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远方的快乐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orchid

学校快要放假了。这学期选听的各门课渐渐进入尾声,老师们开始了对本期讲义的总结。

昨天的古希腊史课很好玩。

那个黝黑粗壮的考古学者讲“古希腊士兵的装备”。他给我们看了好多彩陶罐上的士兵画,仔细地解说一场一场战争中士兵的装备。哪场战争是骑兵做主力?什么时候开始步兵成主角?士兵的盔甲是什么样式?重多少公斤?盾牌是正圆型还是椭圆型?手里的长矛是一枝还是两枝?

 

千万别以为这些太枝末细节,其中包含着很重要很深刻的大问题呢。这关涉到古希腊民主制的诞生!

据说,在古希腊史的研究中,有一个学术假说: 战争的主力从骑兵变为步兵的过程正是古希腊社会形态从贵族制走向民主制的过程。

为什么呢?因为,如果打仗的主力是骑兵的话,能够参加战争的,只有贵族阶层。因为只有他们才买得起马!原来,在古希腊,参加战争不但领不到军饷,反倒要自己赔钱。自己带上马匹驮上干粮上战场。当然,投资上前线是有报偿的。打完仗,成了英雄,便可以当上国家的主人把持政治。

后来,当战争的主力变成步兵,买不起马的平民就有了上战场的机会。也就意味着,平民也有了成为英雄、获取参与国家政治的权利的途径。

因此,士兵的装备成为问题就是可以理解的了。因为,如果盔甲太重,人不能灵活行动,仗只能在马背上打。技术进步,盔甲变轻,才有了步兵活跃的可能。才有了平民的政治参与,也才有了古希腊的民主制度。

原来,民主制度的诞生还可以从这个角度去解释。听得我茅塞顿开。

这个老师最后总结这门课,说我这学期让你们看到了,现在的考古学发现,与通行的世界史教科书上的说法不一致的地方很多。古希腊史的改写是不可避免的了。怎么改写呢?现在的考古学还没有成形的答案。改写古希腊史的使命,我这一代是不可能了,希望寄托在诸君身上,这个领域有很大的空间等着你们大显身手。

这门课我一直听得很快乐。到昨天才发现,原来,这是一种想像远方的快乐。坐在欧亚大陆边儿上的这个岛国的一间教室里,看着那些彩陶上的图形绘画,听老师娓娓道来古希腊人的生活――他们吃什么穿什么住在怎样的房子里?那时的气候如何?那时的人们怎样劳作怎样争斗?――那个人类童年的黄金时代啊,隔着那么悠久的岁月和遥远的距离,就这么具体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教室里的我,一个21世纪的亚洲人,似乎已经触及了那个远不可及的世界的空气、感受到了那些远古的人们的呼吸。我因为这份想像而快乐不已。

我又想,如果我不是中国人,我该会多么热烈地爱恋中国文化。坐在欧洲哪个安静的学院小城的教室里,瞪大眼睛看那些青铜器玉器的图纹,天,我会多么快乐地想像那些黄皮肤黑眼睛的古代中国人的生活!说不定,就要立志攻下方块字做一个汉学家,整日呆在书斋中耽溺于想像古代中国的快乐中。

作为远古异国的中国,文化如此丰富深厚,该引发多少他乡的人们的想像啊。但我却因为自身被这种文化所熏陶,而无法体味这份单纯透明的快乐, 正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 只缘身在此山中”.这,实在是遗憾之至。

 

第3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