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乐―《忆家乡》之三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云生

 

有时还有打鱼船沿旭水逆流而上,来到南河一带。我等闻讯,即赶往河坝既观赏渔猎也买鲜鱼。

那年代,南河边还多有芦苇,河水清清的,深不过数尺,河面也宽不过百十来尺。没有翻滚的波涛,只是清流涟漪而已。

那打鱼船小巧细长,真是一叶扁舟。一渔人立其上,手执篙竿,只轻轻一点,那船儿便如箭射出,十分轻快。如是者二、三渔人驾二、三扁舟共渔。

这次,渔者是用鱼鹰捕鱼的。鱼鹰又叫鸬鹚,是极善於水下捕鱼的。每船都载有几只,牠们都蹲在船边上。几只船儿一齐划到有鱼的深水地方;一船布置一方,围出一个小小的渔场。渔人们即一边吆喝者一边用竿将鱼鹰赶下水去。只见一阵水花,一阵拍水声,鸟儿们即泅入水中追寻着鱼儿。

在岸边只隐约可见,这群矫健的鸟儿各自卷带着一串串白气泡,一下下扑腾着翅子划水猛进,四处奔突,或急进,或急停,或急转,或急沉,全都瞄着逃窜的鱼儿紧追不舍。一追上了,随即张嘴叼住鱼儿,旋即浮出水面,把叼住的鱼儿高高举起,那鱼儿还不住挣扎着,扑打着它的尾鳍,但已是黔驴技穷难逃隘运了。只见鱼鹰猛一后缩头颅,同时稍张叼着鱼儿的嘴,又迅即伸展脖颈,这样就把鱼儿含入鹰口深一点,如此三两下,鱼儿就被吞下喉去了。接着再泅入水,二次叼住鱼,再吞下。只只鱼鹰儿竞相捉鱼。七上八下,忙得不亦乐乎。但见那渔场上一片水花散乱。几只小船儿,几个渔人也是忙得团团转。有的忙着接应获鱼鹰儿上船的,有的又忙着驱赶鹰儿再下水,渔者对那懒着不下水的鹰儿不惜用篙竿去赶或击打逼其再入水捉鱼;对那已满获鱼儿的鹰,渔人就用篙竿去迎着牠,让牠扑上竿,接上船来,明显地这鹰儿的脖子已变得粗鼓鼓的了。这鹰儿一被接到船上,渔人就一手抓住那鹰儿的脖根,一手揭开鱼篓盖子,使鱼篓接住鹰儿的嘴巴,再挪手到鹰儿脖根向鸟头方向捋将上去,鸟儿一张嘴,就见一串串白花花的鱼儿从鸟嘴落入篓子。原来,渔人早就在鱼鹰脖根部位用一定大小的细绳圈拴住了的,不然鸟儿们捉到的鱼儿全都吞下肚里了,哪里还会有渔人的收获!让鸟儿吐完所获之后,主人也会赏些鱼儿给鸟儿吃的。

约莫个把钟头,一场精采的渔猎收场了。渔人尽把鱼鹰儿收上船来,吐完所获,奖给了鱼吃,让鸟儿们又蹲回船边沥水、晒太阳。渔人将小船儿驶回岸边,携篓上岸。我们就可径直向他们选购鲜鱼了。

这场渔猎精采,渔获颇丰,渔人们高兴,我们也和他们一样高兴,既饱了眼福也将饱口福,也领略了渔家之乐。故稍改《渔家乐》词以记其乐。

<渔家乐>

渔家乐,乐陶然。

驾小船,身上蓑衣单,手持轻篙竿。

驱鹰去,水下寻鱼踪,鹰忙人也忙。

鱼鹰上下扑水乱,有似鲛龙河内翻。

金鲤银鲫奔突急,群鹰追扑各逞强。

少有侥幸脱鹰嘴,多人鹰脖且偷生。

收鹰回奉鲤于鲫,顷刻丰收乐渔人。

渔获丰,携篓行,长街卖鱼钱。

沽一杯,单薄酒,且把鱼儿煎。

两岸柳,月东升,夜晚宿苇边。

酒醉后,歌一曲,明月照满船。

渔家乐,乐陶然。

 

第3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