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欲养而亲不在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王虹

年底有一天,先生回家说,教会里的老人团契周末下午安排在我家活动,我高兴得团团转,跟先生说,那活动完了就都在咱家吃饭吧。他不以为然地说:“很多人的,你那做饭的水平绝对应付不了。”我请求他说:“马上就圣诞节了,就给我这个机会吧。”他拗不过我,说你去找老人团契的罗阿姨说吧。

果不然,罗阿姨一口就谢绝了,说:“那怎么好意思,这么多老人呢!”经不住我一再请求,她答应去问问别的叔叔阿姨,大家开头也都是客气得很,说太麻烦了什么的,后来大概看出我也是诚心实意,就答应了。我受宠若惊,那几天做梦都在想着给叔叔阿姨们做什么好东西吃,老早就开始忙活。老人们也知道我不是个巧手的人,就都做了食物带了过来,结果那天的食物超级地丰盛,大家也过得很开心。

看着叔叔阿姨们慈爱的笑脸,我心中感慨万千,其中很多人与我的母亲年龄相仿,看到他们我就想到了自己的妈妈,我这么希望看到老人们幸福的笑容,是不是跟我如此地思念母亲有关系呢?

妈妈也来过温尼泊,那是在2000年的秋天。我们从爱民屯(Edmonton)搬回来不久,听说父母的签证批下来了,我们欣喜异常,马上到处看房子,争取让妈妈到的时候住进我们的新家去。结果在父母到达的前一个星期我们终于拿到了房子的钥匙,这是我们在加拿大买的第一座房子。妈妈看着我们的院子非常高兴,每天在院子里捡苹果,除草,扫树叶,还打太极拳。

父母的签证来之不易。97年的时候我们请过他们一次。当时妈妈知道我们要生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了,坚决要来帮助我们,说我没有经验,高龄产妇,两口子都在读书,肯定特别需要帮助。虽然我们很希望等条件好一些再请父母过来,可是当时我们也确实需要帮助,就这样我们发了邀请信。没想到,使馆拒绝了他们的签证申请。说是资金不够。我俩当时都在读书,经济情况确实紧张;而父母一辈子做医生,竟然也没有很多积蓄。其实也不奇怪,我小时候就亲眼见到一个病人为了感谢妈妈,背了一大袋花生去给妈妈送礼,妈妈一边批评人家,一边又把自己家的东西给人家带了一堆。她哪里会有很多钱。被加拿大使馆拒签后,妈妈很生气地说:‘要不是为了女儿,我干嘛求着他们去趟加拿大?’

妈妈在加拿大只呆了三个多月就回去了,因为家中有事,妹妹们的事情忙,她要帮她们带孩子。一晃就是好几年。每次要请她过来,她都是说,等外孙们长大点了,上学校了,她就来加拿大住住。

2006年的10月份,我正兴冲冲地准备代表学校去中国参加国际教育展,一天突然接到了家里的电话,说是妈妈病了,是刚刚发现的,而且很严重。这简直是晴天霹雳。妈妈是个非常健康,精力充沛的人,从年轻时就喜欢体育,身体一直很棒的人。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头晕目眩地找到领导,要求马上回家,便匆匆踏上了回国的班机。

赶到医院,妈妈刚刚做完手术,望着妈妈虚弱的样子,我心如刀割:妈妈呀,我们不是夏天全家刚刚回来度假的?我们不是一起去海水浴场的?看到您的精神不太好,我们都以为是您的心脏的老毛病,没有注意,怎么会一下子就得了这么重的病了?

 

虽然也有过“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时候,虽然也口口声声想念妈妈,可是我常常是在母亲的生日或是母亲节之后,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又错过了向妈妈表示感激与挚爱的机会。然后又总是安慰自己,哦,妈妈,你知道我是多么爱你,你不会在乎我用什么方式吧?我心里很满很满地爱你。

坐在妈妈的病床旁边,我神情恍惚:妈妈,那位豪爽、开朗、健康、活泼的妈妈呢?妈妈年轻时是很好的篮球运动员,老了以后还是热心的球迷,记得有一年世界杯足球赛的时候,她把每日战况都做成表,贴在墙上,还半夜三更看什么半决赛,决赛,跟我的男同学们谈起球星来,把他们镇得一个楞一个楞的;还记得有一次她来济南看我,跟来我家的学生们谈起中国女篮,乒乓球队什么的,两代人竟兴致勃勃地聊了两个钟头。后来学生们总是这样夸我:“你妈比你强多了。”

看到妈妈许许多多的老战友,老同事和老同学都眼含热泪地来探望她,我不知所措:从来都是妈妈去看望别人的呀。妈妈个性直爽,走起路来大步流星,说起话来铿锵有力,说话从来不绕弯子,做事从来不看人脸色,她的待人真诚让她拥有许多朋友。她曾被选为市南区人民代表,那个认真的劲头让人没法给她泼冷水。我匆匆赶来看妈妈,妈妈却掂着我出差的事情,一个劲儿地催我走,叫我不要耽误工作。

望着妈妈迅速消瘦下去的脸庞,我无奈得要发狂。妈妈年轻时在部队当军医,长得也挺好看的,听说有很多首长追求她。可是她从来不施脂粉,不重衣饰,每次我劝她去烫头发,她就会很可爱地一笑:“自然美,不好吗?”妈妈更可爱的地方是非常单纯,什么事情都当真。记得很多年前和妈妈一起去看话剧,看着演员们在台上声嘶力竭地叫唤,很夸张的表演,我有点想笑,转头看看妈妈,只见她目不转睛,饱含热泪,我后来还当笑话跟朋友们说。如今想起,哪里再去找这么单纯的人?

我拿了我们06年中秋晚会的光盘给她看,看到我傻乎乎地在演小品“枫华人生”,一口一个山东梆子腔:“俺娘说了……”,妈妈高兴得在病床上哈哈大笑,还直拍手,连着看了两遍,来了朋友就向人家推荐,还把床头上的几本《枫华之声》向朋友们加以隆重介绍,那份自豪让我无言以对。妈妈呀,你快点好起来,来帮我们作义工。你的认真,敬业是我们最需要的呀。

 

2006年底我在医院里陪着妈妈度过了圣诞节和新年。我无助地看着妈妈在一天天衰弱下去。我除了放掉工作,陪在她身边,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可是妈妈在她最后的时候也在一直鼓励我。虽然她进食已经很困难了,还总说她最爱喝我做的鱼汤,我就每天去给她买最新鲜的黑鲫鱼,熬出乳白色的汤,每天放进不同的东西,比如山药、萝卜、豆腐等等,用保温桶装来,结果妈妈每天中午都会喝一大碗,还津津有味地吃里面的菜,告诉别人说她大女儿做的汤是世界上第一好喝的。妈妈啊,我愿意永远给你做汤,如果现在还不晚的话!

 

送别妈妈已经一年多了。这一年我过得非常艰难,过得非常遗憾。因为我以前总是想,等我有了大房子,要接妈妈来住;等工作不忙了,要陪妈妈好好到处玩玩;等有时间了,我要跟妈妈好好谈谈心,让她知道她的女儿有多么爱她,她的女儿有多么感激她;……

 

前些天打电话给先生说,咱们回来的时候把你妈妈爸爸接过来住住吧,我们来照顾他们一下,尽尽孝心。先生回答说:“我问过他们了,他们不是不想来,可是年纪大了,很多病痛,没有办法过来。”让我又是忍不住一阵心酸。

 

子欲养而亲不在,是多么重的苦,多么深的恸!为什么要等到母亲节了,才献上一把鲜花?为什么要等到有空了,才和母亲说话?

 

第3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