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田野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平复

我家的南面有一片田野,它是我小时候的天堂。

 

田野里种着小麦,棉花,大豆,谷子,还有在地边种的各种杂粮。记得小时候正值生活困难,老师有时就带着同学们到农民收完后的地里,拾豆子,拾地瓜叶,挖他们没收干净的地瓜(尽是些很小很小的,或者是稍粗点的地瓜根)用来补充口粮。也许是年龄小的缘故吧,还真没觉得生活有多么苦,只觉得田野里的好玩。尽管吃的饭没有油水(每人每月四两油,二十四斤的口粮百分之九十是地瓜干),更别说吃肉了。按照现在的营养标准,连现在的牲口也不如,可我照样高高兴兴的。那时生活的苦,无论如何也没有我在田野里玩耍的印象深。小孩就是爱玩,给他一点吃的他就精神,没有大人的愁和忧。

 

夏天到了,田野里沟沟洼洼都是水,那里有许多供我们小孩玩水的好地方。就是在那时,我学会了游泳。记得田野的东面有一条小河,河里有小鱼小虾。河水清澈见底,钓鱼的人可以看着鱼上钩。我还记得和小伙伴拿着苍蝇拍子,顶着烤人的阳光追逐蚂蚱的情形。每个人的小脸都晒得通红通红的,脸上的汗水把上面的灰尘冲成了一道道小沟,那时的孩子没有多少奢望,他们吃地瓜干,野菜做成的饭,穿着补了又补的衣服。可他们有自己的乐趣,每个人都挺知足的。现在想起来,有点悲哀,也有幸福的回忆。

 

还有那秋,冬,春的田野。都有不知疲倦的孩子们的身影。那时的田野南北有近六里宽。而现在的田野已被一片片楼房挤成了了窄窄的一个长条。最宽处也不过三里了。我想,就是这仅有的一点点地方,也会很快消失的。

 

记得女儿上小学的时候,有一篇课文上有关于小溪的描写:小溪的水哗哗的流向远方,小鱼在欢快的游着,小羊在小溪边的草地上玩耍。可女儿却没见过真正的小溪。直到她上了大学,到了南方,才见到了真正的小溪。虽然她现在比我小时候的条件都不知好了多少倍,可她永远也不会有我小时候的乐趣。

 

现在我已经退休了,每天仍旧到南边的田野上走走。我要在这最后的田野消失之前,充分享受大自然给我的恩赐。儿时的田野伴我长大,而我也要陪着最后的田野,看着它走到它生命的尽头。

 

第3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