修建了交易市 场,与当地土著交易皮毛,福克斯得以声名远播。古老的成都,现在已十分摩登气派;年轻的温尼泊,却显得古老守旧。 伊丽莎白女王剪彩的红河学院城中心分部大楼,按照整新如旧的理念,外表一如其它老楼,内里现代设施一应俱全。 行走在老街上,如同向100年前的温尼泊行注目礼,你不时会遭遇那些历经百年沧桑的老建筑,绝无赝品。

今天的温尼泊,人口已逾60多万,为加拿大第7大城市。 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说着一百多种语言,也带来不同的观念,文化,思维,宗教信仰。很难像概括成都人的性格气质 那样去总结温尼泊人。多元文化,对第一代移民而言,其实就是大杂烩,无非互相尊重,互不相扰罢了。要等到第二,第三代之后,才会将这“他乡”认作故乡。譬如我,无论走到哪里,都无法改变自己从骨子里是成都人的事实。每次回家, 当飞机降落,走出舱门的一刹那,成都的风向我迎面扑来, 我饥渴的皮肤告诉我,回家了。

 

第7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