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行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马山观察站与林毅夫

 

在金门我们参观了几个这类有关战争的纪念场所。马山观察站就是其中之一。马山距离大陆管辖的角屿岛只有2100米。马山观察站曾经是国民党军监视大陆的最前线,蒋介石和蒋经国到金门都要从这里遥望大陆。在这个地方还设有播音站,对大陆进行“心战”。

著名的经济学家林毅夫曾经是驻防马山的连长。1979年5月16日他告诉士兵今晚有演习,如果看到海面有人不要开枪。当晚林毅夫抱着两个篮球游向对岸的角屿岛,但是大陆的记者在报道中却说林毅夫是抱着篮球游过了“台湾海峡”。大陆的记者只会在词汇上“接轨”,开口不是“鸡的屁”(GDP),就是“西屁爱”(CPI),连什么地方才是台湾海峡都不知道!即使是不知道哪里是台湾海峡,但是只要想一想,台湾海峡游泳能游过来吗?台湾到大陆最窄的地方距离有130公里(81海里),比英伦海峡要宽的多(在多佛(Dover)的海峡宽度是34公里(21海里))。没有“一桥飞架南北”的台湾海峡,在大陆记者的笔下却是“天堑变通途”了。如果这记者的笔下再加上林毅夫抱着两个篮球,口里还不断地念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权夺利”,这样更能显示出他在“高举”着泽东思想!尽管大陆记者是这样报道,但是林毅夫和他的夫人是再三地否认是游过了台湾海峡!

在马山观察站旁边有一个小海湾,在通向海湾的小路旁边挂满了“有地雷”的警告牌。在金门除了开放的海滩以外,一般的海滩是不能随便踏上,因为海滩上和海岸边的草丛里都布满了地雷。我们车子经过的地方就看到一群群穿着橙黄色工作服的士兵在排雷。

 

[八二三战史馆]

八二三战役也就是1958年8月23日发起的炮击金门战役,这个战史馆也是金门的“家珍”之一。从馆内陈列的文物可以看到当年的炮战是十分激烈,炮弹几乎落在大小金门岛的每一个角落!

看了以后,我就问导游,为什么国民党宣扬在炮战中取得胜利呢?他说:炮战是“共匪”首先停战,“共军”也没有成功地攻进金门。这也难怪他会这样说,因为馆内陈列的“战役统计”表上,仅仅列出“共军”被击落的战机,和被击沉的军舰数目,而没有列出“国军”损失的战机和军舰。他也不知道毛泽东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发动炮击?也不知道毛泽东制定了”打而不登,封而不死”的决策。

 

翟山坑道

国民党方面是真正的”誓死保卫”金门,在海岸都会遭到炮击的情况下,为了输送补给和弹药,他们在1961年开始用了5年的时间挖出了一个坑道,称为”翟山坑道”。

翟山坑道是在料罗弯西边的翟山下面,从花岗岩中凿出两条呈A形总长约357米,宽约1。5米,高约8米,可以一次容纳42艘小型登陆艇的坑道。登陆艇从海上直接冲进这个坑道,然后在坑道内用人力把弹药和补给卸下来。现在这个坑道的入海口已经封闭了,成为供游客参观的景点。虽然到此一游的游客很多,但是坑道内的海水还是很清洁,水清见底。不会像大陆的景点那样,在水面上飘游着烟头,塑料薄膜等杂物。在金门这类场馆前面和公园里面都陈列了当年”立过战功”的武器。这些武器只用了绳子围着,而没有竖立”不准攀登,不准触摸”之类的警告牌,也没有像泰国王宫有个虎视眈眈的人在旁边看管。但是在这样放任自由的情况下,就看不到有人会像在大陆是司空见惯地爬到飞机或坦克上拍个”到此一游”的照片。

插图七:翟山坑道水清见底(IMG_3366A)

 

我们也去了太武山在两山环抱中的[国民革命军阵亡将士公墓]。看到这个松柏常青,庄严,清洁的公墓,我就想到了厦门在公园附近的解放纪念碑,两个不能相比!

插图八:国民革命军阵亡将士公墓(IMG_3356)

 

现在大陆各地的“不拉屎”(Brass),他们为了显示“政绩”,忙着修建康庄大道,都忘记了替他们打下天下的人!对厦门作出巨大贡献的鹰厦铁路和海堤,却没有为这些英雄建个纪念碑!但是每一座跨海大桥都要冠上把“马列主义发展到当代顶峰”那个人的题字,甚至连一个跨度只有数百米的桥梁也要嵌上他的题字。整个中国大陆的大桥和景点都很难看到毛泽东,邓小平那一代人的题字,但是他的题字却是处处皆有。他的功勋真的是比毛泽东和邓小平更大吗?

像[古宁头战史馆],[八二三战史馆]和[国民革命军阵亡将士公墓]等容易发生“争议”的景点,他们不带大陆游客去参观。金门政府是十分重视“搁置争议”和“以和为贵”。因为金门在册人口有5万人(包括为了小三通能够从这里进出大陆的“幽灵”户口),实际住在金门的只有3万人。过去驻军有10万人,但现在只留下5千人。所以他们希望大陆游客能多带些毛泽东(100元的人民币)来金门,不希望这些场馆引起反感。2006年11月6日金门县长李炷烽甚至在县议会上提出“将金门做为一国两制试验区”。我不知道民进党对李炷烽的提议有什么反应,但是我相信某个被评为全国第一名的“文明城市”的“不拉屎”一定会不高兴的,因为只要把这两个地方作个比较,他这第一名的桂冠就保不住了!

因为他们长期受到反共教育,在介绍过去的事件时还是经常会无意中习惯地把对岸称为“共匪”。大陆向台湾赠送两只熊猫名为团团和圆圆,民进党已经提出要改名字,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把它们的名字改为”拱拱”和”菲菲”呢?

 

生态旅游

金门游览的第二个特点是“生态旅游”。古宁头所在的北山是个半岛,在古宁头战役后为了运输建造防御工事材料的需要,把北山到湖下之间的海湾用一道海堤连接起来,海堤内就形成了人工湿地,这湿地称为“双鲤湖”。在这里建立了一个“双鲤湿地自然中心”,中心内展示出当地的植物和侯鸟。从中心地下室的窗口可以看到湖中的水草和鱼类,可惜这些窗口大部分已经被淤泥堵塞了视线。这个自然中心也有一个10分钟的电影来宣传环境保护。这些场馆的电影是每半小时定时放映,不管有多少人,即使只有一个人要看也会放映。放映的时候,里面都是鸦雀无声!

插图九:围绕着双鲤湿地自然中心的湖面(IMG_3319)

金门的“国家公园”范围很大,我们只看了一小部分。金门现在是漫山遍野都是树,据说这是蒋经国在当“行政院”院长,在视察金门时提出应该种树后,所以才有今天这样“风景这边独好”,到处“更加郁郁葱葱”的景象。

金门人都很怀念蒋经国,在公园内特地建立了一个“蒋经国纪念馆”,馆内除了他的照片外,还有一个描述他在苏联的经历和在江西时代的电影。蒋经国在江西赣州推行建设“新赣南”运动,当时赣州的人喜欢戴一顶像电影“列宁在十月”里的布尔什维克所戴的皮帽。当时在江西这种皮帽的“普遍性”就像“文化大革命”时戴顶解放军军帽那样是“革命派”的象征。北伐时代国民党的官员也有一种“革命”装束:头上戴顶皮帽,腰间扎上皮带,脚上蹬一双皮靴。因为北伐时期是“以俄为师”,苏联顾问是这种打扮,这种装束在郭沫诺的短文中称为“三皮主义”。但是抗战初期(1940年)的江西肯定是看不到1937年才出品的电影“列宁在十月”。这种布尔什维克式的皮帽是从那里学来的?当时怎么会流行起来,我是找不出答案。我猜想这是受到蒋经国的影响。但是蒋经国当时所推行的禁烟,禁赌,禁娼,禁酒等“新政”,就和1948年在上海“打老虎”一样,因查封扬子公司(孔祥熙之子孔令侃所有)侵犯了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最后只好不了了之!

虽然蒋经国推行“新政”和“打老虎”都没有成功,但是他在苏联受到的共产主义思想教育,和后来在西伯利亚接受的“再教育”,使他这个不为共产主义献身的“党外布尔什维克”比今天的共产党员更加共产党!然而毛泽东“上山下乡”“再教育”出来的,“苗红根正”的干部,有几个没有逃脱“落马”的下场呢?蒋经国没有像那个喜欢卖弄唐诗和外语的人那样用俄语来显示自己的学识,也没有指责记者“不要以为自己了不起,世界上哪个地方我没去过?……你们太naive(天真)了”!更不会对老百姓说:“我的级别和市长一样”。蒋经国以身作责,身先士卒和不摆架子,平易近人的作风,让许多台湾人到今天还是念念不忘。

 

 

第4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