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枫华之声’’得第一次亲密接触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紫罗兰

 

知道《枫华之声》缘于 一个偶然中的必然。因为初来异乡的茫然,使我有一种漂泊在外、无家可归的感觉,买房成了我在温尼泊做的第 一件大事。幸运,亦或是缘分,竟在短短不到 10天的时间里 ,遇到了自已心 仪的“豪宅 ”,并在无人竞争中成为它的女主人。原来的房主也是华人 ,几次接触中我们成为朋友,她送我 一本《枫华之声》杂志,向我介绍了这个温尼泊本土的中文媒体。

拿到杂志,我如获至宝 迅速浏览了它的全貌,那久违的汉字如跳动的音符在我的指尖、眼前欢快地滑过,最后定格在” 2011 年枫华之友俱乐 部会员申请表"上。打通了杂志上留的联系电话,一位女士亲切的话语从电话里传出,解答了我的疑间,然后我以迅雷不及 掩耳盗铃之势填好申请表 寄了出去。虽然当时正值邮局罢工期间,但没想到竞在两天之后收到了《枫华之声》会员卡, 成为新会员。

因为儿子要到曼大 读书,为了更好地了解这所大学的一些请况,经朋友介绍找到了在曼大工作的王老师咨询。拜读过她发表千 第54 期的《两杯咖啡》,又知道她是《枫华之声》的主编,所以见到她本人倍感亲切, 顿时有一种找到组织的感觉。我小心地询问做义工有什么 要求,她告诉我只要认真、负责足矣。就这样我留下了姓名和联系方式, 光荣地成为一名《枫华之声》义工。从王老师那里我还得知7月2日将举办每年一度的“ 枫华之友夏季野餐会 ”活动。于是就有了和《枫华之声》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7月2日 是个响晴天,我如约和朋友 一起来到St . Vital Par k, 参加这次活动。我们到的时 候,已经有一些义工提前来了,做着准备工作:有的在 悬挂条幅,有的在搬运食物和活动用品,有的在准备生火烧烤,我也加入到烧烤的行列中来。大概中午11点多, 人们 陆陆续续的都来了,孩子们欢快的奔跑、嬉戏,中年人在树荫下谈天说地,老人们远远地坐着享受户外的清新。大多数青年人在准备午餐,最忙的要数那些资深的义工们,王虹老 御指导曼大学生会的同学 们,给他们协调工作;吴蓝和李沪萍给新老会员办理登记手续,分发会员卡和礼品;郁利平完成了最脏最艰巨的任务--点-炉子,同时还扮演卖瓜的“王婆”为大家切分又甜又不要钱(商家赞助)的大西瓜。姜一彦身潮人装束酷似资深摄影家 ,和她的朋友忙着给大家摄影拍照 朗月的人气最旺,大人和孩子们都围在她身边, 做游戏搞活动 ,热闹得让人“嫉妒"。阳光下、绿茵场、凉亭中,认识的不认识的、熟悉的不熟悉的,人们玩着、聊着、乐着,酣畅淋漓,我 感受到一个大家庭的温暖、舒适与恼意。

远远地望着这一切,我的心里涌动着莫名的感动。是什么让这些漂泊在异国他乡、来自五湖 四海 的华人凝聚在 这里 ,是什么让各个年龄、各个层次的人对《枫华之声》魂牵梦萦;那是是一种精神,乐观豁达、无私奉献的 精神,它已化作一股力量在每个《枫华之声》的人心中涌动,并一代一代传承下去。你看那 年逾古稀的老者正在捡拾垃圾,那身 着红衣的小义工也参与其中,所有的人都是这个大家 庭的主人 ,都在默默奉献着。我想,无论在故里还是在海外 ,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定会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第一次与《枫华之声》的亲密 接触即让我爱上了她。也许在《枫华之声》二十华诞之 时,我会更加迷恋她,并早已成为忠实读者和义工,兴许还会成为撰稿人呢。

 

 

第5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