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华奖获奖感言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胡月冰:

其实是爱热闹的,四川话 说的“十处打锣九处都在”的哪 种。只是运气不好,正好轮上上 班,没能去参加《枫华之声》一 年一度盛大的中秋晚会。憾是 憾,饭碗还是要的。

听说还得了个“枫华奖”,一 下搞得心中忐忑不安的。散漫惯 了的人,一下要“反串”唱正剧还 是很难的。其实大可不必,义工 干事嘛,干了就干了,大可不必与 得奖不得奖挂上钩。自己绝对不 是干得最好、最卖力的,在庞大 的枫华义工队伍中,卖力的多得 是,干得好的多得是。英文中常 用“土豆”来形容什么都不是的 人。感谢枫华的厚爱、读者的厚 爱,把今年的“枫华奖”奖给连“ 土豆”都不是的“土豆皮”。

常常和人聊起枫华,我说, 枫华其实是一种精神。

来温尼泊十多年了,老一拨 留学那一簇,算得上老移民了。那 时的温尼泊除了曼大有个中国学生学者联 谊会,再没有任何大陆人的团体了。温尼 泊各大大陆团体的产生和发展,基本上都 是知晓或参与组建的。因为老,算得上见 证了这些社会团体诞生和发展。

《枫华之声》的诞生自然也是知道 的。诞生其实是思想付之于行动的过程,

对于《枫华之声》来说,这完全是王虹主 编的思想在白手起家中的实现,这是相当 不容易的。更为不容易的是,她的慢慢成 长和发展,走到而今,八年的历程已经过 去,枫华的义工队伍越来越强大,从理事 会到编辑到作者到市场到发行,从印刷版 到网页版,从每一次活动的组织、导演到 主持到演员到每个环节的义工,每个人都 在义务工作,队伍齐全而强大。用一句四川话来说就是,“要钱不要钱, 摊子要扯圆”,摊子扯圆了,自 然有戏唱。也有说嘛,一个好 汉三个帮。看每一次活动,哪 次不是几十号乃至上百号穿着 枫华义工服或没穿枫华衣服的 义工在那里忙来忙去。我说的 精神就是指这种义工精神。这 是整个社会所倡导的的一种精 神。当然,做什么事都要有撑头 的,这种力量和主编、社长、理 事会的影响力和组织分不开。 八年的历程,《枫华之声》一期 不拉的发展起来,比较起原初 的版本,在编辑理念、在内容、 在排版、在印刷、在好看度这 些质量的指标上都有所提高, 她在成长。主编在一文中说,这 是一个草根杂志。这样一个草 根,其实估且不论她的质量如 何,它所展现出来的这种义工 精神就足以给人印象,给人感 动。

没有像旭影一样参加过第 一期的“手工拼图”排版(这是 一个超级精典的开端)。但要 说起什么时候开始给枫华做义工,还真想不起个所以然。像我这么喳喳 唬唬闹腾的人,在印象中,前些年的枫华 的所有活动,好像没有一个是拉下的。只 要是时间容许的,自然是要去参加、去闹 腾的。这两年,因为工作时间的冲突,去年 今年的中秋晚会都没能去成。做过啥,也 想不起哪。记得在《枫华之声》上发过烂 诗,发过令人倒牙的文章,导演过枫华晚会,在中秋或其他活动中,演过节目,什么 唱歌、小品、指挥之类,写过所谓的相声, 嗓门大,在活动中组织拉扯人什么的。 想来,全是假冒。倒是有些细节和场景还 记得,哪次晚会或活动怎样,哪些节目超 精典,哪些人的表演超好。都是别人在扎 起。枫华真是藏龙卧虎,人材多多。记得 很多年前,每次晚会报名参演的节目就很 多,还不得不好中选好。现在可以想见, 更是多了。枫华确实越发壮大,新生力 量、年轻人是越来越多。现在还是在做义 工,更多是幕后了,所谓的《四海为家》的 编辑,其实是个“伪编辑”。还是假冒。不 好在台前晃悠啦,丢不起老脸哪。

这编辑之所以“伪”,是因为两年前 枫华的“四海为家”编辑梁莉离开了温尼 泊,主编把我鸭子一样地赶上去哪。没做 什么,不外乎组组稿、催催稿、收收稿、看 看稿、发发稿什么的。没啥贡献,只不过 做个桥梁吧了,把作者和读者联系起来。 三呼万岁的是,我们有一帮把枫华视为心 灵之家的作者们,总是为栏目着想,开不 得天窗。去年39期,因为四川大地震,杂 志应急改成了纪念四川大地震专辑,两天 之内要把栏目成形,稿源自然紧急,远在 国内探亲的朗月非常及时地给我发来她的 《守候真情》,与其他作者一起解决了燃 眉之急。我们的作者真是替栏目作想,不 仅自己写,而且积极为栏目发现稿源。作 者古辛在奥运那期(40期)不仅有自己的 文章,还向栏目推荐了作体育记者的她的 表哥棋哥的《让奥运抚慰心伤》。她和作 者戈壁石、如茵、朝晖一样(还有其他作 者),经常与我这个“伪编辑”用EMAIL讨 论栏目、讨论文章什么的,他们的尽心真 是一种强烈的支持力量。

如茵的连载每期从不拉下自不必 说,每次给戈壁石电话,他自然是打趣地 说,“黄世仁又催租哪?”,把不“催租” 的时候也当成“催租”。“杨白劳”从不缺 租,还说“干脆放在你那里,该用时你用 就行哪。”“该用时你用就行哪”这真是一 种对枫华最贴近的关怀和支持。这种“杨 白劳”还有朗月,还有朝晖,还有冰冰。朝 晖现在已经是《枫华博客》的编辑了,原来投的文章“黄世仁” 现在还给别人霸着(当 然是不太适合“博客” 栏目的)。作者游人回 答“下次再写哈”总是 超爽快,完全是给杂志 扎起的态度。作者老饮 也是,每次电话必聊起 《枫华之声》,总会问“ 这次文章够了吗?”。文 章哪有够的时候嘛?又 不是数字凑够就行的, 各种题材的文章都是需 要的,再说每个作者都 有自己的文风,每个作 者的文章都是《枫华之 声》的一道独特的风景 线,少不得的,久了没出 现,读者会想的。

一期一期出出来, 一期一期还要出下去, 全仗着我们作者们的支持,原野、曼牛乱 扯、代号401、泽华、慧慧、CHENGLE、黄河 颂、胡君才、陈小洋、枫华艺、唐仁、李月 树、虫子……唉呀,不能一一例举啦,不 然主编会说超字数哪,她拿的是编辑大剪 刀。但这样关于作者的故事真是很多的, 一篇文章、一次讨论、一句话都是一种感 人的支持。真正该受表扬的是我们尽心尽 力的作者们。我做个啥嘛?稿子又不是我 写的,都是作者们写的,不外乎稍稍看看、 改改错别字而已。而且,我们许多作者的 文章根本就不用改的,出笔就成形。有没 有正确的被我这个“伪编辑”改错的,也 未可知。倒是发现过改了字而没把错字删 掉的情况出现在杂志上,后悔不迭。老眼 昏花,倒是该向作者读者道歉的。

有说《四海为家》做得还好,不知道, 多半是抬举。奉承的话又不上税的,难道 别人说你糟糕不成?自己几斤几两还是清 楚的。还是那话,如果还好的话,也是作者 们写得好。有说是“伪编辑”做得认真尽 职,这话好像还成立的。答应了的事,再 忙总得也要去尽力完成吧。这也不是我的 什么优点,好像是我们那个年代的人所共有的—-作者古辛前不久在经历了失去 姐姐和自己生病的大痛之后,还及时给我 传来她的稿件,我在回复她EMAIL上 也是这么说的。为了“我们那个年代的人 所共有的”,应该感谢的是我们成长的时 代。

其实,最最应该感谢的,是我们的读 者朋友们,杂志也罢,文字也罢,晚会也 罢,活动也罢,没有读者朋友对这份草根 杂志的热爱,一切都是“无人喝彩”的苍 凉,一切都是“心无听者”的空洞。感谢读 者!我想,《四海为家》栏目的作者们一定 会支持我代表他们对你们这么说。

平时接触的生活圈子小,只说一起打 球、玩耍接触很多的人—算是随机抽样。 看看老郁一天到晚为《枫华之声》忙得脚 都要飞起来的劲仗,自己知道是自愧不如 的。他老哥才是该得这奖那奖的。想不到 奖评到我头上,想必是他们看走了眼。

胡言乱语一通,权当感言。谢谢你们 的时间,让你们的眼睛受委屈了。

李沪萍:

亲爱的王虹: 我为枫华感恩……感恩的是因为你而让

我和我们众多的朋友有了这份感动。正是有 了这份珍贵的感动,从而带动了许许多多的 人以极高的热情加入枫华义工队伍。正如我 们身边的许许多多的好朋友像高峰,梁丽,

利平,旭影,刘群,吴兰及余敏等等,就连我 的婆婆都为之遥旗助威。

枫华是一片洁净的园地,在这片园地 里,我们有真挚的友情和浓浓的亲情。施比 受更为有福,这种精神鼓舞和激励着一个又 一个善良的人们把心中的美好传递给身边 相识和不相识的人们;我们众多的青年学生 把枫华当成了自己的家,他们热爱枫华,也 为这个家默默地奉献自己的时间和才智,我 们教会爱加倍团契的许多青年学生同时也 是枫华之声的义工,就是如此。

我 看 到 你 有 时 太 累 了,我 们 许 多 了 解 你 的朋友真的很担心你会被累坏了;你要好好 保重!你可能会把我写的这些话删掉,但我 还是要说,因为她代表了我们所有枫华义工 的心,也代表了所有爱好这份杂志者的心。 我常常感谢主!因为是他把我及我的全家带 进了教会,是他让我明白了爱是如此的真善 美;在这个有主爱的大家庭中,我们相遇,相 识到相知,又让我们一同在这个爱的大家庭 里 共 事 ,我 为 此 感 到 幸 福 感 到 骄 傲 !我 坚 信 你和众多的好弟兄好姐妹将会是我终生的 良友。

要 说 在《 枫 华 之 声 》我 做 了 点 什 么 ,真 是 没 什 么 。我 能 做 的 事 很 多 人 都 会 ,我 不 会 写 文 章 ,也 不 会 写 诗 ,我 真 的 很 羡 慕 众 多 优 秀作者的文采;我一直以来的最爱是读枫林心语,因为她就像是一条清清的流水,让我 感到无比清新和温暖;我喜欢旭影的文章, 但她因为太忙很久也未能有时间写;我非常 喜欢黎人的诗,他是那样的有才华,歌唱得 也是那样的美;枫华展现在我面前的一切是 如此的美,如此的高贵,这一切常让我感觉 她既离我如此的远,又如此的近,如此的平 凡;近到我可以在这些人面前毫不掩饰我的 缺点,因为我知道他们心中有足够的爱来包 容我接受我,我是他们忠实的欣赏者。正是 有了这份情感,我和我们众多的枫华义工会 毫不犹豫地一直支持枫华,帮助枫华。

谢谢枫华董事会所有成员受与我这极高 的荣誉!我心感受之有愧,但我会一如继往 地把义工做下去。

 

王虹的回复:
亲爱的沪萍,虽然我犹 豫了那么久要不要发表你的这封情真意切 的获奖感言,我仍然决定刊登出来,冒着 让自己,让读者起三层鸡皮疙瘩的危险, 只 因 为 我 对 你 的 了 解 ,因 为 我 深 知 这 一 切 是出自你的内心肺腑,我相信我们很多的 枫华义工会理解你的心情,我们很多的读 者 也 会 感 激 你 的 奉 献 。谢 谢 你 ,我 的 好 姐 妹。枫华很幸运,因为有了你和像你一样 的义工们。

 

 

第47期